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老龙湾寻鲜 7/10

下载免费读
下午的事下午干,现在要紧的是准备一顿午餐。
  
  在海里扎猛子扎了一上午的渔家汉子们早已经饥肠辘辘,他们迫切的需求一顿热乎乎、香喷喷的午餐来填饱空荡荡的胃囊。
  
  王忆问道:“大美哥,中午咱们做什么?”
  
  王东美笑道:“熬一个玉米糊糊加红薯块,我现贴饼子,然后再用虾酱炒个萝卜丝搭配炖马鲛鱼。”
  
  他想了想站起来看向老龙湾露出在水面以上的礁石:“这些东西估计都入不了王老师你的法眼,我听大胆说你喜欢吃小海鲜?上次你在他家吃海瓜子吃的赞不绝口?”
  
  王忆说道:“嗨,别听他瞎说,我吃什么也行。”
  
  王东美说道:“那就好,本来我想说你要是乐意吃小海鲜我就把你送上老龙湾的礁石,这里小海鲜多的很,咱俩随便找找就够你吃一顿,你要是吃什么都不行的话……”
  
  “大美哥,那你还是把我送上去吧。”王忆讪笑,“另外你熬粥就行了,饼子别贴了。”
  
  如果有的选,我想吃一顿好饭。
  
  王东美说道:“不贴饼子吃什——噢,你不会带着什么好饭吧?”
  
  王忆大吃大喝的名声早传遍全队。
  
  全队人都想跟着他混吃混喝……
  
  王忆点点头,王东美便高兴的放下手中玉米面袋子。
  
  他撑起筏子带着王忆上了礁石。
  
  老龙湾冒出来的礁石连绵成片、高低起伏,里面有水洼子,这东西是渔家人的最爱,因为它往外渗淡水。
  
  即使王忆不提出要求王东美也要上老龙湾礁石,他得来取淡水。
  
  两人拎着水桶挎着网兜上礁石,老黄抢先一步去给他探探路。
  
  嶙峋的礁石上珍藏最多的便是各种贝壳类。
  
  王东美说道:“中午给你炖个汤,鲜的能让你吞掉舌头!走,跟我去找触!”
  
  触是当地人对藤壶的称呼,这是一种很不好看的小贝类,王忆早就听说过它的鲜美了,只是一直无缘得见。
  
  藤壶喜欢生活在海边岩礁潮间带附近,喜聚集生活,它们自己没有捕食能力,需要浪潮送来海水中的微小生物,所以它们生活的地方必须得有激烈风浪。
  
  老龙湾孤悬海上、地势复杂,每天都有海浪如千军万马般咆哮而来,撞击上礁石高高震荡,给藤壶提供着丰沛食物。
  
  天涯岛的汉子们都对老龙湾了如指掌,王东美带路很快找到了两片分开的礁石。
  
  在这两片礁石之间便生长着无数的灰白色小火山,形如圆锥,它们密密麻麻的附着在礁石上,任你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藤壶生活区对密集恐惧症患者来说是一种煎熬,还好王忆没有这毛病,他看到众多藤壶密集生长只感觉开心。
  
  王东美叮嘱他:“王老师你注意脚下,一定一定要小心,这里要是被风浪打下去可就遭罪了!”
  
  他带了小斧头,贴着礁石开始取藤壶。
  
  王忆很小心的跟随在旁边,他低头往下看,有潮水哗啦啦的涌来。
  
  两片礁石之间缝隙狭窄,潮水涌进来后左右激荡,卷起千堆雪、带着万般煞!
  
  潮水退去,还有海螺出现在礁石上。
  
  也是锥形,但又扁又圆,灰褐色的外壳上还有纵向的螺纹。
  
  王忆猜测道:“大美哥,这下面的是马蹄螺吗?”
  
  王东美低头看了看说道:“对,马蹄螺,这东西不好找,它们平日里生活在海水里的礁石上,只有退潮才会露出来,这个地方潮水总是起起伏伏,把它们给露出来了,你等着,我去捡点。”
  
  王忆说道:“可别,太危险了。”
  
  站在他身边的老黄看着他们对马蹄螺指指点点,顿时灵巧的跳下礁石叼着马蹄螺跑了上来。
  
  王忆一看乐了,赶紧撸狗头:“我真是没白养你,知道给我找吃的!”
  
  王东美仔细打量老黄,说道:“王老师你这条狗真通人性,它肯定不是流浪狗,是有人训练过的水猎犬,所以才知道叼海螺回来。我是我猜测不错,它恐怕还会帮你叼网兜、拉渔网呢!”
  
  王忆回忆着说道:“对,我第一次见着它的时候,它叼着一个装满海货的网兜来找我。”
  
  王东美说道:“那就没错了,这是被人训出来的水猎犬,不知道怎么走脱了。”
  
  老黄继续在礁石上蹦蹦跳跳,将露出来的马蹄螺挨个叼了回来。
下午的事下午干,现在要紧的是准备一顿午餐。
  
  在海里扎猛子扎了一上午的渔家汉子们早已经饥肠辘辘,他们迫切的需求一顿热乎乎、香喷喷的午餐来填饱空荡荡的胃囊。
  
  王忆问道:“大美哥,中午咱们做什么?”
  
