第十三章 窝阔台的武器室

下载免费读
斐依父母的房子里。
  斐依哭了,哭得梨花带雨,一边哭,还得一边帮傅靑海收拾着行李。
  “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为什么?”斐依说着嘴巴又撅起来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傅靑海无奈叹气,道:“我不是说了嘛,我是去打仗,又不是去旅游,打仗会死人的。”
  面对如此美丽的可人儿的哭泣,傅靑海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安抚。
  “打仗为什么要带你去,你又不会打仗,你连希德里克他们都打不过,还得靠我保护你。”斐依撇着嘴,呜呜呜的边哭边说。
  扎心了呀老妹……可我傅靑海现已今非昔比,得到了星际战士的认可。
  傅靑海看着斐依拼了命的往箱子里塞衣服,仿佛这样就能弥补和傅靑海分别的遗憾,连忙劝阻道:
  “行了行了,不用再塞了,我又不是搬家。”
  斐依闻言放下手里的箱子,转身走进父母的培育室,抱着一盆张牙舞爪的异星植物出来了。
  “你把这盆利齿嗜血蕨也带走吧,我记得你最爱吃它的果实了。”
  什么鬼……不都是你切什么我吃什么吗,我哪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偏好。
  傅靑海无语了,连忙走过去将斐依手里的植物拿过来放下。
  他捧起女孩儿的脸颊,手指插在鬓角的发丝间,直视着女孩的双眼。
  斐依原本灵动的大眼睛此刻有些红肿,泪水打湿了长长的睫毛,都哭出卧蚕了。
  “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保护好自己。”傅靑海轻声道。
  “嗯……”被傅靑海捧着脸的斐依从鼻腔里嗯了一声,少女的湿热气息喷吐在傅靑海脸上。
  傅靑海低下头,嘴唇轻轻印在斐依晶莹柔软的双唇上,蜻蜓点水,一沾即走。
  女孩儿眼睛瞪大,瞬间霞飞双颊。
  尽管俩人已经熟得不能再熟,可这种亲嘴的事情还确确实实是第一次干,斐依顿时有些慌乱了。
  傅靑海却很镇定,帮斐依整理了一下贴在额角的微卷发丝。
  平静道:“等我回来。”
斐依父母的房子里。
  斐依哭了,哭得梨花带雨,一边哭,还得一边帮傅靑海收拾着行李。
  “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为什么?”斐依说着嘴巴又撅起来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傅靑海无奈叹气,道:“我不是说了嘛,我是去打仗,又不是去旅游,打仗会死人的。”
  面对如此美丽的可人儿的哭泣,傅靑海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安抚。
  “打仗为什么要带你去,你又不会打仗,你连希德里克他们都打不过,还得靠我保护你。”斐依撇着嘴,呜呜呜的边哭边说。
  扎心了呀老妹……可我傅靑海现已今非昔比,得到了星际战士的认可。
  傅靑海看着斐依拼了命的往箱子里塞衣服,仿佛这样就能弥补和傅靑海分别的遗憾,连忙劝阻道:
  “行了行了,不用再塞了,我又不是搬家。”
  斐依闻言放下手里的箱子,转身走进父母的培育室,抱着一盆张牙舞爪的异星植物出来了。
  “你把这盆利齿嗜血蕨也带走吧,我记得你最爱吃它的果实了。”
  什么鬼……不都是你切什么我吃什么吗,我哪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偏好。
  傅靑海无语了,连忙走过去将斐依手里的植物拿过来放下。
  他捧起女孩儿的脸颊,手指插在鬓角的发丝间,直视着女孩的双眼。
  斐依原本灵动的大眼睛此刻有些红肿,泪水打湿了长长的睫毛,都哭出卧蚕了。
  “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保护好自己。”傅靑海轻声道。
  “嗯……”被傅靑海捧着脸的斐依从鼻腔里嗯了一声,少女的湿热气息喷吐在傅靑海脸上。
  傅靑海低下头,嘴唇轻轻印在斐依晶莹柔软的双唇上,蜻蜓点水,一沾即走。
  女孩儿眼睛瞪大,瞬间霞飞双颊。
  尽管俩人已经熟得不能再熟,可这种亲嘴的事情还确确实实是第一次干,斐依顿时有些慌乱了。
