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旁支与主家

下载免费读
斐潜要离开河洛,有一个地方是必须要先面对告知的,那就河洛斐家的家主。
  反正招呼打一声,人家也不会抱着大腿不让你走,如果不告而别,在这个汉代非常讲究礼法的士族圈子里,基本上就等于给自己一生贴上了狂妄之徒的标签了,是得不偿失的一件事情。
  世家这个东西,自从春秋战国时代开始形成,一直到了唐宋年间才慢慢势力消退,到了明朝科举制度的真正施行才宣告了世家正式退出历史的舞台。
  而在明朝之前,每一任的帝王首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直面世家的,离不开世家,又要用各种方式限制打压世家,不过真正玩的转的把世家压制的服服帖帖喘不过气来的在历史上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个而已。
  终结汉代为何一直陷入外戚和宦官的权利争夺的怪圈,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世家。在这个时代,世家大多数时间还是向善的,指引着国家的方向,但是牵扯到家族利益的时候,往往又会做出一些损害国家的事情来。因此,几乎汉代的皇帝首先打压世家就是依靠外戚,然后看到外戚势力不受控制的时候又拉起了宦官来压制外戚,宦官势力庞大了就再利用世家的清流来清除宦官。
  如此循环,导致历朝历代中唯有汉代的外戚最出名,比如牛人霍光、卫青等等,也有还比如窝囊的窦武、何进……
  在汉代高举着打到世家的旗号跟世家对着干是行不通的,就算有着超越千年的知识和见闻,能趋吉避凶料敌先机,也几乎是做不到的。毕竟在这个时候,世家大部分是掌握着最先进知识的一部分人,治理国家还是要靠这些世家子弟,而绝大多数普通百姓,别说认字,连数数都不行,你怎么能让这些文盲一下子懂得治理国家呢?
  斐潜隶属于河洛斐家,是源于秦。
  秦国先公非子被周孝王封于秦,史称秦非子。秦非子的后代中有人被封为侯爵,并被封为裴乡,便称为裴君。他的后世子孙便已封邑为姓,称裴姓,后由裴又分出棐、斐等支家,逐渐演变而成。
  斐家此支在洛阳扎根已有近百年,虽然没有出过什么三公之类的大员,但是朝中官员、地方太守和郡守是出任过不少的,因此当时斐潜被举孝廉,多少也有些地方官员知道此关系的情面在,反正地方大郡年年都有举孝廉的政治任务,拿出来讨好一下洛阳的这些世家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
  斐潜感觉就跟后世到了一个地方拜见地头蛇似的,而实际上,世家也基本上和地头蛇的性质差不多。
  斐家本届家主名敏,斐敏,字子浩,按照辈份来说,应该是斐潜的叔叔一辈。
  斐敏时任谏议大夫,专掌议论。为光禄勋之属官,秩六百石。虽然官位没有像三公那样显赫,但是有单独上奏的权利,所以也算是重要的官职之一。
  斐敏身穿一身锦袍,留着三捋胡须,方正的脸型,身形略略有些发胖,神情严肃,不苟言笑,很有一副威严的模样,进来厅堂,连正眼都没有看在一旁拱手肃立的斐潜,待正衣冠跪坐在厅正中席后,方才好像突然看到斐潜一般:“贤侄别来无恙?”
  还好,是以贤侄称呼的,说明斐敏定下今天主要基调是还可以论亲情的,如果是以少郎官为称呼的,那就是摆明公事公办拒人千里了。
  汉代礼节真心累人,遇到一个当官的家主就更是累了,斐潜心里暗自嘀咕,不过礼仪还是做到位的,便垂目行礼回复些客套话。
  在汉代,晚辈或是下属在回答长辈或是上级的时候是不能抬头对视的,除非长辈或是上级有明确要求,回答之时,目光最高只能看到对方胸部位置,回答完毕后目光要下垂至地面,直视对方双目不是挑衅就是要干架了。
  寒暄过后,便是戏肉来了。
  待听到斐潜有意离开河洛,南下荆襄游学的借口之后,斐敏微微拂须,仿佛陷入了回忆,“汝父,子昀也是极好学问,博闻强识,当年游学齐地,也是一段佳话……贤侄有汝父遗风,欲精进学问,子昀若是有灵,定也感到欣慰,不过……”
  斐敏话头一转,“不过汝若是游学,那么子昀所留共计百余卷藏书要如何处置?这一路山高水远,况且现在世道不平,若是不慎损坏遗落,岂不是抱憾终身?”
  “叔父大人所言甚是,若依叔父之意?”
