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遇

下载免费读
七月的晚上,七点钟,天际的光还未曾褪去。
  
  青峰山上,一座无名碑前。
  
  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叶凝站在墓碑前,精致的仿佛被精心雕刻的脸颊清冷,“妈,明天就是十年之期了,我听了你的,收敛锋芒十年,明天——我要回叶家了。”
  
  四周静悄悄的,回答她的,是熙熙攘攘的风声。
  
  “砰!”
  
  一道巨响,叶凝侧首,清魅的眸子半眯在了一起,随后侧首,看向不远处。
  
  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身歪斜,这是轮胎爆了。
  
  车内下来一个男人,那人穿着黑色的运动装,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像是受了伤。
  
  接着,他后面跟上了十几个人,都清一色的穿着黑色的衣服。
  
  薄寒年回头看了眼,冷峻的脸上带着一层寒意,他单手捂着腹部,嘴唇泛白。
  
  “别跑了,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你跑不了。”黑衣人朝着薄寒年逼近,为首的人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就凭你们?”薄寒年狭长的眸子眯着,声音冷冽如冰。
  
  腹部的疼痛侵袭着他的大脑,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流失,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那就试试。”为首的黑衣人说完,就朝薄寒年攻击过去。
  
  “呃?”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飞来的石头砸到黑衣人身上,他只觉得虎口一震,人就跪倒在地。
  
  黑衣人脸色大变,低吼,“谁?”
  
  叶凝的声音浅淡,听不出情绪,“你们打扰我妈休息了,麻烦去别处打。”
  
  十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叶凝,皆是神色凝重。
  
  就连薄寒年,那双阴鸷的眸子里,都多了一丝诧异。
  
  他面前的这些都是国际杀手,每一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却被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个石头击倒。
  
  这女孩——不简单!
  
  “多管闲事,找死!”为首之人眸色一冷,低声吩咐,“杀!”
  
  其余人立刻冲了上去。
  
  叶凝眸子缩了缩,泛着些许冷意。
  
  “小心!”薄寒年在黑衣人冲到叶凝面前之时,就已经动了。
  
  倏地!薄寒年脚步便猛地顿住,墨色的瞳孔里氲染着一层不可思议。
  
  十几个杀手,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全部倒在了叶凝的面前。
  
  而她,依旧站在原地,眉眼淡然,甚至连眼睑都未曾眨一下。
  
  若不是她那双还未曾收回的手,薄寒年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滚!”叶凝下颌微微扬起,嗓音冰冷如霜。
  
  黑衣人看她如同看鬼魅一样,“你究竟是谁?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七月的晚上七点钟天际的光还未曾褪去青峰山上一座无名碑前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叶凝站在墓碑前精致的仿佛被精心雕刻的脸颊清冷妈明天就是十年之期了我听了你的收敛锋芒十年明天我要回叶家了四周静悄悄的回答她的是熙熙攘攘的风声砰一道巨响叶凝侧首清魅的眸子半眯在了一起随后侧首看向不远处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身歪斜这是轮胎爆了车内下来一个男人那人穿着黑色的运动装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像是受了伤接着他后面跟上了十几个人都清一色的穿着黑色的衣服薄寒年回头看了眼冷峻的脸上带着一层寒意他单手捂着腹部嘴唇泛白别跑了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你跑不了黑衣人朝着薄寒年逼近为首的人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就凭你们薄寒年狭长的眸子眯着声音冷冽如冰腹部的疼痛侵袭着他的大脑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流失恐怕坚持不了多久那就试试为首的黑衣人说完就朝薄寒年攻击过去呃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飞来的石头砸到黑衣人身上他只觉得虎口一震人就跪倒在地黑衣人脸色大变低吼谁叶凝的声音浅淡听不出情绪你们打扰我妈休息了麻烦去别处打十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叶凝皆是神色凝重就连薄寒年那双阴鸷的眸子里都多了一丝诧异他面前的这些都是国际杀手每一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却被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个石头击倒这女孩不简单多管闲事找死为首之人眸色一冷低声吩咐杀其余人立刻冲了上去叶凝眸子缩了缩泛着些许冷意小心薄寒年在黑衣人冲到叶凝面前之时就已经动了倏地薄寒年脚步便猛地顿住墨色的瞳孔里氲染着一层不可思议十几个杀手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全部倒在了叶凝的面前而她依旧站在原地眉眼淡然甚至连眼睑都未曾眨一下若不是她那双还未曾收回的手薄寒年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滚叶凝下颌微微扬起嗓音冰冷如霜黑衣人看她如同看鬼魅一样你究竟是谁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如何倒下去的只看到眼前这女孩手抬了抬然后撒了一把类似粉末的东西他们就倒了而他们甚至连这女孩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等不到叶凝回答黑衣人全部晕了过去叶凝低眸瞥了眼他们随后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薄寒年只这一眼薄寒年心头一震好清澈的眼睛似一轮皎月薄寒年收敛起思绪抬脚走过去语气温和多谢叶凝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我不是为了救你她只是不想被人打扰和母亲说话七月的晚上,七点钟,天际的光还未曾褪去。
  
  青峰山上,一座无名碑前。
  
  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叶凝站在墓碑前,精致的仿佛被精心雕刻的脸颊清冷,“妈,明天就是十年之期了,我听了你的,收敛锋芒十年,明天——我要回叶家了。”
  
  四周静悄悄的,回答她的,是熙熙攘攘的风声。
  
  “砰!”
  