  王东美笑道:“熬一个玉米糊糊加红薯块,我现贴饼子,然后再用虾酱炒个萝卜丝搭配炖马鲛鱼。”
  
  他想了想站起来看向老龙湾露出在水面以上的礁石:“这些东西估计都入不了王老师你的法眼,我听大胆说你喜欢吃小海鲜?上次你在他家吃海瓜子吃的赞不绝口?”
  
  王忆说道:“嗨,别听他瞎说,我吃什么也行。”
  
  王东美说道:“那就好,本来我想说你要是乐意吃小海鲜我就把你送上老龙湾的礁石,这里小海鲜多的很,咱俩随便找找就够你吃一顿,你要是吃什么都不行的话……”
  
  “大美哥,那你还是把我送上去吧。”王忆讪笑,“另外你熬粥就行了,饼子别贴了。”
  
  如果有的选,我想吃一顿好饭。
  
  王东美说道:“不贴饼子吃什——噢,你不会带着什么好饭吧?”
  
  王忆大吃大喝的名声早传遍全队。
  
  全队人都想跟着他混吃混喝……
  
  王忆点点头,王东美便高兴的放下手中玉米面袋子。
  
  他撑起筏子带着王忆上了礁石。
  
  老龙湾冒出来的礁石连绵成片、高低起伏,里面有水洼子,这东西是渔家人的最爱,因为它往外渗淡水。
  
  即使王忆不提出要求王东美也要上老龙湾礁石,他得来取淡水。
  
  两人拎着水桶挎着网兜上礁石,老黄抢先一步去给他探探路。
  
  嶙峋的礁石上珍藏最多的便是各种贝壳类。
  
  王东美说道:“中午给你炖个汤,鲜的能让你吞掉舌头!走,跟我去找触!”
  
  触是当地人对藤壶的称呼,这是一种很不好看的小贝类,王忆早就听说过它的鲜美了,只是一直无缘得见。
  
  藤壶喜欢生活在海边岩礁潮间带附近,喜聚集生活,它们自己没有捕食能力,需要浪潮送来海水中的微小生物,所以它们生活的地方必须得有激烈风浪。
  
  老龙湾孤悬海上、地势复杂,每天都有海浪如千军万马般咆哮而来,撞击上礁石高高震荡,给藤壶提供着丰沛食物。
  
  天涯岛的汉子们都对老龙湾了如指掌,王东美带路很快找到了两片分开的礁石。
  
  在这两片礁石之间便生长着无数的灰白色小火山,形如圆锥,它们密密麻麻的附着在礁石上,任你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藤壶生活区对密集恐惧症患者来说是一种煎熬,还好王忆没有这毛病,他看到众多藤壶密集生长只感觉开心。
  
  王东美叮嘱他:“王老师你注意脚下,一定一定要小心,这里要是被风浪打下去可就遭罪了!”
  
  他带了小斧头,贴着礁石开始取藤壶。
  
  王忆很小心的跟随在旁边,他低头往下看,有潮水哗啦啦的涌来。
  
  两片礁石之间缝隙狭窄,潮水涌进来后左右激荡,卷起千堆雪、带着万般煞!
  
  潮水退去,还有海螺出现在礁石上。
  
  也是锥形,但又扁又圆,灰褐色的外壳上还有纵向的螺纹。
  
  王忆猜测道:“大美哥,这下面的是马蹄螺吗?”
  
  王东美低头看了看说道:“对,马蹄螺,这东西不好找,它们平日里生活在海水里的礁石上,只有退潮才会露出来,这个地方潮水总是起起伏伏,把它们给露出来了,你等着,我去捡点。”
  
  王忆说道:“可别,太危险了。”
  
  站在他身边的老黄看着他们对马蹄螺指指点点,顿时灵巧的跳下礁石叼着马蹄螺跑了上来。
  
  王忆一看乐了,赶紧撸狗头:“我真是没白养你,知道给我找吃的!”
  
  王东美仔细打量老黄,说道:“王老师你这条狗真通人性,它肯定不是流浪狗,是有人训练过的水猎犬,所以才知道叼海螺回来。我是我猜测不错,它恐怕还会帮你叼网兜、拉渔网呢!”
  
  王忆回忆着说道:“对,我第一次见着它的时候,它叼着一个装满海货的网兜来找我。”
  
  王东美说道:“那就没错了,这是被人训出来的水猎犬,不知道怎么走脱了。”
  
  老黄继续在礁石上蹦蹦跳跳,将露出来的马蹄螺挨个叼了回来。
  
  王忆起初有些担心。
  
  这里海浪有点凶猛。
  
  结果老黄很有眼力劲,它反应快、动作迅捷,每次都是瞅着浪花落下去叼马蹄螺、抢在海浪冲锋之前跑上来。
  
  王东美很快的凿击下一堆藤壶,说道:“先弄这些吧,这玩意儿做汤的,没必要弄太多。”
  
  “走,咱去找黄螺,现在是吃黄螺的好时节。”
  
  “三月三,黄螺爬上滩?”王忆说了一句当地的俗语,这是他领着学生捞海苔时候听学生说的。
  
  王东美笑道:“对的,现在黄螺又肥又多见,要是找的多我回去给你做螺酱吃,那个可鲜了。”
下午事下午干现在要紧准备顿午餐。
  
  在海里扎猛子扎上午渔家汉子们早已经饥肠辘辘们迫切需求顿热乎乎、香喷喷午餐来填饱空荡荡胃囊。
  
  王忆问道:“大美哥中午咱们做什么?”
  