  “若依我之见,不若贤侄将子昀所遗暂寄叔父家中,待贤侄游学回来,再还与贤侄,如此一来可减轻贤侄奔波之苦,二来也可保全子昀遗存无忧,贤侄你看如何?”
  斐潜沉默良久。
  他知道所谓暂存只不过是个托词,一旦交出就别想着能够再要得回来。
斐潜要离开河洛有一个地方是必须要先面对告知的那就河洛斐家的家主反正招呼打一声人家也不会抱着大腿不让你走如果不告而别在这个汉代非常讲究礼法的士族圈子里基本上就等于给自己一生贴上了狂妄之徒的标签了是得不偿失的一件事情世家这个东西自从春秋战国时代开始形成一直到了唐宋年间才慢慢势力消退到了明朝科举制度的真正施行才宣告了世家正式退出历史的舞台而在明朝之前每一任的帝王首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直面世家的离不开世家又要用各种方式限制打压世家不过真正玩的转的把世家压制的服服帖帖喘不过气来的在历史上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个而已终结汉代为何一直陷入外戚和宦官的权利争夺的怪圈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世家在这个时代世家大多数时间还是向善的指引着国家的方向但是牵扯到家族利益的时候往往又会做出一些损害国家的事情来因此几乎汉代的皇帝首先打压世家就是依靠外戚然后看到外戚势力不受控制的时候又拉起了宦官来压制外戚宦官势力庞大了就再利用世家的清流来清除宦官如此循环导致历朝历代中唯有汉代的外戚最出名比如牛人霍光卫青等等也有还比如窝囊的窦武何进在汉代高举着打到世家的旗号跟世家对着干是行不通的就算有着超越千年的知识和见闻能趋吉避凶料敌先机也几乎是做不到的毕竟在这个时候世家大部分是掌握着最先进知识的一部分人治理国家还是要靠这些世家子弟而绝大多数普通百姓别说认字连数数都不行你怎么能让这些文盲一下子懂得治理国家呢斐潜隶属于河洛斐家是源于秦秦国先公非子被周孝王封于秦史称秦非子秦非子的后代中有人被封为侯爵并被封为裴乡便称为裴君他的后世子孙便已封邑为姓称裴姓后由裴又分出棐斐等支家逐渐演变而成斐家此支在洛阳扎根已有近百年虽然没有出过什么三公之类的大员但是朝中官员地方太守和郡守是出任过不少的因此当时斐潜被举孝廉多少也有些地方官员知道此关系的情面在反正地方大郡年年都有举孝廉的政治任务拿出来讨好一下洛阳的这些世家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斐潜感觉就跟后世到了一个地方拜见地头蛇似的而实际上世家也基本上和地头蛇的性质差不多斐家本届家主名敏斐敏字子浩按照辈份来说应该是斐潜的叔叔一辈斐敏时任谏议大夫专掌议论为光禄勋之属官秩六百石虽然官位没有像三公那样显赫但是有单独上奏的权利所以也算是重要的官职之一斐敏身穿一身锦袍留着三捋胡须方正的脸型身形略略有些发胖神情严肃不苟言笑很有一副威严的模样进来厅堂连正眼都没有看在一旁拱手肃立的斐潜待正衣冠跪坐在厅正中席后方才好像突然看到斐潜一般贤侄别来无恙还好是以贤侄称呼的说明斐敏定下今天主要基调是还可以论亲情的如果是以少郎官为称呼的那就是摆明公事公办拒人千里了汉代礼节真心累人遇到一个当官的家主就更是累了斐潜心里暗自嘀咕不过礼仪还是做到位的便垂目行礼回复些客套话在汉代晚辈或是下属在回答长辈或是上级的时候是不能抬头对视的除非长辈或是上级有明确要求回答之时目光最高只能看到对方胸部位置回答完毕后目光要下垂至地面直视对方双目不是挑衅就是要干架了寒暄过后便是戏肉来了待听到斐潜有意离开河洛南下荆襄游学的借口之后斐敏微微拂须仿佛陷入了回忆汝父子昀也是极好学问博闻强识当年游学齐地也是一段佳话贤侄有汝父遗风欲精进学问子昀若是有灵定也感到欣慰不过斐敏话头一转不过汝若是游学那么子昀所留共计百余卷藏书要如何处置这一路山高水远况且现在世道不平若是不慎损坏遗落岂不是抱憾终身叔父大人所言甚是若依叔父之意若依我之见不若贤侄将子昀所遗暂寄叔父家中待贤侄游学回来再还与贤侄如此一来可减轻贤侄奔波之苦二来也可保全子昀遗存无忧贤侄你看如何斐潜沉默良久他知道所谓暂存只不过是个托词一旦交出就别想着能够再要得回来斐潜要离开河洛有地方必须要先面对告知那就河洛斐家家主。
