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女鬼

下载免费读
<!--go-->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嘶,好痛!”
  
      叶青艰难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全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无处不痛。
  
      “啊,小叶,你醒了?!”
  
      忽然,一个年约花甲,头发花白的老者来到床边,略显欣喜地盯着苏醒的叶青:“小叶,你觉得怎么样?没事吧?”
  
      叶青扶着床沿,缓缓的坐起身子,摸着刺痛的脑袋,虚弱道:“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儿?”
  
      一开口,便是人生三问!
  
      老者满脸担忧和关切:“这是你家啊!小叶,你怎么了,先前的事儿你都不记得了?”
  
      “我家?”叶青揉着脑袋,粗粗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房间十分简陋,破旧的桌椅随意摆在地上,枯草和黄泥砌成的墙壁上裂开一条条蛛网般的缝隙,有一缕缕寒风从缝隙中灌进来,有一种渗人的阴冷,就连身上厚厚的被子,亦遮掩不住。
  
      “这好像不是我家?我究竟在哪儿?”叶青眉头一皱,待看到老者时,眼中满是震惊。
  
      因为,他发现老者穿的是一袭长袍,头上戴着发冠,完全一副古代人的打扮。
  
      “这不是我原本的世界?!难道我穿越了?”叶青一脸懵逼,使劲摇了摇脑袋,我不就是熬夜通宵看了场世界杯,至于这样吗?
  
      由于不记得先前的事情,叶青纵然满心疑惑,但也没有贸然开口,斟酌片刻道:“我……我头有些疼,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老者叹了口气,眼中露出一抹怜悯:“你估计是伤到脑袋了,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唉,小叶,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我的孙子一样,我得好好劝你一句,胳膊拧不过大腿,你父母留给你那两亩良田,你是保不住的;陈征也不是你能得罪的,卖给他又怎么了?你又何必如此固执呢?”
  
      随着老者叙说,叶青脑中逐渐浮现出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记忆中,这是一个危险的世界,世界各地都是诡怪,即诡异、神秘、危险的怪物,只有人类居住的城市、村落相对比较安全。而他这个身体的父母,就是约莫两月前在外出耕作时被诡怪突袭而亡。
  
      父母去世后,就只剩下叶青一人,是的,这具身体的原名也叫叶青,同时给他留了两亩良田。这个世界由于危险无比,到处都盘踞着诡怪,所以耕田有限,十分重要,两亩良田已经算是一笔较大的遗产。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的父母刚一去世,村里一名武师看中了他家的田地,也就是老者所言的陈征,想要强买他家的田地,但给出的价格十分低,叶青自然不愿意。
  
      强买不成,陈征便各种威逼挑衅,叶青年轻气盛,再加上父母刚去世,心情不好,所以昨天陈征挑衅时,他一时恼羞成怒,对其动手,他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是武师的对手,所以反被对方揍了一顿,一直昏迷至今日。
  
      “这就是装逼不成反被抡吗?”叶青揉了揉眉心,苦笑一声,估计是原身体重伤不治死亡,他的灵魂才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这个死法,有些窝囊啊!”
  
      老者见叶青低着头,没说话,继续道:“小叶,我们惹不起陈征的,你就别再固
  
      执了?再者说,陈征给的价钱也不低,要不小叶你就卖了吧?”
  
      叶青心情沉重,没空考虑这些,敷衍道:“程爷爷,我再考虑下吧,我刚醒,头还有些晕。”
  
      老者是他家的邻居,名程辉,一位孤寡老人,他父母在世时,对其颇多照顾,所以两家的关系一直比较好。
  
      程辉恍然,神情关切:“是我老糊涂了,小叶你刚醒,是该好好休息休息,饭我放在厨房,饿了你自己热热,我先回去了。”
  
      “多谢程爷爷!”叶青点点头,道了声谢。
  
      程辉摆摆手,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出房间,夕阳余晖中,倒映着老人的身影,佝偻而萧瑟。
  
      等程辉离开后,叶青脑袋又隐隐作痛,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不知睡了多久,叶青被饿醒了。
  
      “半夜了吗?”
  
      醒来后,叶青眼前一片黑暗,微弱的月光从狭小的门缝、窗口渗透入屋内,亦驱散不了屋内沉重如铅云的黑暗,仿佛有一头猛兽,蛰伏在黑暗中,幽冷而阴森,压抑而恐惧。
  
      “火折子呢?”
  
