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大佬操作,惊呆了

下载免费读
办公室里,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全身上下穿着名牌,浑身都透着一股贵气。
  
  她旁边的是一个五岁的男孩,他仰着头瞪着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嘴角露着坏笑,嚣张的不得了。
  
  贵妇对面是幼儿园的园长和小班的班主任。
  
  “景轩!”温舒情看到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飞快的跑过去,急的哭出了声,“天呐!你怎么成这样了?鼻子怎么还流血了?”
  
  说着她赶紧拿出纸巾给叶景轩擦鼻血。
  
  叶凝将视线转到叶景轩身上,清冷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
  
  小朋友打架?
  
办公室里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全身上下穿着名牌浑身都透着一股贵气她旁边的是一个五岁的男孩他仰着头瞪着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嘴角露着坏笑嚣张的不得了贵妇对面是幼儿园的园长和小班的班主任景轩温舒情看到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飞快的跑过去急的哭出了声天呐你怎么成这样了鼻子怎么还流血了说着她赶紧拿出纸巾给叶景轩擦鼻血叶凝将视线转到叶景轩身上清冷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小朋友打架呵叶景轩脸和眼睛都肿了还流着鼻血这是小朋友打架叶向坤看到叶景轩这个样子气的脸都红了他转头看向园长和班主任冷声质问孩子被打成这样了你们老师就这么看着吗园长叹了口气哎叶先生这事也不能怪我们啊叶景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动手打陈思南我们赶到的时候他手里还拿着刀园长看了眼叶向坤继续道这事太严重了我们只能通知家长陈思南家长比你们先到执意要我们给个说法这不一直在处理不是我叶景轩缩在温舒情的怀里小声解释大概是太害怕了他躲在温舒情怀中小小的身子都在发抖叶向坤心里一阵难受老太太不喜欢他连带着也不喜欢叶景轩从小叶景轩在叶家就被人欺负养成了胆小懦弱的性格甚至很内向不喜欢说话今天发生这种事他恐怕以后连话都不愿意说了想到此叶向坤抬头几乎咬碎了一口老牙我自己的孩子我很了解他绝对不会动手打人就算今天是他打了人他不对但他受了伤鼻子还在流血你们看不到吗不能请个医生先给他看病等我们来了再解决吗园长还没说话贵妇便怒气冲冲的你什么态度我儿子被你儿子打了你不但不道歉反倒怪起人来了我告诉你们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们她说罢瞪向叶景轩一脸怨怼小小孩子都知道动刀子长大了是不是要杀人了这种孩子还不如塞马桶淹死了温舒情本来在安慰情绪不稳定的叶景轩听到贵妇这么说顿时就忍不了了怒声道你简直太恶毒了事情真相如何尚不知你就给我儿子定罪你这么说会给我儿子带来多大的心里阴影你知道吗我管你们那么多贵妇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总之叶景轩打了我儿子必须赔偿还要把他赶出幼儿园否则我就把这事上报媒体让大家都看看你们教出来的好儿子你温舒情怒不可解叶向坤也双拳紧握一脸愤怒却说不出话来对方咬定景轩打人他们就算争也争不过一旁的叶凝眸子轻抬清魅的眸子扫了眼园长与贵妇红唇微启嗓音带着丝凉意你说他打人就打了证据呢她双手插在兜里懒懒散散的额角掉落的发丝给她独添了一分邪魅叶向坤一听猛地回过神对我记得学校是有监控的我要查监控办公室里三十岁女全身上下穿着名牌浑身都透着股贵气。
  
  她旁边五岁男孩仰着头瞪着缩在角落里小男孩嘴角露着坏笑嚣张得。
  
  贵妇对面幼儿园园长和小班班主任。
  
  “景轩!”温舒情看到缩在角落里小男孩飞快跑过去急哭出声“天呐!怎么成样?鼻子怎么还流血?”
  
  说着她赶紧拿出纸巾给叶景轩擦鼻血。
  
  叶凝将视线转到叶景轩身上清冷凤眸微微眯起来浑身散发着股冷意。
  
  小朋友打架?
  
  呵~叶景轩脸和眼睛都肿还流着鼻血小朋友打架?
  
  叶向坤看到叶景轩样子气脸都红转头看向园长和班主任冷声质问“孩子被打成样们老师就么看着?”
  