  一道巨响,叶凝侧首,清魅的眸子半眯在了一起,随后侧首,看向不远处。
  
  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身歪斜,这是轮胎爆了。
  
  车内下来一个男人,那人穿着黑色的运动装,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像是受了伤。
  
  接着,他后面跟上了十几个人,都清一色的穿着黑色的衣服。
  
  薄寒年回头看了眼,冷峻的脸上带着一层寒意,他单手捂着腹部,嘴唇泛白。
  
  “别跑了,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你跑不了。”黑衣人朝着薄寒年逼近,为首的人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就凭你们?”薄寒年狭长的眸子眯着,声音冷冽如冰。
  
  腹部的疼痛侵袭着他的大脑,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流失,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那就试试。”为首的黑衣人说完,就朝薄寒年攻击过去。
  
  “呃?”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飞来的石头砸到黑衣人身上,他只觉得虎口一震,人就跪倒在地。
  
  黑衣人脸色大变,低吼,“谁?”
  
  叶凝的声音浅淡,听不出情绪,“你们打扰我妈休息了,麻烦去别处打。”
  
  十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叶凝,皆是神色凝重。
  
  就连薄寒年,那双阴鸷的眸子里,都多了一丝诧异。
  
  他面前的这些都是国际杀手,每一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却被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个石头击倒。
  
  这女孩——不简单!
  
  “多管闲事,找死!”为首之人眸色一冷,低声吩咐,“杀!”
  
  其余人立刻冲了上去。
  
  叶凝眸子缩了缩,泛着些许冷意。
  
  “小心!”薄寒年在黑衣人冲到叶凝面前之时,就已经动了。
  
  倏地!薄寒年脚步便猛地顿住,墨色的瞳孔里氲染着一层不可思议。
  
  十几个杀手,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全部倒在了叶凝的面前。
  
  而她,依旧站在原地,眉眼淡然,甚至连眼睑都未曾眨一下。
  
  若不是她那双还未曾收回的手,薄寒年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滚!”叶凝下颌微微扬起,嗓音冰冷如霜。
  
  黑衣人看她如同看鬼魅一样,“你究竟是谁?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如何倒下去的。
  
  只看到眼前这女孩手抬了抬,然后撒了一把类似粉末的东西,他们就倒了。
  
  而他们,甚至连这女孩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
  
  等不到叶凝回答,黑衣人全部晕了过去。
  
  叶凝低眸瞥了眼他们,随后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薄寒年。
  
  只这一眼,薄寒年心头一震,好清澈的眼睛,似一轮皎月。
  
  薄寒年收敛起思绪,抬脚走过去,语气温和,“多谢。”
  
  叶凝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我不是为了救你!”
  
  她只是不想被人打扰和母亲说话。
七月的晚上,七点钟,天际的光还未曾褪去。
  
  青峰山上,一座无名碑前。
  
  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叶凝站在墓碑前,精致的仿佛被精心雕刻的脸颊清冷,“妈,明天就是十年之期了,我听了你的,收敛锋芒十年,明天——我要回叶家了。”
  
  四周静悄悄的,回答她的,是熙熙攘攘的风声。
  
  “砰!”
  
  一道巨响,叶凝侧首,清魅的眸子半眯在了一起,随后侧首,看向不远处。
  
  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身歪斜,这是轮胎爆了。
  
  车内下来一个男人,那人穿着黑色的运动装,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像是受了伤。
  
  接着,他后面跟上了十几个人,都清一色的穿着黑色的衣服。
  
  薄寒年回头看了眼,冷峻的脸上带着一层寒意,他单手捂着腹部,嘴唇泛白。
  
  “别跑了,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你跑不了。”黑衣人朝着薄寒年逼近,为首的人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就凭你们?”薄寒年狭长的眸子眯着,声音冷冽如冰。
  
  腹部的疼痛侵袭着他的大脑,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流失,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那就试试。”为首的黑衣人说完,就朝薄寒年攻击过去。
  
  “呃?”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飞来的石头砸到黑衣人身上,他只觉得虎口一震,人就跪倒在地。
  
  黑衣人脸色大变,低吼,“谁?”
  
  叶凝的声音浅淡,听不出情绪,“你们打扰我妈休息了,麻烦去别处打。”
  
  十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叶凝,皆是神色凝重。
  
  就连薄寒年,那双阴鸷的眸子里,都多了一丝诧异。
  
  他面前的这些都是国际杀手,每一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却被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个石头击倒。
  
  这女孩——不简单!
  
  “多管闲事,找死!”为首之人眸色一冷,低声吩咐,“杀!”
  
  其余人立刻冲了上去。
  
  叶凝眸子缩了缩,泛着些许冷意。
  
  “小心!”薄寒年在黑衣人冲到叶凝面前之时,就已经动了。
  
  倏地!薄寒年脚步便猛地顿住,墨色的瞳孔里氲染着一层不可思议。
  
  十几个杀手,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全部倒在了叶凝的面前。
  
  而她,依旧站在原地,眉眼淡然,甚至连眼睑都未曾眨一下。
  
  若不是她那双还未曾收回的手,薄寒年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滚!”叶凝下颌微微扬起,嗓音冰冷如霜。
  
  黑衣人看她如同看鬼魅一样,“你究竟是谁?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如何倒下去的。
  
  只看到眼前这女孩手抬了抬,然后撒了一把类似粉末的东西,他们就倒了。
  
  而他们,甚至连这女孩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
  
  等不到叶凝回答,黑衣人全部晕了过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