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董卓进京

下载免费读
董卓一脸鄙视看着在他前面大概两三个马身的汉少帝刘辩,转过头低声和落后半个马身李儒说道:“刘家子安能如此胆怯?”
  在董卓的观念里面,汉灵帝就不够格了,不像个刘家的男人了,整天斤斤计较些小钱钱,没想到这一代汉少帝就更没有老刘家的气概,让他这种从小就从血与火中间长大人很是看不上。
  不过话说回来,那朝那代到了末期的时候不是出一些文弱皇帝?如果是有点血性的,也不会让自己的王朝就这样轻易灭亡,怎样也要搏死一拼是吧?
  汉王朝在之所以在历史中有崇高的地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汉代刘氏的皇帝大多数是血性十足的,按照传统,每一个皇子在即位之前都要经过老皇帝多方考核,弱懦无能者将会被排除继承者的位置,但是很可惜的这一代汉灵帝玩的女人挺多,留下的孩子不多,没什么可以选的。
  但是汉少帝即位的这个时间里,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刘邦刘秀刘协等等杰出的刘家子第给予老百姓的印记还是太过深刻,导致大多数人都认为刘家子弟就是应该如此优秀的。
  原来以为很勇敢很神圣的人,结果一看是个软趴趴的懦夫,这种心中神像的崩塌落差,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的。
  所以董卓很失望,他内心中起初还有一些报恩的想法,毕竟他的官职和地位是拜汉灵帝所赐,但如今一看汉少帝,原本就不多的效忠之心就彻底化为虚无。
  这也是董卓在见到汉少帝时前恭后倨的根本原因。
  相比较之下,董卓就看着陈留王比较顺眼,至少胆子不小,不至于话都讲不清楚,多少还能带点刘家子的样子。
  李儒观察着董卓的神色,似乎无意之间指点着陈留王说道:“此子乃董太后亲手带大。”既然董卓不喜欢汉少帝,就不妨再给他加加码,董太后带大的怎样也算半个董家,多少也会比那个何进之妹何太后带大的汉少帝更亲切一些吧。
  这就是尔等的选择?
  李儒用眼角扫了扫被排挤到队伍后面的司徒王允一干人员,对他们的心思也猜到几分。自古君强则臣弱,君弱则臣强,只有皇帝弱懦,大臣才有嚣张的机会,皇帝如果太强势,做臣子整天胆战心惊不好混。
  可是李儒更喜欢君强臣更强,臣强君更强的这种模式,君臣之间相互刺激,虽有摩擦但是能相辅相成,虽然这样的路不好走,但这才是血性男儿应该走的真正的王道。因此李儒对这些没什么血性的山东士族很是看不上眼。
  李儒招来一个传令兵:“传将军令,前部人马加速进城,多派军士沿途宣告乃西凉刺史董救驾还朝!中军后军至城下扎营!”
  传令兵看了董卓一眼,看到董卓点点头挥挥手,便答应了一声传令去了。
  这才是雄主的气概。
  懂得用人,放权,抓紧大方向,不过分计较小节。这些条件李儒看董卓都具备,至于好色一些,脾气暴躁一些,李儒表示这些都不是事。
  那朝哪代皇帝后宫里面不是塞满了自己捅都捅不完的美女?那朝哪代皇帝没有点小脾气杀杀人解解闷?
  ****************
  “西凉武夫欺人太甚!”
  司徒王允愤愤的回到家中,气不打一处来,原本好好的即将到手的一个救驾之功,就差一点点,结果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变成了西凉董卓独揽救驾之功,其他人全部靠边站,连他一个堂堂的当朝司徒,进城之后连知会一声都没有,直接扔下不管,更有甚者,当他想跟随皇帝进宫之时,竟然被西凉兵拦住,说什么未得董将军之令闲杂人等不得入宫!
  我一个堂堂司徒是闲杂人等?
  真是气煞人也!
  “来人!拿吾名刺至太傅袁隗府,就说新到精茶,邀太傅前来品评。”
  这里是山东士族的地盘!
