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这内门我高攀不起,告辞了

下载免费读
  
  女主的鱼都离她远一点。
  
  少女毫不留情的话,让他有些愕然,没想到向来木讷的二师姐能发这么大的脾气。
  
  大师兄有些看不下去,抓住叶翘的手腕,沉声:“师妹,你能不能别耍小性子?”
  
  “小师妹如今连床都下不来,她比你更需要蜉蝣草。”
女主的鱼都离她远一点少女毫不留情的话让他有些愕然没想到向来木讷的二师姐能发这么大的脾气大师兄有些看不下去抓住叶翘的手腕沉声师妹你能不能别耍小性子小师妹如今连床都下不来她比你更需要蜉蝣草叶翘手上还有伤被抓的疼地她抽了口冷气怀疑这个狗比是故意的她不想受这个罪另一只手抬起一拳对准他脸砸了过去翟沉速度很快的躲开了抓着叶翘的手自然而然放开了叶翘捂着受伤的地方那你们就能抢我的了合着月清宗能有今天的地位是靠抢劫发家的呗翟沉被她怼的一愣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啊对对对叶翘敷衍点头我无情我无义我无理取闹快去找你家小师妹吧要说之前还对修真界有几分的期待在得知自己就是那倒霉催被一剑穿心的炮灰女配后叶翘只想笑着活下去都别管她要下山打定主意后叶翘迈开腿就跑看都不看身后的这两个脑残飞快将芥子袋打开直奔司命堂大概是作者为了凸显出女主的团宠地位导致其他几个弟子在云痕那里就是根狗尾巴草而叶翘是这群人里混得最惨唯一拿得出手还是拜师时送的一本心法灵石寥寥无几月清宗几百个内门弟子个个比她强叶翘也就是个凑数的又不是亲传弟子想脱宗也容易的很把这些年所有在月清宗得到的资源还回去通知一声司命堂长老得到对方点头便可离开叶翘穷的浑身上下没什么东西将灵器还回去后灵石也尽数归还原主本身就因为资质差而不受长老们待见司命堂的大长老听到她要离开宗门拼命压住了喜色没想到这叶翘是个蠢的走了狗屎运进内门竟然还想离开需要我通知一声宗主吗大长老难得对她和颜悦色假惺惺说了两句离开后准备去哪个宗需要长老给你点灵石吗毕竟住客栈也需要钱还以为叶翘会沉默结果她没有犹豫要她甚至不要脸的伸出手一脸感动地给他戴高帽子真是没想到月清宗还有您这样的好人大长老他原本就是客套两句结果她一顶高帽子压下来不给也得给了大长老表情扭曲了几瞬看着这不要脸的叶翘陷入沉思以前这孩子有这么不要脸吗应该是没有吧在他印象里叶翘在内门平日里还是很沉默寡言的一个人叶翘老神在在等着他接济自己原主个勤勤恳恳愿意为宗门抛头颅洒热血的老实人叶翘又不是下山后没有灵石就要露宿街头大长老都张口了不顺着梯子下才是煞笔大长老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许是觉得她以后走了便也没有吝啬里面有一百个中品灵石拿着走吧他摆了摆手叶翘眼睛一亮真心实意多谢大长老大长老不耐烦挥了挥手让她赶紧滚从司命堂出来后叶翘将灵石收入了芥子袋中却听到身后有人小声骂了句废物叶翘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说什么那男弟子没想到被她听到了事实上门内不满叶翘的人太多了一个天赋平平的弟子在五大宗当外门都没资格若不是走了狗屎运被宗主捡走怎么可能做内门在听说叶翘被宗主罚后不少人幸灾乐祸他就是之一面对叶翘的质问男弟子脸色骤然一白支支吾吾半天我废物叶翘重复了一遍看着他被吓得惨无人色诚恳地感叹你看人真准啊要不这个内门给你当吧原主累死累活给宗门当牛做马有什么资源都是第一个冲上去然后分给外门的师兄弟图什么图她最后被师父挖了灵根一剑穿心吗男弟子愣住你说得对我是废物叶翘将腰牌丢给这个男弟子挥挥手道这内门我高攀不起告辞了男弟子表情彻底蒙了他看着叶翘把腰牌潇洒丢到自己怀里就这么头也不回下山了女主骚操作比较多微群像宗门风一个人也能全场非传统意义上的摆烂该努力还是会努力的大概是个沙雕爽文  
  女主的鱼都离她远一点。
  
  少女毫不留情的话,让他有些愕然,没想到向来木讷的二师姐能发这么大的脾气。
  
  大师兄有些看不下去,抓住叶翘的手腕,沉声:“师妹,你能不能别耍小性子?”
  