  傅靑海却很镇定,帮斐依整理了一下贴在额角的微卷发丝。
  平静道:“等我回来。”
  说完,提起地上的箱子,转身离去。
  “阿洛!”身后传来斐依的喊声,“我把妈妈的那条项链放在箱子里了。”
  傅靑海没有回头,扬了扬手示意自己听到了。
  …………
  和上一次轮回生命不同,这一次轮回世界赋予了傅靑海更丰富也更深刻的记忆。
  关于斐依的。
  这让他无法再像在漫威电影宇宙里一样抱着一种旁观者的路人心态在参与其中,傅靑海面对强大如星际战士,都可以跳出这个世界的思维框架,从战锤40K官方小说的根源上去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
  可是面对斐依,他无法把她当作一个游戏或者小说里的NPC。
  她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这些血肉,长在傅靑海的心上。
  傅靑海没有选择带斐依一起上船。
  一来窝阔台并没有告之傅靑海可以携带其他人,二来白色疤痕们并不会在宇宙里漫无目的游荡,他们出发以后定然是要去找其他叛乱军团的麻烦的,说不定就要去泰拉参加忠诚派与叛乱派的大决战,这种刀尖上搏命的事情傅靑海怎么可能让斐依参与。
  傅靑海说自己会回来,可是在这个交通断绝、通讯中断的乱世之中,谁也无法去保证什么去承诺什么,更何况傅靑海严格意义来说还是个宇外来客。
  切斯拉坦目前确实是这个燃烧的银河中少有的一个避难所,这个避难所,就留给斐依吧。
  傅靑海提着箱子出现在了风暴鸟面前。
  正对着的是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等待着他。
  高的,是一个全身着甲的高大战士,矮的,是上半身坐在轮椅上的窝阔台。
  偌大一架风暴鸟,荷载五十个全副武装的星际战士,除去驾驶员,却只有一个人来接窝阔台返舰。
  傅靑海从这个小细节中看出了白色疤痕目前面临的窘境——兵员严重不足。
  也是,巅峰时期满打满算也才五万多人的白色疤痕,可能几场高烈度的内战下来人员数量就捉襟见肘了,而巅峰时期的极限战士有三十万人,背靠军团治下生产力发达、人口充足的奥特拉玛五百世界,打起消耗战来,不仅不会人员不足,甚至可能越打越多。
  战帅荷鲁斯对第十三军团的基因原体罗伯特·基里曼有多忌惮呢?针对不知道能否拉拢的第五军团基因原体察合台·可汗,在叛乱密谋期间,荷鲁斯的选择是利用战帅的权力将白色疤痕调至偏远星系处理残余绿皮欧克兽人的问题,实际上就是把白色疤痕支开,无论察合台·可汗的选择是什么,短时间内都无法赶回人类帝国的核心地区,影响不到荷鲁斯之后的布局。
  而针对极限战士,荷鲁斯和叛乱军团们设下了一个接一个的圈套和一个又一个的陷阱,不仅要绞杀极限战士的有生力量,还要摧毁奥特拉玛五百世界的造血能力,十三爷和他庞大的极限战士军团,实乃战帅的心腹大患。
  窝阔台看着傅靑海向他们走来,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傅靑海走到两人面前,看得出来,窝阔台对于傅靑海的选择非常满意,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只是淡淡道:“走吧。”然后就推着轮椅转身上了风暴鸟。
  ……
  风暴鸟起飞了,机舱里异常颠簸,还伴随着巨大的噪音,傅靑海把自己牢牢固定在座位上,双手死死的抓住两边的安全带。
  抛开从黎万特巢都起飞的模糊记忆,严格来说这是傅靑海第一次飞向太空,紧张得脚趾都抠在了一起,小脸发白。
  而窝阔台和那个高大的星际战士就像两个没事人一样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
  这是专门为全身着甲的星际战士预留的座位,非常宽大,傅靑海陷入其中就像老鹰巢里的一颗鹌鹑蛋。
  随着风暴鸟的速度加快,巨大的加速度使得傅靑海呼吸有些急促,感到头晕目眩。
  “噢!”这时候,窝阔台一拍脑袋,仿佛才想起来的样子,起身从傅靑海背后扯出一根带呼吸阀的管子塞到傅靑海脸上,笑眯眯的说到:“忘了你是个凡人了,不好意思。”
  傅靑海的口鼻处扣着呼吸阀没法说话,但是他看向窝阔台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特么的就是为了报被我电击的仇吧!