  你个西凉武夫,不给你下点药,给你点教训,你还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
  典军校尉曹操,曹孟德此时此刻也在家中愤愤的敲桌子。
  刚刚收到宫中情报,汉少帝和陈留王都回来了,出乎意料竟然是西凉董卓送回来的,而不是原先曹操意料的司徒王允一帮人。
董卓一脸鄙视看着在他前面大概两三个马身的汉少帝刘辩转过头低声和落后半个马身李儒说道刘家子安能如此胆怯在董卓的观念里面汉灵帝就不够格了不像个刘家的男人了整天斤斤计较些小钱钱没想到这一代汉少帝就更没有老刘家的气概让他这种从小就从血与火中间长大人很是看不上不过话说回来那朝那代到了末期的时候不是出一些文弱皇帝如果是有点血性的也不会让自己的王朝就这样轻易灭亡怎样也要搏死一拼是吧汉王朝在之所以在历史中有崇高的地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汉代刘氏的皇帝大多数是血性十足的按照传统每一个皇子在即位之前都要经过老皇帝多方考核弱懦无能者将会被排除继承者的位置但是很可惜的这一代汉灵帝玩的女人挺多留下的孩子不多没什么可以选的但是汉少帝即位的这个时间里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刘邦刘秀刘协等等杰出的刘家子第给予老百姓的印记还是太过深刻导致大多数人都认为刘家子弟就是应该如此优秀的原来以为很勇敢很神圣的人结果一看是个软趴趴的懦夫这种心中神像的崩塌落差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的所以董卓很失望他内心中起初还有一些报恩的想法毕竟他的官职和地位是拜汉灵帝所赐但如今一看汉少帝原本就不多的效忠之心就彻底化为虚无这也是董卓在见到汉少帝时前恭后倨的根本原因相比较之下董卓就看着陈留王比较顺眼至少胆子不小不至于话都讲不清楚多少还能带点刘家子的样子李儒观察着董卓的神色似乎无意之间指点着陈留王说道此子乃董太后亲手带大既然董卓不喜欢汉少帝就不妨再给他加加码董太后带大的怎样也算半个董家多少也会比那个何进之妹何太后带大的汉少帝更亲切一些吧这就是尔等的选择李儒用眼角扫了扫被排挤到队伍后面的司徒王允一干人员对他们的心思也猜到几分自古君强则臣弱君弱则臣强只有皇帝弱懦大臣才有嚣张的机会皇帝如果太强势做臣子整天胆战心惊不好混可是李儒更喜欢君强臣更强臣强君更强的这种模式君臣之间相互刺激虽有摩擦但是能相辅相成虽然这样的路不好走但这才是血性男儿应该走的真正的王道因此李儒对这些没什么血性的山东士族很是看不上眼李儒招来一个传令兵传将军令前部人马加速进城多派军士沿途宣告乃西凉刺史董救驾还朝中军后军至城下扎营传令兵看了董卓一眼看到董卓点点头挥挥手便答应了一声传令去了这才是雄主的气概懂得用人放权抓紧大方向不过分计较小节这些条件李儒看董卓都具备至于好色一些脾气暴躁一些李儒表示这些都不是事那朝哪代皇帝后宫里面不是塞满了自己捅都捅不完的美女那朝哪代皇帝没有点小脾气杀杀人解解闷西凉武夫欺人太甚司徒王允愤愤的回到家中气不打一处来原本好好的即将到手的一个救驾之功就差一点点结果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变成了西凉董卓独揽救驾之功其他人全部靠边站连他一个堂堂的当朝司徒进城之后连知会一声都没有直接扔下不管更有甚者当他想跟随皇帝进宫之时竟然被西凉兵拦住说什么未得董将军之令闲杂人等不得入宫我一个堂堂司徒是闲杂人等真是气煞人也来人拿吾名刺至太傅袁隗府就说新到精茶邀太傅前来品评这里是山东士族的地盘你个西凉武夫不给你下点药给你点教训你还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典军校尉曹操曹孟德此时此刻也在家中愤愤的敲桌子刚刚收到宫中情报汉少帝和陈留王都回来了出乎意料竟然是西凉董卓送回来的而不是原先曹操意料的司徒王允一帮人另外还有一条更重要的信息原本曹家在宫中的人现在几乎全在此次乱兵中被屠如果不是当时破门之后曹操第一时间与袁绍分开前去将几个宫内的曹家之人保护起来估计此次曹家的宫中之人就将彻底被扫除干净了这帮世家下手太狠了现在曹家在宫中的触角几乎都被斩断等于之前两三代人的一切功夫基本上白费又要从头开始原本投入的时间和财力全部打了水漂董卓一脸鄙视看着在他前面大概两三个马身的汉少帝刘辩,转过头低声和落后半个马身李儒说道:“刘家子安能如此胆怯?”
