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简直没教养

下载免费读
挂了电话,叶凝推开窗户,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神色清冷。
  
  “妈!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当年离开叶家的时候,她才九岁,脑子里停留的记忆,是母亲被叶老太太欺负,而母亲总是忍气吞声的画面。
  
  那个时候她不懂,明明母亲是一个睿智,精干的人,为何被欺负也不反抗。
  
  等她们离开叶家,遭到了几方人马的追杀,母亲高深莫测的武功和那一手银针封穴,她才明白,她的母亲,不是不懂得反抗,她是在躲避别人的追杀。
  
  直到有一天,母亲接到了一通电话,那时她发现母亲的脸色不太对劲,但她还小,又经历了很多次逃亡,只以为又有人来追杀她们。
  
  可当天晚上,母亲自杀了!
  
  死于她亲自研制的毒药!
  
  临死前,母亲让她去青峰观找南山大师,拜他为师,学习武功,并且十年不准下山,收敛锋芒十年。
  
  母亲特意交代,她死后,将她火化,不准立碑。
  
  十年后,让她回叶家找她的父亲叶向坤,完成跟薄寒年的婚约。
  
  其他的事,她都照做了,唯独嫁给薄寒年,她没做。
  
  她这十年,每一天都活在母亲死去的阴影下,她要报仇,不能让一桩婚姻阻挡自己的路。
  
  可现在……
  
  薄寒年也参与到了当年的事情中。
  
  婚已经退了,再想调查当年的事,就得另外想办法了。
  
  一阵狂躁的敲门声拉回了叶凝的思绪。
  
  她打开门出去,就见叶老太太带着叶家的一众人冲了进来。
  
  叶老太太的大儿子,小儿子两家人,还有一个叶雪。
  
  十来个人,将这狭小的客厅占的满满的。
  
  他们各个脸上都带着怒气,尤其是在看到叶凝出来后,恨不得把她给撕碎。
  
  “叶凝!你个混账东西!谁准你跟薄家退婚的?你个孽种!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叶老太太一见到叶凝,那双苍老浑浊的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叶凝会自作主张把婚给退了。
挂了电话叶凝推开窗户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神色清冷妈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当年离开叶家的时候她才九岁脑子里停留的记忆是母亲被叶老太太欺负而母亲总是忍气吞声的画面那个时候她不懂明明母亲是一个睿智精干的人为何被欺负也不反抗等她们离开叶家遭到了几方人马的追杀母亲高深莫测的武功和那一手银针封穴她才明白她的母亲不是不懂得反抗她是在躲避别人的追杀直到有一天母亲接到了一通电话那时她发现母亲的脸色不太对劲但她还小又经历了很多次逃亡只以为又有人来追杀她们可当天晚上母亲自杀了死于她亲自研制的毒药临死前母亲让她去青峰观找南山大师拜他为师学习武功并且十年不准下山收敛锋芒十年母亲特意交代她死后将她火化不准立碑十年后让她回叶家找她的父亲叶向坤完成跟薄寒年的婚约其他的事她都照做了唯独嫁给薄寒年她没做她这十年每一天都活在母亲死去的阴影下她要报仇不能让一桩婚姻阻挡自己的路可现在薄寒年也参与到了当年的事情中婚已经退了再想调查当年的事就得另外想办法了一阵狂躁的敲门声拉回了叶凝的思绪她打开门出去就见叶老太太带着叶家的一众人冲了进来叶老太太的大儿子小儿子两家人还有一个叶雪十来个人将这狭小的客厅占的满满的他们各个脸上都带着怒气尤其是在看到叶凝出来后恨不得把她给撕碎叶凝你个混账东西谁准你跟薄家退婚的你个孽种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叶老太太一见到叶凝那双苍老浑浊的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她怎么也想不到叶凝会自作主张把婚给退了要不是薄老爷子打电话过来她还不知道好在薄老爷子很看重这门亲事没有对她发难只说薄寒年虽然双腿残疾但日后他的一半财产都会给薄寒年叶雪嫁过去不过让她受委屈且以后也能多支持叶家的生意因着叶凝刚回来叶家还没有公开叶凝的身份所以薄老爷子还不知道要嫁给薄寒年的是叶凝而不是叶雪但老太太不管这么多反正薄老爷子要求跟薄寒年订婚的是叶家大小姐只要叶凝嫁过去了那么叶家该得的一样也不会少可叶凝这个孽种居然退婚了叶凝眸子敛着身上散发着一丝冷意她盯着老太太半晌都没说话是我让小凝退婚的叶向坤将叶凝护在身后一脸严肃的道您有什么冲着我来啪叶老太太一巴掌打了过去怒气冲天吃里扒外的东西你知不知道这桩婚姻对叶家意味着什么她之前不想让叶雪嫁给薄寒年但也并没有真的退婚就是想找一个既能得到薄家投资又能保住叶雪的办法挂电话叶凝推开窗户看着外面湛蓝天空神色清冷。
  