  得亏了傅靑海这一世是太空人族,不然在前世的话宇航员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风暴鸟顺利抵达了停泊于太空轨道中的战舰。
  待风暴鸟挺稳,舱门打开,繁忙的登舰甲板映入傅靑海的眼帘。
  明亮的灯光映照着整个甲板灯火通明,在甲板上忙碌的地勤船员们都是和傅靑海一样的普通人,身着白红配色的船员制服,却没有看见其他星际战士。
  牵引车驶过的轰隆声,吊臂起落的咯吱声,充斥着傅靑海的耳膜。
  傅靑海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登舰口外面的景象,在虚空盾模糊的光芒外,是一个土黄色的巨大星球,那是切斯拉坦。
  登舰口缓缓关闭了。
  傅靑海跟随着窝阔台和塔拉尔走向战舰内部,一路上路过的船员都停下来向他俩行礼。
  星际战士的地位可见一斑。
  窝阔台把傅靑海安置在了自己的单人舱室,随后就和塔拉尔一起前往了舰桥。
  每一个星际战士在战舰上都有自己的独立休息舱和武器舱,无关军衔。
  呆在窝阔台休息舱里的傅靑海有些百无聊赖。
  因为这个房间太简单太干净了,几乎没有任何私人物品,更别说娱乐设施。
  仅有一个小箱子,但傅靑海不想随便去翻别人的东西。
  椅子上枯坐了一会儿的傅靑海心想:虽然不知道战舰上有什么内部管理规定,但我和老窝都这么熟了,去他武器室里转转不过分吧。
  然后他就起身走向了武器室。
  刚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硕大的绿色头颅,傅靑海一愣。
  那是一个足足有普通成年人三个脑袋大的巨大头颅,粗糙厚实的皮肤呈现不正常的灰绿色,应该是被什么化学药剂处理过,上翘的两对白色粗大獠牙把上唇都勾起,头顶上有稀疏的毛发,即便已经身死,依然保持着生前呲牙裂嘴的狰狞表情,干瘪的红色眼珠里还残留着些许嗜血的渴望,直勾勾的瞪着进入武器室的人。
  原来窝阔台喜欢把战斗纪念品放在武器室里。
  这就是欧克兽人,战锤宇宙四大害之一,在恐惧之眼崛起和泰伦虫族入侵之前,一度是银河首害。
斐依父母房子里。
  斐依哭哭得梨花带雨边哭还得边帮傅靑海收拾着行李。
  “为什么带起去为什么?”斐依说着嘴巴又撅起来眼泪嗒嗒掉。
  傅靑海无奈叹气道:“说嘛去打仗又去旅游打仗会死。”
  面对如此美丽可儿哭泣傅靑海有些手足无措知该怎么安抚。
  “打仗为什么要带去又会打仗连希德里克们都打过还得靠保护。”斐依撇着嘴呜呜呜边哭边说。
  扎心呀老妹……可傅靑海现已今非昔比得到星际战士认可。
  傅靑海看着斐依拼命往箱子里塞衣服仿佛样就能弥补和傅靑海分别遗憾连忙劝阻道:
  “行行用再塞又搬家。”
  斐依闻言放下手里箱子转身走进父母培育室抱着盆张牙舞爪异星植物出来。
  “把盆利齿嗜血蕨也带走记得最爱吃它果实。”
  什么鬼……都切什么吃什么哪有表现出什么特别偏。
  傅靑海无语连忙走过去将斐依手里植物拿过来放下。
  捧起女孩儿脸颊手指插在鬓角发丝间直视着女孩双眼。
  斐依原本灵动大眼睛此刻有些红肿泪水打湿长长睫毛都哭出卧蚕。
  “在时候要保护自己。”傅靑海轻声道。
  “嗯……”被傅靑海捧着脸斐依从鼻腔里嗯声少女湿热气息喷吐在傅靑海脸上。
  傅靑海低下头嘴唇轻轻印在斐依晶莹柔软双唇上蜻蜓点水沾即走。
  女孩儿眼睛瞪大瞬间霞飞双颊。
  尽管俩已经熟得能再熟可种亲嘴事情还确确实实第次干斐依顿时有些慌乱。
  傅靑海却很镇定帮斐依整理下贴在额角微卷发丝。
  平静道:“等回来。”
  说完提起地上箱子转身离去。
  “阿洛!”身后传来斐依喊声“把妈妈那条项链放在箱子里。”
  傅靑海没有回头扬扬手示意自己听到。
  …………
  和上次轮回生命同次轮回世界赋予傅靑海更丰富也更深刻记忆。
  关于斐依。
  让无法再像在漫威电影宇宙里样抱着种旁观者路心态在参与其中傅靑海面对强大如星际战士都可以跳出世界思维框架从战锤40K官方小说根源上去思考解决问题方法。
  可面对斐依无法把她当作游戏或者小说里NPC。
  她就有血有肉而些血肉长在傅靑海心上。