  王东美笑道:“熬玉米糊糊加红薯块现贴饼子然后再用虾酱炒萝卜丝搭配炖马鲛鱼。”
  
  想想站起来看向老龙湾露出在水面以上礁石:“些东西估计都入王老师法眼听大胆说喜欢吃小海鲜?上次在家吃海瓜子吃赞绝口?”
  
  王忆说道:“嗨别听瞎说吃什么也行。”
  
  王东美说道:“那就本来想说要乐意吃小海鲜就把送上老龙湾礁石里小海鲜多很咱俩随便找找就够吃顿要吃什么都行话……”
  
  “大美哥那还把送上去。”王忆讪笑“另外熬粥就行饼子别贴。”
  
  如果有选想吃顿饭。
  
  王东美说道:“贴饼子吃什——噢会带着什么饭?”
  
  王忆大吃大喝名声早传遍全队。
  
  全队都想跟着混吃混喝……
  
  王忆点点头王东美便高兴放下手中玉米面袋子。
  
  撑起筏子带着王忆上礁石。
  
  老龙湾冒出来礁石连绵成片、高低起伏里面有水洼子东西渔家最爱因为它往外渗淡水。
  
  即使王忆提出要求王东美也要上老龙湾礁石得来取淡水。
  
  两拎着水桶挎着网兜上礁石老黄抢先步去给探探路。
  
  嶙峋礁石上珍藏最多便各种贝壳类。
  
  王东美说道:“中午给炖汤鲜能让吞掉舌头!走跟去找触!”
  
  触当地对藤壶称呼种很看小贝类王忆早就听说过它鲜美只直无缘得见。
  
  藤壶喜欢生活在海边岩礁潮间带附近喜聚集生活它们自己没有捕食能力需要浪潮送来海水中微小生物所以它们生活地方必须得有激烈风浪。
  
  老龙湾孤悬海上、地势复杂每天都有海浪如千军万马般咆哮而来撞击上礁石高高震荡给藤壶提供着丰沛食物。
  
  天涯岛汉子们都对老龙湾如指掌王东美带路很快找到两片分开礁石。
  
  在两片礁石之间便生长着无数灰白色小火山形如圆锥它们密密麻麻附着在礁石上任风吹浪打、自岿然动!
  
  藤壶生活区对密集恐惧症患者来说种煎熬还王忆没有毛病看到众多藤壶密集生长只感觉开心。
  
  王东美叮嘱:“王老师注意脚下定定要小心里要被风浪打下去可就遭罪!”
  
  带小斧头贴着礁石开始取藤壶。
  
  王忆很小心跟随在旁边低头往下看有潮水哗啦啦涌来。
  
  两片礁石之间缝隙狭窄潮水涌进来后左右激荡卷起千堆雪、带着万般煞!
  
  潮水退去还有海螺出现在礁石上。
  
  也锥形但又扁又圆灰褐色外壳上还有纵向螺纹。
  
  王忆猜测道:“大美哥下面马蹄螺?”
  
  王东美低头看看说道:“对马蹄螺东西找它们平日里生活在海水里礁石上只有退潮才会露出来地方潮水总起起伏伏把它们给露出来等着去捡点。”
  
  王忆说道:“可别太危险。”
  
  站在身边老黄看着们对马蹄螺指指点点顿时灵巧跳下礁石叼着马蹄螺跑上来。
  
  王忆看乐赶紧撸狗头:“真没白养知道给找吃!”
  
  王东美仔细打量老黄说道:“王老师条狗真通性它肯定流浪狗有训练过水猎犬所以才知道叼海螺回来。猜测错它恐怕还会帮叼网兜、拉渔网呢!”
  
  王忆回忆着说道:“对第次见着它时候它叼着装满海货网兜来找。”
  
  王东美说道:“那就没错被训出来水猎犬知道怎么走脱。”
  
  老黄继续在礁石上蹦蹦跳跳将露出来马蹄螺挨叼回来。
  
  王忆起初有些担心。
  
  里海浪有点凶猛。
  
  结果老黄很有眼力劲它反应快、动作迅捷每次都瞅着浪花落下去叼马蹄螺、抢在海浪冲锋之前跑上来。
  
  王东美很快凿击下堆藤壶说道:“先弄些玩意儿做汤没必要弄太多。”
  
  “走咱去找黄螺现在吃黄螺时节。”
  
  “三月三黄螺爬上滩?”王忆说句当地俗语领着学生捞海苔时候听学生说。
  
  王东美笑道:“对现在黄螺又肥又多见要找多回去给做螺酱吃那可鲜。”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