  在董卓的观念里面,汉灵帝就不够格了,不像个刘家的男人了,整天斤斤计较些小钱钱,没想到这一代汉少帝就更没有老刘家的气概,让他这种从小就从血与火中间长大人很是看不上。
  不过话说回来,那朝那代到了末期的时候不是出一些文弱皇帝?如果是有点血性的,也不会让自己的王朝就这样轻易灭亡,怎样也要搏死一拼是吧?
  汉王朝在之所以在历史中有崇高的地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汉代刘氏的皇帝大多数是血性十足的,按照传统,每一个皇子在即位之前都要经过老皇帝多方考核,弱懦无能者将会被排除继承者的位置,但是很可惜的这一代汉灵帝玩的女人挺多,留下的孩子不多,没什么可以选的。
  但是汉少帝即位的这个时间里,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刘邦刘秀刘协等等杰出的刘家子第给予老百姓的印记还是太过深刻,导致大多数人都认为刘家子弟就是应该如此优秀的。
  原来以为很勇敢很神圣的人,结果一看是个软趴趴的懦夫,这种心中神像的崩塌落差,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的。
  所以董卓很失望,他内心中起初还有一些报恩的想法,毕竟他的官职和地位是拜汉灵帝所赐,但如今一看汉少帝,原本就不多的效忠之心就彻底化为虚无。
  这也是董卓在见到汉少帝时前恭后倨的根本原因。
  相比较之下,董卓就看着陈留王比较顺眼,至少胆子不小,不至于话都讲不清楚,多少还能带点刘家子的样子。
  李儒观察着董卓的神色,似乎无意之间指点着陈留王说道:“此子乃董太后亲手带大。”既然董卓不喜欢汉少帝,就不妨再给他加加码,董太后带大的怎样也算半个董家,多少也会比那个何进之妹何太后带大的汉少帝更亲切一些吧。
  这就是尔等的选择?
  李儒用眼角扫了扫被排挤到队伍后面的司徒王允一干人员,对他们的心思也猜到几分。自古君强则臣弱,君弱则臣强,只有皇帝弱懦,大臣才有嚣张的机会,皇帝如果太强势,做臣子整天胆战心惊不好混。
  可是李儒更喜欢君强臣更强,臣强君更强的这种模式,君臣之间相互刺激,虽有摩擦但是能相辅相成,虽然这样的路不好走,但这才是血性男儿应该走的真正的王道。因此李儒对这些没什么血性的山东士族很是看不上眼。
  李儒招来一个传令兵:“传将军令,前部人马加速进城,多派军士沿途宣告乃西凉刺史董救驾还朝!中军后军至城下扎营!”
  传令兵看了董卓一眼,看到董卓点点头挥挥手,便答应了一声传令去了。
  这才是雄主的气概。
  懂得用人,放权,抓紧大方向,不过分计较小节。这些条件李儒看董卓都具备,至于好色一些,脾气暴躁一些,李儒表示这些都不是事。
  那朝哪代皇帝后宫里面不是塞满了自己捅都捅不完的美女?那朝哪代皇帝没有点小脾气杀杀人解解闷?
  ****************
  “西凉武夫欺人太甚!”
  司徒王允愤愤的回到家中,气不打一处来,原本好好的即将到手的一个救驾之功,就差一点点,结果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变成了西凉董卓独揽救驾之功,其他人全部靠边站,连他一个堂堂的当朝司徒,进城之后连知会一声都没有,直接扔下不管,更有甚者,当他想跟随皇帝进宫之时,竟然被西凉兵拦住,说什么未得董将军之令闲杂人等不得入宫!
  我一个堂堂司徒是闲杂人等?
  真是气煞人也!
  “来人!拿吾名刺至太傅袁隗府,就说新到精茶,邀太傅前来品评。”
  这里是山东士族的地盘!
  你个西凉武夫,不给你下点药,给你点教训,你还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
  典军校尉曹操,曹孟德此时此刻也在家中愤愤的敲桌子。
  刚刚收到宫中情报,汉少帝和陈留王都回来了,出乎意料竟然是西凉董卓送回来的,而不是原先曹操意料的司徒王允一帮人。
  另外还有一条更重要的信息,原本曹家在宫中的人,现在几乎全在此次乱兵中被屠。
  如果不是当时破门之后,曹操第一时间与袁绍分开,前去将几个宫内的曹家之人保护起来,估计此次曹家的宫中之人就将彻底被扫除干净了。
  这帮世家,下手太狠了!
  现在曹家在宫中的触角几乎都被斩断,等于之前两三代人的一切功夫基本上白费,又要从头开始,原本投入的时间和财力,全部打了水漂。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