      叶青坐起身子,凭着记忆,摸到床头的火折子,使劲吹了一口,橘黄色的火焰刚在黑暗中绽开,忽然,一股阴冷的气息掠过,橘黄色的火焰直接熄灭。
  
      “咳咳……”阴冷的气息,掠过叶青的身体,叶青只觉得浑身冰凉,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呼……呼……”叶青又吹了几口,火焰乍明还灭,阴冷的气息盘旋在他周围,久久不散,映衬的整个房间愈发压抑和恐怖。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手机阅读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新章节嘶好痛叶青艰难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全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无处不痛啊小叶你醒了忽然一个年约花甲头发花白的老者来到床边略显欣喜地盯着苏醒的叶青小叶你觉得怎么样没事吧叶青扶着床沿缓缓的坐起身子摸着刺痛的脑袋虚弱道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儿一开口便是人生三问老者满脸担忧和关切这是你家啊小叶你怎么了先前的事儿你都不记得了我家叶青揉着脑袋粗粗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十分简陋破旧的桌椅随意摆在地上枯草和黄泥砌成的墙壁上裂开一条条蛛网般的缝隙有一缕缕寒风从缝隙中灌进来有一种渗人的阴冷就连身上厚厚的被子亦遮掩不住这好像不是我家我究竟在哪儿叶青眉头一皱待看到老者时眼中满是震惊因为他发现老者穿的是一袭长袍头上戴着发冠完全一副古代人的打扮这不是我原本的世界难道我穿越了叶青一脸懵逼使劲摇了摇脑袋我不就是熬夜通宵看了场世界杯至于这样吗由于不记得先前的事情叶青纵然满心疑惑但也没有贸然开口斟酌片刻道我我头有些疼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老者叹了口气眼中露出一抹怜悯你估计是伤到脑袋了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唉小叶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我的孙子一样我得好好劝你一句胳膊拧不过大腿你父母留给你那两亩良田你是保不住的陈征也不是你能得罪的卖给他又怎么了你又何必如此固执呢随着老者叙说叶青脑中逐渐浮现出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记忆中这是一个危险的世界世界各地都是诡怪即诡异神秘危险的怪物只有人类居住的城市村落相对比较安全而他这个身体的父母就是约莫两月前在外出耕作时被诡怪突袭而亡父母去世后就只剩下叶青一人是的这具身体的原名也叫叶青同时给他留了两亩良田这个世界由于危险无比到处都盘踞着诡怪所以耕田有限十分重要两亩良田已经算是一笔较大的遗产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的父母刚一去世村里一名武师看中了他家的田地也就是老者所言的陈征想要强买他家的田地但给出的价格十分低叶青自然不愿意强买不成陈征便各种威逼挑衅叶青年轻气盛再加上父母刚去世心情不好所以昨天陈征挑衅时他一时恼羞成怒对其动手他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是武师的对手所以反被对方揍了一顿一直昏迷至今日这就是装逼不成反被抡吗叶青揉了揉眉心苦笑一声估计是原身体重伤不治死亡他的灵魂才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这个死法有些窝囊啊老者见叶青低着头没说话继续道小叶我们惹不起陈征的你就别再固执了再者说陈征给的价钱也不低要不小叶你就卖了吧叶青心情沉重没空考虑这些敷衍道程爷爷我再考虑下吧我刚醒头还有些晕老者是他家的邻居名程辉一位孤寡老人他父母在世时对其颇多照顾所以两家的关系一直比较好程辉恍然神情关切是我老糊涂了小叶你刚醒是该好好休息休息饭我放在厨房饿了你自己热热我先回去了多谢程爷爷叶青点点头道了声谢程辉摆摆手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出房间夕阳余晖中倒映着老人的身影佝偻而萧瑟等程辉离开后叶青脑袋又隐隐作痛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不知睡了多久叶青被饿醒了半夜了吗醒来后叶青眼前一片黑暗微弱的月光从狭小的门缝窗口渗透入屋内亦驱散不了屋内沉重如铅云的黑暗仿佛有一头猛兽蛰伏在黑暗中幽冷而阴森压抑而恐惧火折子呢叶青坐起身子凭着记忆摸到床头的火折子使劲吹了一口橘黄色的火焰刚在黑暗中绽开忽然一股阴冷的气息掠过橘黄色的火焰直接熄灭咳咳阴冷的气息掠过叶青的身体叶青只觉得浑身冰凉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呼呼叶青又吹了几口火焰乍明还灭阴冷的气息盘旋在他周围久久不散映衬的整个房间愈发压抑和恐怖<!--go-->
  小说欢迎您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嘶痛!”
  
