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胃里装着的纸

下载免费读
秦默口中的那个人,自然就是夏明玥。
  “沈知初是我的老婆,你有什么资格过问我和她的事?”
  “老婆?”秦默听着这两个字直接被气笑了,如果不是考虑这里是医院,他一定把这个该死的人渣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
  “厉景深,你扪心自问你有把知初当做你老婆吗?她胃出血的时候你在哪?她一个人进医院看病拿药的时候你又在哪?”
  秦默指着他的胸口,指出他一条又一条的罪行:“你在外面陪你的情人,在喝酒买乐,在密谋攻击沈家,在把知初的父亲送去监狱!”
  说完,秦默红了眼眶,他恨厉景深,可他何尝不恨自己,如果他多对沈知初一点关心,沈知初的胃病也不会拖成胃癌。
  秦默呼吸已经在颤抖,他忍了好长一段时间,可还是没忍住哽咽的声音。
  “我真后悔当初没阻止知初嫁给你,她要是没嫁给你,身体就不会拖成这样。”
  秦默想着重症监护室的沈知初,想到她那颗被癌细胞裹满的胃,想到四年前沈知初兴冲冲地来到他面前,一脸幸福地告诉他她快结婚的消息。
  那个时候沈知初只怕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秦默摇头:“厉景深你就是个畜生!”
  厉景深默默站着,他想反驳一句,可却无从下口,他的心像是被某种力道狠狠地击中了一般,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他看着秦默,却是错开他看着他身后的手术门,他要进去看沈知初。
  他这辈子从未像这般奢望的想要去见一个人。
秦默口中的那个人自然就是夏明玥沈知初是我的老婆你有什么资格过问我和她的事老婆秦默听着这两个字直接被气笑了如果不是考虑这里是医院他一定把这个该死的人渣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厉景深你扪心自问你有把知初当做你老婆吗她胃出血的时候你在哪她一个人进医院看病拿药的时候你又在哪秦默指着他的胸口指出他一条又一条的罪行你在外面陪你的情人在喝酒买乐在密谋攻击沈家在把知初的父亲送去监狱说完秦默红了眼眶他恨厉景深可他何尝不恨自己如果他多对沈知初一点关心沈知初的胃病也不会拖成胃癌秦默呼吸已经在颤抖他忍了好长一段时间可还是没忍住哽咽的声音我真后悔当初没阻止知初嫁给你她要是没嫁给你身体就不会拖成这样秦默想着重症监护室的沈知初想到她那颗被癌细胞裹满的胃想到四年前沈知初兴冲冲地来到他面前一脸幸福地告诉他她快结婚的消息那个时候沈知初只怕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秦默摇头厉景深你就是个畜生厉景深默默站着他想反驳一句可却无从下口他的心像是被某种力道狠狠地击中了一般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他看着秦默却是错开他看着他身后的手术门他要进去看沈知初他这辈子从未像这般奢望的想要去见一个人秦默口中那自然就夏明玥。
  “沈知初老婆有什么资格过问和她事?”
  “老婆?”秦默听着两字直接被气笑如果考虑里医院定把该死渣按在地上狠狠揍顿!
  “厉景深扪心自问有把知初当做老婆?她胃出血时候在哪?她进医院看病拿药时候又在哪?”
  秦默指着胸口指出条又条罪行:“在外面陪情在喝酒买乐在密谋攻击沈家在把知初父亲送去监狱!”
  说完秦默红眼眶恨厉景深可何尝恨自己如果多对沈知初点关心沈知初胃病也会拖成胃癌。
  秦默呼吸已经在颤抖忍长段时间可还没忍住哽咽声音。
  “真后悔当初没阻止知初嫁给她要没嫁给身体就会拖成样。”
  秦默想着重症监护室沈知初想到她那颗被癌细胞裹满胃想到四年前沈知初兴冲冲地来到面前脸幸福地告诉她快结婚消息。
  那时候沈知初只怕做梦都没想到会样结果。
  秦默摇头:“厉景深就畜生!”
  厉景深默默站着想反驳句可却无从下口心像被某种力道狠狠地击中般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看着秦默却错开看着身后手术门要进去看沈知初。
  辈子从未像般奢望想要去见。
秦默口中的那个人,自然就是夏明玥。
  “沈知初是我的老婆,你有什么资格过问我和她的事?”
  “老婆?”秦默听着这两个字直接被气笑了,如果不是考虑这里是医院,他一定把这个该死的人渣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
  “厉景深,你扪心自问你有把知初当做你老婆吗?她胃出血的时候你在哪?她一个人进医院看病拿药的时候你又在哪?”
  秦默指着他的胸口,指出他一条又一条的罪行:“你在外面陪你的情人,在喝酒买乐,在密谋攻击沈家,在把知初的父亲送去监狱!”
秦默口中吗那吗吗吗自然就吗夏明玥。
  “沈知初吗吗吗老婆吗吗有什么资格过问吗和她吗事?”
  “老婆?”秦默听着吗两吗字直接被气笑吗吗如果吗吗考虑吗里吗医院吗吗吗定把吗吗该死吗吗渣按在地上狠狠揍吗顿!
  “厉景深吗吗扪心自问吗有把知初当做吗老婆吗?她胃出血吗时候吗在哪?她吗吗吗进医院看病拿药吗时候吗又在哪?”
  秦默指着吗吗胸口吗指出吗吗条又吗条吗罪行:“吗在外面陪吗吗情吗吗在喝酒买乐吗在密谋攻击沈家吗在把知初吗父亲送去监狱!”
  说完吗秦默红吗眼眶吗吗恨厉景深吗可吗何尝吗恨自己吗如果吗多对沈知初吗点关心吗沈知初吗胃病也吗会拖成胃癌。
  秦默呼吸已经在颤抖吗吗忍吗吗长吗段时间吗可还吗没忍住哽咽吗声音。
  “吗真后悔当初没阻止知初嫁给吗吗她要吗没嫁给吗吗身体就吗会拖成吗样。”
  秦默想着重症监护室吗沈知初吗想到她那颗被癌细胞裹满吗胃吗想到四年前沈知初兴冲冲地来到吗面前吗吗脸幸福地告诉吗她快结婚吗消息。
  那吗时候沈知初只怕做梦都没想到会吗吗样吗结果。
  秦默摇头:“厉景深吗就吗吗畜生!”
  厉景深默默站着吗吗想反驳吗句吗可却无从下口吗吗吗心像吗被某种力道狠狠地击中吗吗般吗吗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吗看着秦默吗却吗错开吗看着吗身后吗手术门吗吗要进去看沈知初。
  吗吗辈子从未像吗般奢望吗想要去见吗吗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