  园长叹口气“哎叶先生事也能怪们啊叶景轩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动手打陈思南们赶到时候手里还拿着刀。”
  
  园长看眼叶向坤继续道“事太严重们只能通知家长陈思南家长比们先到执意要们给说法直在处理……”
  
  “。”叶景轩缩在温舒情怀里小声解释。
  
  大概太害怕躲在温舒情怀中小小身子都在发抖。
  
  叶向坤心里阵难受老太太喜欢连带着也喜欢叶景轩。
  
  从小叶景轩在叶家就被欺负养成胆小懦弱性格甚至很内向喜欢说话。
  
  今天发生种事恐怕以后连话都愿意说。
  
  想到此叶向坤抬头几乎咬碎口老牙“自己孩子很解绝对会动手打就算今天打对但受伤鼻子还在流血们看到?能请医生先给看病?等们来再解决?”
  
  园长还没说话贵妇便怒气冲冲“什么态度?儿子被儿子打但道歉反倒怪起来?告诉们要儿子有三长两短饶们!”
  
  她说罢瞪向叶景轩脸怨怼“小小孩子都知道动刀子长大要杀?种孩子还如塞马桶淹死。”
  
  温舒情本来在安慰情绪稳定叶景轩听到贵妇么说顿时就忍怒声道“简直太恶毒!事情真相如何尚知就给儿子定罪!么说会给儿子带来多大心里阴影知道?”
  
  “管们那么多?”贵妇副趾高气昂样子“总之叶景轩打儿子必须赔偿还要把赶出幼儿园否则就把事上报媒体让大家都看看们教出来儿子。”
  
  “!”温舒情怒可解。
  
  叶向坤也双拳紧握脸愤怒却说出话来。
  
  对方咬定景轩打们就算争也争过。
  
  旁叶凝眸子轻抬清魅眸子扫眼园长与贵妇红唇微启嗓音带着丝凉意“说打就打?证据呢?”
  
  她双手插在兜里懒懒散散额角掉落发丝给她独添分邪魅。
  
  叶向坤听猛地回过神“对!记得学校有监控要查监控。”
办公室里,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全身上下穿着名牌,浑身都透着一股贵气。
  
  她旁边的是一个五岁的男孩,他仰着头瞪着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嘴角露着坏笑,嚣张的不得了。
  
  贵妇对面是幼儿园的园长和小班的班主任。
  
  “景轩!”温舒情看到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飞快的跑过去,急的哭出了声,“天呐!你怎么成这样了?鼻子怎么还流血了?”
  
  说着她赶紧拿出纸巾给叶景轩擦鼻血。
  
  叶凝将视线转到叶景轩身上,清冷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
  
  小朋友打架?
  
  呵~叶景轩脸和眼睛都肿了,还流着鼻血,这是小朋友打架?
  
  叶向坤看到叶景轩这个样子,气的脸都红了,他转头看向园长和班主任,冷声质问,“孩子被打成这样了,你们老师就这么看着吗?”
  
  园长叹了口气,“哎,叶先生,这事也不能怪我们啊,叶景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动手打陈思南,我们赶到的时候,他手里还拿着刀。”
  
  园长看了眼叶向坤,继续道,“这事太严重了,我们只能通知家长,陈思南家长比你们先到,执意要我们给个说法,这不一直在处理……”
  
  “不是我。”叶景轩缩在温舒情的怀里,小声解释。
  
  大概是太害怕了,他躲在温舒情怀中,小小的身子都在发抖。
  
  叶向坤心里一阵难受,老太太不喜欢他,连带着也不喜欢叶景轩。
  
  从小,叶景轩在叶家就被人欺负,养成了胆小懦弱的性格,甚至很内向,不喜欢说话。
  
  今天发生这种事,他恐怕以后连话都不愿意说了。
  
  想到此,叶向坤抬头,几乎咬碎了一口老牙,“我自己的孩子我很了解,他绝对不会动手打人,就算,今天是他打了人,他不对,但他受了伤,鼻子还在流血,你们看不到吗?不能请个医生先给他看病?等我们来了再解决吗?”
  
  园长还没说话,贵妇便怒气冲冲的,“你什么态度?我儿子被你儿子打了,你不但不道歉,反倒怪起人来了?我告诉你们,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们!”
  