  “妈!到底得罪什么?”
  
  当年离开叶家时候她才九岁脑子里停留记忆母亲被叶老太太欺负而母亲总忍气吞声画面。
  
  那时候她懂明明母亲睿智精干为何被欺负也反抗。
  
  等她们离开叶家遭到几方马追杀母亲高深莫测武功和那手银针封穴她才明白她母亲懂得反抗她在躲避别追杀。
  
  直到有天母亲接到通电话那时她发现母亲脸色太对劲但她还小又经历很多次逃亡只以为又有来追杀她们。
  
  可当天晚上母亲自杀!
  
  死于她亲自研制毒药!
  
  临死前母亲让她去青峰观找南山大师拜为师学习武功并且十年准下山收敛锋芒十年。
  
  母亲特意交代她死后将她火化准立碑。
  
  十年后让她回叶家找她父亲叶向坤完成跟薄寒年婚约。
  
  其事她都照做唯独嫁给薄寒年她没做。
  
  她十年每天都活在母亲死去阴影下她要报仇能让桩婚姻阻挡自己路。
  
  可现在……
  
  薄寒年也参与到当年事情中。
  
  婚已经退再想调查当年事就得另外想办法。
  
  阵狂躁敲门声拉回叶凝思绪。
  
  她打开门出去就见叶老太太带着叶家众冲进来。
  
  叶老太太大儿子小儿子两家还有叶雪。
  
  十来将狭小客厅占满满。
  
  们各脸上都带着怒气尤其在看到叶凝出来后恨得把她给撕碎。
  
  “叶凝!混账东西!谁准跟薄家退婚?孽种!还有没有把放在眼里?”
  
  叶老太太见到叶凝那双苍老浑浊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她怎么也想到叶凝会自作主张把婚给退。
  
  要薄老爷子打电话过来她还知道。
  
  在薄老爷子很看重门亲事没有对她发难只说薄寒年虽然双腿残疾但日后半财产都会给薄寒年叶雪嫁过去过让她受委屈且以后也能多支持叶家生意。
  
  因着叶凝刚回来叶家还没有公开叶凝身份所以薄老爷子还知道要嫁给薄寒年叶凝而叶雪。
  
  但老太太管么多反正薄老爷子要求跟薄寒年订婚叶家大小姐只要叶凝嫁过去那么叶家该得样也会少。
  
  可叶凝孽种居然退婚!
  
  叶凝眸子敛着身上散发着丝冷意她盯着老太太半晌都没说话。
  
  “让小凝退婚。”叶向坤将叶凝护在身后脸严肃道“您有什么冲着来。”
  
  “啪!”叶老太太巴掌打过去怒气冲天“吃里扒外东西知知道桩婚姻对叶家意味着什么?”
  
  她之前想让叶雪嫁给薄寒年但也并没有真退婚就想找既能得到薄家投资又能保住叶雪办法。
  
挂了电话,叶凝推开窗户,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神色清冷。
  
  “妈!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当年离开叶家的时候,她才九岁,脑子里停留的记忆,是母亲被叶老太太欺负,而母亲总是忍气吞声的画面。
  
  那个时候她不懂,明明母亲是一个睿智,精干的人,为何被欺负也不反抗。
  
  等她们离开叶家,遭到了几方人马的追杀,母亲高深莫测的武功和那一手银针封穴,她才明白,她的母亲,不是不懂得反抗,她是在躲避别人的追杀。
  
  直到有一天,母亲接到了一通电话,那时她发现母亲的脸色不太对劲,但她还小,又经历了很多次逃亡,只以为又有人来追杀她们。
  
  可当天晚上,母亲自杀了!
  