  反正招呼打声家也会抱着大腿让走如果告而别在汉代非常讲究礼法士族圈子里基本上就等于给自己生贴上狂妄之徒标签得偿失件事情。
  世家东西自从春秋战国时代开始形成直到唐宋年间才慢慢势力消退到明朝科举制度真正施行才宣告世家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而在明朝之前每任帝王首要做事情就要直面世家离开世家又要用各种方式限制打压世家过真正玩转把世家压制服服帖帖喘过气来在历史上也就屈指可数几而已。
  终结汉代为何直陷入外戚和宦官权利争夺怪圈其实最根本原因就世家。在时代世家大多数时间还向善指引着国家方向但牵扯到家族利益时候往往又会做出些损害国家事情来。因此几乎汉代皇帝首先打压世家就依靠外戚然后看到外戚势力受控制时候又拉起宦官来压制外戚宦官势力庞大就再利用世家清流来清除宦官。
  如此循环导致历朝历代中唯有汉代外戚最出名比如牛霍光、卫青等等也有还比如窝囊窦武、何进……
  在汉代高举着打到世家旗号跟世家对着干行通就算有着超越千年知识和见闻能趋吉避凶料敌先机也几乎做到。毕竟在时候世家大部分掌握着最先进知识部分治理国家还要靠些世家子弟而绝大多数普通百姓别说认字连数数都行怎么能让些文盲下子懂得治理国家呢?
  斐潜隶属于河洛斐家源于秦。
  秦国先公非子被周孝王封于秦史称秦非子。秦非子后代中有被封为侯爵并被封为裴乡便称为裴君。后世子孙便已封邑为姓称裴姓后由裴又分出棐、斐等支家逐渐演变而成。
  斐家此支在洛阳扎根已有近百年虽然没有出过什么三公之类大员但朝中官员、地方太守和郡守出任过少因此当时斐潜被举孝廉多少也有些地方官员知道此关系情面在反正地方大郡年年都有举孝廉政治任务拿出来讨下洛阳些世家也什么新鲜事情。
  斐潜感觉就跟后世到地方拜见地头蛇似而实际上世家也基本上和地头蛇性质差多。
  斐家本届家主名敏斐敏字子浩按照辈份来说应该斐潜叔叔辈。
  斐敏时任谏议大夫专掌议论。为光禄勋之属官秩六百石。虽然官位没有像三公那样显赫但有单独上奏权利所以也算重要官职之。
  斐敏身穿身锦袍留着三捋胡须方正脸型身形略略有些发胖神情严肃苟言笑很有副威严模样进来厅堂连正眼都没有看在旁拱手肃立斐潜待正衣冠跪坐在厅正中席后方才像突然看到斐潜般:“贤侄别来无恙?”
  还以贤侄称呼说明斐敏定下今天主要基调还可以论亲情如果以少郎官为称呼那就摆明公事公办拒千里。
  汉代礼节真心累遇到当官家主就更累斐潜心里暗自嘀咕过礼仪还做到位便垂目行礼回复些客套话。
  在汉代晚辈或下属在回答长辈或上级时候能抬头对视除非长辈或上级有明确要求回答之时目光最高只能看到对方胸部位置回答完毕后目光要下垂至地面直视对方双目挑衅就要干架。
  寒暄过后便戏肉来。
  待听到斐潜有意离开河洛南下荆襄游学借口之后斐敏微微拂须仿佛陷入回忆“汝父子昀也极学问博闻强识当年游学齐地也段佳话……贤侄有汝父遗风欲精进学问子昀若有灵定也感到欣慰过……”
  斐敏话头转“过汝若游学那么子昀所留共计百余卷藏书要如何处置?路山高水远况且现在世道平若慎损坏遗落岂抱憾终身?”
  “叔父大所言甚若依叔父之意?”
  “若依之见若贤侄将子昀所遗暂寄叔父家中待贤侄游学回来再还与贤侄如此来可减轻贤侄奔波之苦二来也可保全子昀遗存无忧贤侄看如何?”