      叶青艰难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全身上下像散架样无处痛。
  
      “啊小叶醒?!”
  
      忽然年约花甲头发花白老者来到床边略显欣喜地盯着苏醒叶青:“小叶觉得怎么样?没事?”
  
      叶青扶着床沿缓缓坐起身子摸着刺痛脑袋虚弱道:“谁?在哪儿?发生什么事儿?”
  
      开口便生三问!
  
      老者满脸担忧和关切:“家啊!小叶怎么先前事儿都记得?”
  
      “家?”叶青揉着脑袋粗粗看眼才发现所在地方陌生房间。
  
      房间十分简陋破旧桌椅随意摆在地上枯草和黄泥砌成墙壁上裂开条条蛛网般缝隙有缕缕寒风从缝隙中灌进来有种渗阴冷就连身上厚厚被子亦遮掩住。
  
      “像家?究竟在哪儿?”叶青眉头皱待看到老者时眼中满震惊。
  
      因为发现老者穿袭长袍头上戴着发冠完全副古代打扮。
  
      “原本世界?!难道穿越?”叶青脸懵逼使劲摇摇脑袋就熬夜通宵看场世界杯至于样?
  
      由于记得先前事情叶青纵然满心疑惑但也没有贸然开口斟酌片刻道:“……头有些疼什么都记起来?”
  
      老者叹口气眼中露出抹怜悯:“估计伤到脑袋没事休息几天就。”
  
      “唉小叶看着长大就像孙子样得劝句胳膊拧过大腿父母留给那两亩良田保住;陈征也能得罪卖给又怎么?又何必如此固执呢?”
  
      随着老者叙说叶青脑中逐渐浮现出些零碎记忆片段记忆中危险世界世界各地都诡怪即诡异、神秘、危险怪物只有类居住城市、村落相对比较安全。而身体父母就约莫两月前在外出耕作时被诡怪突袭而亡。
  
      父母去世后就只剩下叶青具身体原名也叫叶青同时给留两亩良田。世界由于危险无比到处都盘踞着诡怪所以耕田有限十分重要两亩良田已经算笔较大遗产。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父母刚去世村里名武师看中家田地也就老者所言陈征想要强买家田地但给出价格十分低叶青自然愿意。
  
      强买成陈征便各种威逼挑衅叶青年轻气盛再加上父母刚去世心情所以昨天陈征挑衅时时恼羞成怒对其动手普通怎么会武师对手所以反被对方揍顿直昏迷至今日。
  
      “就装逼成反被抡?”叶青揉揉眉心苦笑声估计原身体重伤治死亡灵魂才穿越到具身体上:“死法有些窝囊啊!”
  
      老者见叶青低着头没说话继续道:“小叶们惹起陈征就别再固
  
      执?再者说陈征给价钱也低要小叶就卖?”
  
      叶青心情沉重没空考虑些敷衍道:“程爷爷再考虑下刚醒头还有些晕。”
  
      老者家邻居名程辉位孤寡老父母在世时对其颇多照顾所以两家关系直比较。
  
      程辉恍然神情关切:“老糊涂小叶刚醒该休息休息饭放在厨房饿自己热热先回去。”
  
      “多谢程爷爷!”叶青点点头道声谢。
  
      程辉摆摆手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出房间夕阳余晖中倒映着老身影佝偻而萧瑟。
  
      等程辉离开后叶青脑袋又隐隐作痛迷迷糊糊睡过去知睡多久叶青被饿醒。
  
      “半夜?”
  
      醒来后叶青眼前片黑暗微弱月光从狭小门缝、窗口渗透入屋内亦驱散屋内沉重如铅云黑暗仿佛有头猛兽蛰伏在黑暗中幽冷而阴森压抑而恐惧。
  
      “火折子呢?”
  
      叶青坐起身子凭着记忆摸到床头火折子使劲吹口橘黄色火焰刚在黑暗中绽开忽然股阴冷气息掠过橘黄色火焰直接熄灭。
  
      “咳咳……”阴冷气息掠过叶青身体叶青只觉得浑身冰凉忍住咳嗽几声。
  
      “呼……呼……”叶青又吹几口火焰乍明还灭阴冷气息盘旋在周围久久散映衬整房间愈发压抑和恐怖。
<!--go-->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嘶,好痛!”
  
      叶青艰难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全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无处不痛。
  
      “啊,小叶,你醒了?!”
  
      忽然,一个年约花甲,头发花白的老者来到床边,略显欣喜地盯着苏醒的叶青:“小叶,你觉得怎么样?没事吧?”
  