  死于她亲自研制的毒药!
  
  临死前,母亲让她去青峰观找南山大师,拜他为师,学习武功,并且十年不准下山,收敛锋芒十年。
  
  母亲特意交代,她死后,将她火化,不准立碑。
  
  十年后,让她回叶家找她的父亲叶向坤,完成跟薄寒年的婚约。
  
  其他的事,她都照做了,唯独嫁给薄寒年,她没做。
  
  她这十年,每一天都活在母亲死去的阴影下,她要报仇,不能让一桩婚姻阻挡自己的路。
  
  可现在……
  
  薄寒年也参与到了当年的事情中。
  
  婚已经退了,再想调查当年的事,就得另外想办法了。
  
  一阵狂躁的敲门声拉回了叶凝的思绪。
  
  她打开门出去,就见叶老太太带着叶家的一众人冲了进来。
  
  叶老太太的大儿子,小儿子两家人,还有一个叶雪。
挂了电话,叶凝推开窗户,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神色清冷。
  
  “妈!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当年离开叶家的时候,她才九岁,脑子里停留的记忆,是母亲被叶老太太欺负,而母亲总是忍气吞声的画面。
  
  那个时候她不懂,明明母亲是一个睿智,精干的人,为何被欺负也不反抗。
  
  等她们离开叶家,遭到了几方人马的追杀,母亲高深莫测的武功和那一手银针封穴,她才明白,她的母亲,不是不懂得反抗,她是在躲避别人的追杀。
  
  直到有一天,母亲接到了一通电话,那时她发现母亲的脸色不太对劲,但她还小,又经历了很多次逃亡,只以为又有人来追杀她们。
  
  可当天晚上,母亲自杀了!
  
  死于她亲自研制的毒药!
  
  临死前,母亲让她去青峰观找南山大师,拜他为师,学习武功,并且十年不准下山,收敛锋芒十年。
  
  母亲特意交代,她死后,将她火化,不准立碑。
  
  十年后,让她回叶家找她的父亲叶向坤,完成跟薄寒年的婚约。
  
  其他的事,她都照做了,唯独嫁给薄寒年,她没做。
  
  她这十年,每一天都活在母亲死去的阴影下,她要报仇,不能让一桩婚姻阻挡自己的路。
  
  可现在……
  
  薄寒年也参与到了当年的事情中。
  
  婚已经退了,再想调查当年的事,就得另外想办法了。
  
  一阵狂躁的敲门声拉回了叶凝的思绪。
  
  她打开门出去,就见叶老太太带着叶家的一众人冲了进来。
  
  叶老太太的大儿子,小儿子两家人,还有一个叶雪。
  
  十来个人,将这狭小的客厅占的满满的。
  
  他们各个脸上都带着怒气,尤其是在看到叶凝出来后,恨不得把她给撕碎。
  
  “叶凝!你个混账东西!谁准你跟薄家退婚的?你个孽种!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叶老太太一见到叶凝,那双苍老浑浊的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叶凝会自作主张把婚给退了。
  
  要不是薄老爷子打电话过来,她还不知道。
  
  好在薄老爷子很看重这门亲事,没有对她发难,只说薄寒年虽然双腿残疾,但日后他的一半财产,都会给薄寒年,叶雪嫁过去,不过让她受委屈,且以后也能多支持叶家的生意。
  
  因着叶凝刚回来,叶家还没有公开叶凝的身份,所以薄老爷子还不知道,要嫁给薄寒年的是叶凝,而不是叶雪。
  
  但老太太不管这么多,反正薄老爷子要求跟薄寒年订婚的是叶家大小姐,只要叶凝嫁过去了,那么叶家该得的,一样也不会少。
  
  可叶凝这个孽种,居然退婚了!
  
  叶凝眸子敛着,身上散发着一丝冷意,她盯着老太太,半晌都没说话。
  
  “是我让小凝退婚的。”叶向坤将叶凝护在身后,一脸严肃的道,“您有什么冲着我来。”
  
  “啪!”叶老太太一巴掌打了过去,怒气冲天,“吃里扒外的东西,你知不知道这桩婚姻对叶家意味着什么?”
  
  她之前不想让叶雪嫁给薄寒年,但也并没有真的退婚,就是想找一个既能得到薄家投资又能保住叶雪的办法。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