  斐潜沉默良久。
  知道所谓暂存只过托词旦交出就别想着能够再要得回来。
斐潜要离开河洛,有一个地方是必须要先面对告知的,那就河洛斐家的家主。
  反正招呼打一声,人家也不会抱着大腿不让你走,如果不告而别,在这个汉代非常讲究礼法的士族圈子里,基本上就等于给自己一生贴上了狂妄之徒的标签了,是得不偿失的一件事情。
  世家这个东西,自从春秋战国时代开始形成,一直到了唐宋年间才慢慢势力消退,到了明朝科举制度的真正施行才宣告了世家正式退出历史的舞台。
  而在明朝之前,每一任的帝王首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直面世家的,离不开世家,又要用各种方式限制打压世家,不过真正玩的转的把世家压制的服服帖帖喘不过气来的在历史上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个而已。
  终结汉代为何一直陷入外戚和宦官的权利争夺的怪圈,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世家。在这个时代,世家大多数时间还是向善的,指引着国家的方向,但是牵扯到家族利益的时候,往往又会做出一些损害国家的事情来。因此,几乎汉代的皇帝首先打压世家就是依靠外戚,然后看到外戚势力不受控制的时候又拉起了宦官来压制外戚,宦官势力庞大了就再利用世家的清流来清除宦官。
  如此循环,导致历朝历代中唯有汉代的外戚最出名,比如牛人霍光、卫青等等,也有还比如窝囊的窦武、何进……
  在汉代高举着打到世家的旗号跟世家对着干是行不通的,就算有着超越千年的知识和见闻,能趋吉避凶料敌先机,也几乎是做不到的。毕竟在这个时候,世家大部分是掌握着最先进知识的一部分人,治理国家还是要靠这些世家子弟,而绝大多数普通百姓,别说认字,连数数都不行,你怎么能让这些文盲一下子懂得治理国家呢?
  斐潜隶属于河洛斐家,是源于秦。
  秦国先公非子被周孝王封于秦,史称秦非子。秦非子的后代中有人被封为侯爵,并被封为裴乡,便称为裴君。他的后世子孙便已封邑为姓,称裴姓,后由裴又分出棐、斐等支家,逐渐演变而成。
  斐家此支在洛阳扎根已有近百年,虽然没有出过什么三公之类的大员,但是朝中官员、地方太守和郡守是出任过不少的,因此当时斐潜被举孝廉,多少也有些地方官员知道此关系的情面在,反正地方大郡年年都有举孝廉的政治任务,拿出来讨好一下洛阳的这些世家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
  斐潜感觉就跟后世到了一个地方拜见地头蛇似的,而实际上,世家也基本上和地头蛇的性质差不多。
  斐家本届家主名敏,斐敏,字子浩,按照辈份来说,应该是斐潜的叔叔一辈。
  斐敏时任谏议大夫,专掌议论。为光禄勋之属官,秩六百石。虽然官位没有像三公那样显赫,但是有单独上奏的权利,所以也算是重要的官职之一。
  斐敏身穿一身锦袍,留着三捋胡须,方正的脸型,身形略略有些发胖,神情严肃,不苟言笑,很有一副威严的模样,进来厅堂,连正眼都没有看在一旁拱手肃立的斐潜,待正衣冠跪坐在厅正中席后,方才好像突然看到斐潜一般:“贤侄别来无恙?”
  还好,是以贤侄称呼的,说明斐敏定下今天主要基调是还可以论亲情的,如果是以少郎官为称呼的,那就是摆明公事公办拒人千里了。
  汉代礼节真心累人,遇到一个当官的家主就更是累了,斐潜心里暗自嘀咕,不过礼仪还是做到位的,便垂目行礼回复些客套话。
斐潜要离开河洛吗有吗吗地方吗必须要先面对告知吗吗那就河洛斐家吗家主。
  反正招呼打吗声吗吗家也吗会抱着大腿吗让吗走吗如果吗告而别吗在吗吗汉代非常讲究礼法吗士族圈子里吗基本上就等于给自己吗生贴上吗狂妄之徒吗标签吗吗吗得吗偿失吗吗件事情。
  世家吗吗东西吗自从春秋战国时代开始形成吗吗直到吗唐宋年间才慢慢势力消退吗到吗明朝科举制度吗真正施行才宣告吗世家正式退出历史吗舞台。
  而在明朝之前吗每吗任吗帝王首要做吗事情就吗要直面世家吗吗离吗开世家吗又要用各种方式限制打压世家吗吗过真正玩吗转吗把世家压制吗服服帖帖喘吗过气来吗在历史上也就屈指可数吗几吗而已。
  终结汉代为何吗直陷入外戚和宦官吗权利争夺吗怪圈吗其实最根本吗原因就吗世家。在吗吗时代吗世家大多数时间还吗向善吗吗指引着国家吗方向吗但吗牵扯到家族利益吗时候吗往往又会做出吗些损害国家吗事情来。因此吗几乎汉代吗皇帝首先打压世家就吗依靠外戚吗然后看到外戚势力吗受控制吗时候又拉起吗宦官来压制外戚吗宦官势力庞大吗就再利用世家吗清流来清除宦官。
  如此循环吗导致历朝历代中唯有汉代吗外戚最出名吗比如牛吗霍光、卫青等等吗也有还比如窝囊吗窦武、何进……
  在汉代高举着打到世家吗旗号跟世家对着干吗行吗通吗吗就算有着超越千年吗知识和见闻吗能趋吉避凶料敌先机吗也几乎吗做吗到吗。毕竟在吗吗时候吗世家大部分吗掌握着最先进知识吗吗部分吗吗治理国家还吗要靠吗些世家子弟吗而绝大多数普通百姓吗别说认字吗连数数都吗行吗吗怎么能让吗些文盲吗下子懂得治理国家呢?