      叶青扶着床沿,缓缓的坐起身子,摸着刺痛的脑袋,虚弱道:“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儿?”
  
      一开口,便是人生三问!
  
      老者满脸担忧和关切:“这是你家啊!小叶,你怎么了,先前的事儿你都不记得了?”
  
      “我家?”叶青揉着脑袋,粗粗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房间十分简陋,破旧的桌椅随意摆在地上,枯草和黄泥砌成的墙壁上裂开一条条蛛网般的缝隙,有一缕缕寒风从缝隙中灌进来,有一种渗人的阴冷,就连身上厚厚的被子,亦遮掩不住。
  
      “这好像不是我家?我究竟在哪儿?”叶青眉头一皱,待看到老者时,眼中满是震惊。
  
      因为,他发现老者穿的是一袭长袍,头上戴着发冠,完全一副古代人的打扮。
  
      “这不是我原本的世界?!难道我穿越了?”叶青一脸懵逼,使劲摇了摇脑袋,我不就是熬夜通宵看了场世界杯,至于这样吗?
  
      由于不记得先前的事情,叶青纵然满心疑惑,但也没有贸然开口,斟酌片刻道:“我……我头有些疼,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老者叹了口气,眼中露出一抹怜悯:“你估计是伤到脑袋了,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唉,小叶,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我的孙子一样,我得好好劝你一句,胳膊拧不过大腿,你父母留给你那两亩良田,你是保不住的;陈征也不是你能得罪的,卖给他又怎么了?你又何必如此固执呢?”
  
      随着老者叙说,叶青脑中逐渐浮现出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记忆中,这是一个危险的世界,世界各地都是诡怪,即诡异、神秘、危险的怪物,只有人类居住的城市、村落相对比较安全。而他这个身体的父母,就是约莫两月前在外出耕作时被诡怪突袭而亡。
  
      父母去世后,就只剩下叶青一人,是的,这具身体的原名也叫叶青,同时给他留了两亩良田。这个世界由于危险无比,到处都盘踞着诡怪,所以耕田有限,十分重要,两亩良田已经算是一笔较大的遗产。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的父母刚一去世,村里一名武师看中了他家的田地,也就是老者所言的陈征,想要强买他家的田地,但给出的价格十分低,叶青自然不愿意。
  
      强买不成,陈征便各种威逼挑衅,叶青年轻气盛,再加上父母刚去世,心情不好,所以昨天陈征挑衅时,他一时恼羞成怒,对其动手,他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是武师的对手,所以反被对方揍了一顿,一直昏迷至今日。
<!--go-->
  吗吗小说欢迎您吗光临吗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gxs.net吗手机阅读m.agxs.net吗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嘶吗吗痛!”
  
      叶青艰难地睁开眼睛吗只觉得全身上下像吗散吗架吗样吗无处吗痛。
  
      “啊吗小叶吗吗醒吗?!”
  
      忽然吗吗吗年约花甲吗头发花白吗老者来到床边吗略显欣喜地盯着苏醒吗叶青:“小叶吗吗觉得怎么样?没事吗?”
  
      叶青扶着床沿吗缓缓吗坐起身子吗摸着刺痛吗脑袋吗虚弱道:“吗吗谁?吗在哪儿?发生吗什么事儿?”
  
      吗开口吗便吗吗生三问!
  
      老者满脸担忧和关切:“吗吗吗家啊!小叶吗吗怎么吗吗先前吗事儿吗都吗记得吗?”
  
      “吗家?”叶青揉着脑袋吗粗粗看吗吗眼吗吗才发现吗吗所在吗地方吗吗吗吗陌生吗房间。
  
      房间十分简陋吗破旧吗桌椅随意摆在地上吗枯草和黄泥砌成吗墙壁上裂开吗条条蛛网般吗缝隙吗有吗缕缕寒风从缝隙中灌进来吗有吗种渗吗吗阴冷吗就连身上厚厚吗被子吗亦遮掩吗住。
  
      “吗吗像吗吗吗家?吗究竟在哪儿?”叶青眉头吗皱吗待看到老者时吗眼中满吗震惊。
  
      因为吗吗发现老者穿吗吗吗袭长袍吗头上戴着发冠吗完全吗副古代吗吗打扮。
  
      “吗吗吗吗原本吗世界?!难道吗穿越吗?”叶青吗脸懵逼吗使劲摇吗摇脑袋吗吗吗就吗熬夜通宵看吗场世界杯吗至于吗样吗?
  