  “小师妹如今连床都下不来,她比你更需要蜉蝣草。”
  
  叶翘手上还有伤,被抓的疼地她抽了口冷气,怀疑这个狗比是故意的。
  
  她不想受这个罪,另一只手抬起一拳对准他脸砸了过去。
  
  翟沉速度很快的躲开了,抓着叶翘的手自然而然放开了
  
  叶翘捂着受伤的地方,“那你们就能抢我的了?”
  
  “合着月清宗能有今天的地位,是靠抢劫发家的呗。”
  
  翟沉被她怼的一愣,“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
  
  “啊对对对。”叶翘敷衍点头:“我无情我无义我无理取闹。”
  
  “快去找你家小师妹吧。”
  
  要说之前还对修真界有几分的期待,在得知自己就是那倒霉催,被一剑穿心的炮灰女配后,叶翘只想笑着活下去。
  
  都别管。
  
  她要下山。
  
  打定主意后,叶翘迈开腿就跑,看都不看身后的这两个脑残,飞快将芥子袋打开,直奔司命堂。
  
  大概是作者为了凸显出女主的团宠地位,导致其他几个弟子在云痕那里就是根狗尾巴草。
  
  而叶翘是这群人里混得最惨。
  
  唯一拿得出手还是拜师时送的一本心法。
  
  灵石寥寥无几。
  
  月清宗几百个内门弟子,个个比她强,叶翘也就是个凑数的。
  
  又不是亲传弟子,想脱宗也容易的很。
  
  把这些年所有在月清宗得到的资源还回去,通知一声司命堂长老,得到对方点头便可离开。
  
  叶翘穷的浑身上下没什么东西,将灵器还回去后,灵石也尽数归还。
  
  原主本身就因为资质差而不受长老们待见,司命堂的大长老听到她要离开宗门,拼命压住了喜色,没想到这叶翘是个蠢的。
  
  走了狗屎运进内门竟然还想离开。
  
  “需要我通知一声宗主吗?”大长老难得对她和颜悦色,假惺惺说了两句,“离开后准备去哪个宗?需要长老给你点灵石吗?毕竟住客栈也需要钱。”
  
  还以为叶翘会沉默,结果她没有犹豫,“要。”
  
  她甚至不要脸的伸出手,一脸感动地给他戴高帽子:“真是没想到月清宗还有您这样的好人。”
  
  大长老:“……”
  
  他原本就是客套两句,结果她一顶高帽子压下来,不给也得给了
  
  大长老表情扭曲了几瞬,看着这不要脸的叶翘,陷入沉思。
  
  以前这孩子有这么不要脸吗?
  
  应该是没有吧。
  
  在他印象里叶翘在内门平日里还是很沉默寡言的一个人。
  
  叶翘老神在在等着他接济自己,原主个勤勤恳恳,愿意为宗门抛头颅洒热血的老实人,叶翘又不是。
  
  下山后没有灵石就要露宿街头,大长老都张口了,不顺着梯子下才是煞笔。
  
  大长老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许是觉得她以后走了,便也没有吝啬,“里面有一百个中品灵石。”
  
  “拿着走吧。”
  
  他摆了摆手。
  
  叶翘眼睛一亮,真心实意:“多谢大长老。”
  
  大长老不耐烦挥了挥手让她赶紧滚。
  
  从司命堂出来后,叶翘将灵石收入了芥子袋中,却听到身后有人小声骂了句:“废物。”
  
  叶翘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说什么?”
  
  那男弟子没想到被她听到了,事实上门内不满叶翘的人太多了。
  
  一个天赋平平的弟子,在五大宗当外门都没资格,若不是走了狗屎运被宗主捡走,怎么可能做内门。
  
  在听说叶翘被宗主罚后,不少人幸灾乐祸。
  
  他就是之一。
  
  面对叶翘的质问,男弟子脸色骤然一白,支支吾吾半天,“我……”
  
  “废物?”
  
  叶翘重复了一遍,看着他被吓得惨无人色,诚恳地感叹:“你看人真准啊。”
  
  “要不这个内门给你当吧。”
  
  原主累死累活给宗门当牛做马,有什么资源都是第一个冲上去,然后分给外门的师兄弟,图什么?
  