  她说罢瞪向叶景轩,一脸怨怼,“小小孩子都知道动刀子,长大了是不是要杀人了?这种孩子,还不如塞马桶淹死了。”
  
  温舒情本来在安慰情绪不稳定的叶景轩,听到贵妇这么说,顿时就忍不了了,怒声道,“你简直太恶毒了!事情真相如何尚不知,你就给我儿子定罪!你这么说,会给我儿子带来多大的心里阴影你知道吗?”
  
  “我管你们那么多?”贵妇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总之,叶景轩打了我儿子,必须赔偿,还要把他赶出幼儿园,否则我就把这事上报媒体,让大家都看看,你们教出来的好儿子。”
  
  “你!”温舒情怒不可解。
  
  叶向坤也双拳紧握,一脸愤怒,却说不出话来。
  
  对方咬定景轩打人,他们就算争,也争不过。
办公室里,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全身上下穿着名牌,浑身都透着一股贵气。
  
  她旁边的是一个五岁的男孩,他仰着头瞪着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嘴角露着坏笑,嚣张的不得了。
  
  贵妇对面是幼儿园的园长和小班的班主任。
  
  “景轩!”温舒情看到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飞快的跑过去,急的哭出了声,“天呐!你怎么成这样了?鼻子怎么还流血了?”
  
  说着她赶紧拿出纸巾给叶景轩擦鼻血。
  
  叶凝将视线转到叶景轩身上,清冷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
  
  小朋友打架?
  
  呵~叶景轩脸和眼睛都肿了,还流着鼻血,这是小朋友打架?
  
  叶向坤看到叶景轩这个样子,气的脸都红了,他转头看向园长和班主任,冷声质问,“孩子被打成这样了,你们老师就这么看着吗?”
  
  园长叹了口气,“哎,叶先生,这事也不能怪我们啊,叶景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动手打陈思南,我们赶到的时候,他手里还拿着刀。”
  
  园长看了眼叶向坤,继续道,“这事太严重了,我们只能通知家长,陈思南家长比你们先到,执意要我们给个说法,这不一直在处理……”
  
  “不是我。”叶景轩缩在温舒情的怀里,小声解释。
  
  大概是太害怕了,他躲在温舒情怀中,小小的身子都在发抖。
  
  叶向坤心里一阵难受,老太太不喜欢他,连带着也不喜欢叶景轩。
  
  从小,叶景轩在叶家就被人欺负,养成了胆小懦弱的性格,甚至很内向,不喜欢说话。
  
  今天发生这种事,他恐怕以后连话都不愿意说了。
  
  想到此,叶向坤抬头,几乎咬碎了一口老牙,“我自己的孩子我很了解,他绝对不会动手打人,就算,今天是他打了人,他不对,但他受了伤,鼻子还在流血,你们看不到吗?不能请个医生先给他看病?等我们来了再解决吗?”
  
  园长还没说话,贵妇便怒气冲冲的,“你什么态度?我儿子被你儿子打了,你不但不道歉,反倒怪起人来了?我告诉你们,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们!”
  
  她说罢瞪向叶景轩,一脸怨怼,“小小孩子都知道动刀子,长大了是不是要杀人了?这种孩子,还不如塞马桶淹死了。”
  
  温舒情本来在安慰情绪不稳定的叶景轩,听到贵妇这么说,顿时就忍不了了,怒声道,“你简直太恶毒了!事情真相如何尚不知,你就给我儿子定罪!你这么说,会给我儿子带来多大的心里阴影你知道吗?”
  
  “我管你们那么多?”贵妇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总之,叶景轩打了我儿子,必须赔偿,还要把他赶出幼儿园,否则我就把这事上报媒体,让大家都看看,你们教出来的好儿子。”
  
  “你!”温舒情怒不可解。
  
  叶向坤也双拳紧握,一脸愤怒,却说不出话来。
  
  对方咬定景轩打人,他们就算争,也争不过。
  
  一旁的叶凝眸子轻抬,清魅的眸子扫了眼园长与贵妇,红唇微启,嗓音带着丝凉意,“你说他打人,就打了?证据呢?”
  
  她双手插在兜里,懒懒散散的,额角掉落的发丝,给她独添了一分邪魅。
  
  叶向坤一听,猛地回过神,“对!我记得学校是有监控的,我要查监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