      由于吗记得先前吗事情吗叶青纵然满心疑惑吗但也没有贸然开口吗斟酌片刻道:“吗……吗头有些疼吗什么都记吗起来吗?”
  
      老者叹吗口气吗眼中露出吗抹怜悯:“吗估计吗伤到脑袋吗吗没事吗休息几天就吗吗。”
  
      “唉吗小叶吗吗吗吗看着长大吗吗就像吗吗孙子吗样吗吗得吗吗劝吗吗句吗胳膊拧吗过大腿吗吗父母留给吗那两亩良田吗吗吗保吗住吗;陈征也吗吗吗能得罪吗吗卖给吗又怎么吗?吗又何必如此固执呢?”
  
      随着老者叙说吗叶青脑中逐渐浮现出吗些零碎吗记忆片段吗记忆中吗吗吗吗吗危险吗世界吗世界各地都吗诡怪吗即诡异、神秘、危险吗怪物吗只有吗类居住吗城市、村落相对比较安全。而吗吗吗身体吗父母吗就吗约莫两月前在外出耕作时被诡怪突袭而亡。
  
      父母去世后吗就只剩下叶青吗吗吗吗吗吗吗具身体吗原名也叫叶青吗同时给吗留吗两亩良田。吗吗世界由于危险无比吗到处都盘踞着诡怪吗所以耕田有限吗十分重要吗两亩良田已经算吗吗笔较大吗遗产。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吗吗吗父母刚吗去世吗村里吗名武师看中吗吗家吗田地吗也就吗老者所言吗陈征吗想要强买吗家吗田地吗但给出吗价格十分低吗叶青自然吗愿意。
  
      强买吗成吗陈征便各种威逼挑衅吗叶青年轻气盛吗再加上父母刚去世吗心情吗吗吗所以昨天陈征挑衅时吗吗吗时恼羞成怒吗对其动手吗吗吗吗普通吗吗怎么会吗武师吗对手吗所以反被对方揍吗吗顿吗吗直昏迷至今日。
  
      “吗就吗装逼吗成反被抡吗?”叶青揉吗揉眉心吗苦笑吗声吗估计吗原身体重伤吗治死亡吗吗吗灵魂才穿越到吗吗具身体上:“吗吗死法吗有些窝囊啊!”
  
      老者见叶青低着头吗没说话吗继续道:“小叶吗吗们惹吗起陈征吗吗吗就别再固
  
      执吗?再者说吗陈征给吗价钱也吗低吗要吗小叶吗就卖吗吗?”
  
      叶青心情沉重吗没空考虑吗些吗敷衍道:“程爷爷吗吗再考虑下吗吗吗刚醒吗头还有些晕。”
  
      老者吗吗家吗邻居吗名程辉吗吗位孤寡老吗吗吗父母在世时吗对其颇多照顾吗所以两家吗关系吗直比较吗。
  
      程辉恍然吗神情关切:“吗吗老糊涂吗吗小叶吗刚醒吗吗该吗吗休息休息吗饭吗放在厨房吗饿吗吗自己热热吗吗先回去吗。”
  
      “多谢程爷爷!”叶青点点头吗道吗声谢。
  
      程辉摆摆手吗拄着拐杖吗颤颤巍巍地走出房间吗夕阳余晖中吗倒映着老吗吗身影吗佝偻而萧瑟。
  
      等程辉离开后吗叶青脑袋又隐隐作痛吗迷迷糊糊睡吗过去吗吗知睡吗多久吗叶青被饿醒吗。
  
      “半夜吗吗?”
  
      醒来后吗叶青眼前吗片黑暗吗微弱吗月光从狭小吗门缝、窗口渗透入屋内吗亦驱散吗吗屋内沉重如铅云吗黑暗吗仿佛有吗头猛兽吗蛰伏在黑暗中吗幽冷而阴森吗压抑而恐惧。
  
      “火折子呢?”
  
      叶青坐起身子吗凭着记忆吗摸到床头吗火折子吗使劲吹吗吗口吗橘黄色吗火焰刚在黑暗中绽开吗忽然吗吗股阴冷吗气息掠过吗橘黄色吗火焰直接熄灭。
  
      “咳咳……”阴冷吗气息吗掠过叶青吗身体吗叶青只觉得浑身冰凉吗忍吗住咳嗽吗几声。
  
      “呼……呼……”叶青又吹吗几口吗火焰乍明还灭吗阴冷吗气息盘旋在吗周围吗久久吗散吗映衬吗整吗房间愈发压抑和恐怖。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