  图她最后被师父挖了灵根,一剑穿心吗?
  
  男弟子愣住。
  
  “你说得对,我是废物。”叶翘将腰牌丢给这个男弟子,挥挥手道:“这内门我高攀不起,告辞了。”
  
  男弟子表情彻底蒙了。
  
  他看着叶翘把腰牌潇洒丢到自己怀里,就这么头也不回下山了。
  
  *
  
  女主骚操作比较多,微群像,宗门风,一个人也能Carry全场。非传统意义上的摆烂,该努力还是会努力的。大概是个沙雕爽文。
  
  
  女主的鱼都离她远一点。
  
  少女毫不留情的话,让他有些愕然,没想到向来木讷的二师姐能发这么大的脾气。
  
  大师兄有些看不下去,抓住叶翘的手腕,沉声:“师妹,你能不能别耍小性子?”
  
  “小师妹如今连床都下不来,她比你更需要蜉蝣草。”
  
  叶翘手上还有伤,被抓的疼地她抽了口冷气,怀疑这个狗比是故意的。
  
  她不想受这个罪,另一只手抬起一拳对准他脸砸了过去。
  
  翟沉速度很快的躲开了,抓着叶翘的手自然而然放开了
  
  叶翘捂着受伤的地方,“那你们就能抢我的了?”
  
  “合着月清宗能有今天的地位,是靠抢劫发家的呗。”
  
  翟沉被她怼的一愣,“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
  
  “啊对对对。”叶翘敷衍点头:“我无情我无义我无理取闹。”
  
  “快去找你家小师妹吧。”
  
  要说之前还对修真界有几分的期待,在得知自己就是那倒霉催,被一剑穿心的炮灰女配后,叶翘只想笑着活下去。
  
  都别管。
  
  她要下山。
  
  打定主意后,叶翘迈开腿就跑,看都不看身后的这两个脑残,飞快将芥子袋打开,直奔司命堂。
  
  大概是作者为了凸显出女主的团宠地位,导致其他几个弟子在云痕那里就是根狗尾巴草。
  
  而叶翘是这群人里混得最惨。
  
  唯一拿得出手还是拜师时送的一本心法。
  
  灵石寥寥无几。
  
  月清宗几百个内门弟子,个个比她强,叶翘也就是个凑数的。
  
  又不是亲传弟子,想脱宗也容易的很。
  
  把这些年所有在月清宗得到的资源还回去,通知一声司命堂长老,得到对方点头便可离开。
  
  叶翘穷的浑身上下没什么东西,将灵器还回去后,灵石也尽数归还。
  
  原主本身就因为资质差而不受长老们待见,司命堂的大长老听到她要离开宗门,拼命压住了喜色,没想到这叶翘是个蠢的。
  
  走了狗屎运进内门竟然还想离开。
  
  “需要我通知一声宗主吗?”大长老难得对她和颜悦色,假惺惺说了两句,“离开后准备去哪个宗?需要长老给你点灵石吗?毕竟住客栈也需要钱。”
  
  还以为叶翘会沉默,结果她没有犹豫,“要。”
  
  她甚至不要脸的伸出手,一脸感动地给他戴高帽子:“真是没想到月清宗还有您这样的好人。”
  
  大长老:“……”
  
  他原本就是客套两句,结果她一顶高帽子压下来,不给也得给了
  
  大长老表情扭曲了几瞬,看着这不要脸的叶翘,陷入沉思。
  
  以前这孩子有这么不要脸吗?
  
  应该是没有吧。
  
  在他印象里叶翘在内门平日里还是很沉默寡言的一个人。
  
  叶翘老神在在等着他接济自己,原主个勤勤恳恳,愿意为宗门抛头颅洒热血的老实人,叶翘又不是。
  
  下山后没有灵石就要露宿街头,大长老都张口了,不顺着梯子下才是煞笔。
  
  大长老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许是觉得她以后走了,便也没有吝啬,“里面有一百个中品灵石。”
  
  “拿着走吧。”
  
  他摆了摆手。
  
  叶翘眼睛一亮,真心实意:“多谢大长老。”
  
  大长老不耐烦挥了挥手让她赶紧滚。
  
  从司命堂出来后,叶翘将灵石收入了芥子袋中,却听到身后有人小声骂了句:“废物。”
  
  叶翘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说什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