  傅靑海没有选择带斐依起上船。
  来窝阔台并没有告之傅靑海可以携带其二来白色疤痕们并会在宇宙里漫无目游荡们出发以后定然要去找其叛乱军团麻烦说定就要去泰拉参加忠诚派与叛乱派大决战种刀尖上搏命事情傅靑海怎么可能让斐依参与。
  傅靑海说自己会回来可在交通断绝、通讯中断乱世之中谁也无法去保证什么去承诺什么更何况傅靑海严格意义来说还宇外来客。
  切斯拉坦目前确实燃烧银河中少有避难所避难所就留给斐依。
  傅靑海提着箱子出现在风暴鸟面前。
  正对着高矮两身影等待着。
  高全身着甲高大战士矮上半身坐在轮椅上窝阔台。
  偌大架风暴鸟荷载五十全副武装星际战士除去驾驶员却只有来接窝阔台返舰。
  傅靑海从小细节中看出白色疤痕目前面临窘境——兵员严重足。
  也巅峰时期满打满算也才五万多白色疤痕可能几场高烈度内战下来员数量就捉襟见肘而巅峰时期极限战士有三十万背靠军团治下生产力发达、口充足奥特拉玛五百世界打起消耗战来仅会员足甚至可能越打越多。
  战帅荷鲁斯对第十三军团基因原体罗伯特·基里曼有多忌惮呢?针对知道能否拉拢第五军团基因原体察合台·可汗在叛乱密谋期间荷鲁斯选择利用战帅权力将白色疤痕调至偏远星系处理残余绿皮欧克兽问题实际上就把白色疤痕支开无论察合台·可汗选择什么短时间内都无法赶回类帝国核心地区影响到荷鲁斯之后布局。
  而针对极限战士荷鲁斯和叛乱军团们设下接圈套和又陷阱仅要绞杀极限战士有生力量还要摧毁奥特拉玛五百世界造血能力十三爷和庞大极限战士军团实乃战帅心腹大患。
  窝阔台看着傅靑海向们走来脸上带着丝微笑。
  傅靑海走到两面前看得出来窝阔台对于傅靑海选择非常满意但什么都没说。
  只淡淡道:“走。”然后就推着轮椅转身上风暴鸟。
  ……
  风暴鸟起飞机舱里异常颠簸还伴随着巨大噪音傅靑海把自己牢牢固定在座位上双手死死抓住两边安全带。
  抛开从黎万特巢都起飞模糊记忆严格来说傅靑海第次飞向太空紧张得脚趾都抠在起小脸发白。
  而窝阔台和那高大星际战士就像两没事样安安静静坐在位置上。
  专门为全身着甲星际战士预留座位非常宽大傅靑海陷入其中就像老鹰巢里颗鹌鹑蛋。
  随着风暴鸟速度加快巨大加速度使得傅靑海呼吸有些急促感到头晕目眩。
  “噢!”时候窝阔台拍脑袋仿佛才想起来样子起身从傅靑海背后扯出根带呼吸阀管子塞到傅靑海脸上笑眯眯说到:“忘凡意思。”
  傅靑海口鼻处扣着呼吸阀没法说话但看向窝阔台眼神已经说明切——
  特么就为报被电击仇!
  得亏傅靑海世太空族然在前世话宇航员可谁都能当。
  风暴鸟顺利抵达停泊于太空轨道中战舰。
  待风暴鸟挺稳舱门打开繁忙登舰甲板映入傅靑海眼帘。
  明亮灯光映照着整甲板灯火通明在甲板上忙碌地勤船员们都和傅靑海样普通身着白红配色船员制服却没有看见其星际战士。
  牵引车驶过轰隆声吊臂起落咯吱声充斥着傅靑海耳膜。
  傅靑海最后回头看眼登舰口外面景象在虚空盾模糊光芒外土黄色巨大星球那切斯拉坦。
  登舰口缓缓关闭。
  傅靑海跟随着窝阔台和塔拉尔走向战舰内部路上路过船员都停下来向俩行礼。
  星际战士地位可见斑。
  窝阔台把傅靑海安置在自己单舱室随后就和塔拉尔起前往舰桥。
  每星际战士在战舰上都有自己独立休息舱和武器舱无关军衔。
  呆在窝阔台休息舱里傅靑海有些百无聊赖。
  因为房间太简单太干净几乎没有任何私物品更别说娱乐设施。
  仅有小箱子但傅靑海想随便去翻别东西。
  椅子上枯坐会儿傅靑海心想:虽然知道战舰上有什么内部管理规定但和老窝都么熟去武器室里转转过分。
  然后就起身走向武器室。
  刚推开门映入眼帘就硕大绿色头颅傅靑海愣。
  那足足有普通成年三脑袋大巨大头颅粗糙厚实皮肤呈现正常灰绿色应该被什么化学药剂处理过上翘两对白色粗大獠牙把上唇都勾起头顶上有稀疏毛发即便已经身死依然保持着生前呲牙裂嘴狰狞表情干瘪红色眼珠里还残留着些许嗜血渴望直勾勾瞪着进入武器室。
  原来窝阔台喜欢把战斗纪念品放在武器室里。
  就欧克兽战锤宇宙四大害之在恐惧之眼崛起和泰伦虫族入侵之前度银河首害。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