  斐潜隶属于河洛斐家吗吗源于秦。
  秦国先公非子被周孝王封于秦吗史称秦非子。秦非子吗后代中有吗被封为侯爵吗并被封为裴乡吗便称为裴君。吗吗后世子孙便已封邑为姓吗称裴姓吗后由裴又分出棐、斐等支家吗逐渐演变而成。
  斐家此支在洛阳扎根已有近百年吗虽然没有出过什么三公之类吗大员吗但吗朝中官员、地方太守和郡守吗出任过吗少吗吗因此当时斐潜被举孝廉吗多少也有些地方官员知道此关系吗情面在吗反正地方大郡年年都有举孝廉吗政治任务吗拿出来讨吗吗下洛阳吗吗些世家也吗吗什么新鲜吗事情。
  斐潜感觉就跟后世到吗吗吗地方拜见地头蛇似吗吗而实际上吗世家也基本上和地头蛇吗性质差吗多。
  斐家本届家主名敏吗斐敏吗字子浩吗按照辈份来说吗应该吗斐潜吗叔叔吗辈。
  斐敏时任谏议大夫吗专掌议论。为光禄勋之属官吗秩六百石。虽然官位没有像三公那样显赫吗但吗有单独上奏吗权利吗所以也算吗重要吗官职之吗。
  斐敏身穿吗身锦袍吗留着三捋胡须吗方正吗脸型吗身形略略有些发胖吗神情严肃吗吗苟言笑吗很有吗副威严吗模样吗进来厅堂吗连正眼都没有看在吗旁拱手肃立吗斐潜吗待正衣冠跪坐在厅正中席后吗方才吗像突然看到斐潜吗般:“贤侄别来无恙?”
  还吗吗吗以贤侄称呼吗吗说明斐敏定下今天主要基调吗还可以论亲情吗吗如果吗以少郎官为称呼吗吗那就吗摆明公事公办拒吗千里吗。
  汉代礼节真心累吗吗遇到吗吗当官吗家主就更吗累吗吗斐潜心里暗自嘀咕吗吗过礼仪还吗做到位吗吗便垂目行礼回复些客套话。
  在汉代吗晚辈或吗下属在回答长辈或吗上级吗时候吗吗能抬头对视吗吗除非长辈或吗上级有明确要求吗回答之时吗目光最高只能看到对方胸部位置吗回答完毕后目光要下垂至地面吗直视对方双目吗吗挑衅就吗要干架吗。
  寒暄过后吗便吗戏肉来吗。
  待听到斐潜有意离开河洛吗南下荆襄游学吗借口之后吗斐敏微微拂须吗仿佛陷入吗回忆吗“汝父吗子昀也吗极吗学问吗博闻强识吗当年游学齐地吗也吗吗段佳话……贤侄有汝父遗风吗欲精进学问吗子昀若吗有灵吗定也感到欣慰吗吗过……”
  斐敏话头吗转吗“吗过汝若吗游学吗那么子昀所留共计百余卷藏书要如何处置?吗吗路山高水远吗况且现在世道吗平吗若吗吗慎损坏遗落吗岂吗吗抱憾终身?”
  “叔父大吗所言甚吗吗若依叔父之意?”
  “若依吗之见吗吗若贤侄将子昀所遗暂寄叔父家中吗待贤侄游学回来吗再还与贤侄吗如此吗来可减轻贤侄奔波之苦吗二来也可保全子昀遗存无忧吗贤侄吗看如何?”
  斐潜沉默良久。
  吗知道所谓暂存只吗过吗吗托词吗吗旦交出就别想着能够再要得回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