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人命关天

下载免费读
马风这两天很郁闷。
  
  
  
  不是因为徐家的事,而是因为那个赘婿林阳。
  
  
  
  他实在无法接受,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怎么在那秦老头的嘴里就成了个少年神医?
  
  
  
  假的吧?
  
  
  
  他给秦老头打电话想问清楚情况,但秦老头鸟都不鸟他。
  
  
  
  这次过来医人是为偿还他爹马海的人情,如果不是这个,秦老头怎会跑这来?
  
  
  
  现在秦老头不说,马风也不知道这个林阳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说来说去,不就是个赤脚医生嘛!穷鬼一个!”马风吐了口唾沫,眼里荡过一抹邪气:“我堂堂江城四少马风,还能怕了一个窝囊废?苏颜的瓜我要是破不到,我名字倒过来写!”
  
  
  
  说完,马风便拿起了电话,又不知是要打给谁。
  
  
  
  徐家这边是兴高采烈,秦老头按照林阳所写的方子竟是救活了徐耀年。
  
  
  
  徐家人感恩戴德。
  
  
  
  秦柏松离去后,徐南栋立刻嘱咐徐天要好生关注林阳。
  
  
  
  毕竟一个连秦柏松都得喊老师的人,哪能是泛泛之辈?
  
  
  
  林阳对这一无所知,第二日一早,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按照苏颜所说的那个地址,便去了城中心的医馆。
  
  
  
  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但他现在还得留在江城。
  
  
  
  毕竟时机...还没有到。
  
  
  
  三芝堂位于江城市的中心地带,距离最为繁华的步行街不算远,离周围的几个大型商场也不过几分钟的脚程,但三芝堂这条路却不算繁华。
  
  
  
  毕竟这条街狭窄破旧,而且另一头是通往城中村,所以很少有人往这走。
  
  
  
  接待林阳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孩。
  
  
  
  女孩戴着副眼镜,看起来十分文静,皮肤白皙有着一头齐耳短发,但让人震惊的是她的身材,简直火爆到快要爆炸了。
  
  
  
  前凸后翘的加强版呐,哪怕是穿着白大褂也难以掩盖那股宏伟的壮观。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就是形容她吧?
  
  
  
  “你就是林阳?”女孩扶了扶眼镜,柳眉轻蹙,眼里厌恶闪过。
  
  
  
  显然,她感受到了林阳的目光。
  
  
  
  哼,男人都一个德性!
  
  
  
  “洛芊,你好。”林阳微笑的伸出手,但对方却没有搭理。
  
  
  
  “本来我们医馆是不招人的,不过既然是老同学请求,我也不好拒绝,话说你有医师证药师证吗?”
  
  
  
  “没有。”
  
  
  
  “行吧,那你就负责药柜吧,采购的药材你负责分类,另外没事的时候打扫下卫生,洗洗擦擦就够了。”洛芊开口道。
  
  
  
  虽然她的脸蛋清秀文静,但说话做事却有着一股子雷厉风行的劲儿。
  
  
  
  林阳点头:“好!”
  
  
  
  林阳办了个简单的手续,便正式成为了三芝堂的一名工作人员。
  
  
  
  不过严格来说,他只是个打杂的。
  
  
  
  洛芊也没准备让林阳去碰医患上的事,毕竟林阳不算是一名医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就麻烦了。
  
  
  
  “我现在要出诊,你在这里待着,如果有病人来了,你就先让他等一等,稍晚严医师会来,到时候他会处置的,明白吗?”洛芊看了下表,颇为焦急道。
  
  
  
  “嗯。”林阳点点头,洛芊便出去了。
  
  
  
  林阳安静的坐在药柜前,百般无聊的望着面前的药柜
  
  
  
  “那边,应该也有个这样的柜子吧?而且还是黄金打造的。”
  
  
  
  “这样算一算,应该年初的时候,就可以过去了吧...”
  
  
  
  林阳出神的望着柜子,喃喃自语。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的孩子吧!”
  
  
  
  就在这时,一阵惊慌失措的呼喊声响起。
  
  
  
  林阳猛然回神,却见一名妇人正抱着个四五岁大小的孩子冲进了医馆。
  
  
  
  孩子满脸通红,汗水涔涔,呼吸十分的急促,一看便是病的不轻。
  
  
  
  医馆里没有人,林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几步上前,用手抵着额,接着又快速为孩子号脉,大概两分钟后...
  
  
  
  “快把孩子放到里面的理疗床上去!把他的衣服脱了。”
  
  
  
  “哦...好...好的...”那妇人焦急万分,但眼里流露着疑惑。
  
  
  
  她没看到林阳穿着白大褂,而且这么年轻的医生...能行吗?
  
  
  
  这可是中医馆啊!
  
  
  
  这个人该不会是实习生吧?
  
  
  
  妇人怀疑起来,但不敢拖沓,立刻照做。
  
  
  
  林阳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一套针袋,取出银针,酒精消毒,而后娴熟的为小孩施针。
  
  
  
  妇人站在一旁,还心存疑虑,可当她看到林阳这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的施针手法,当即呆住了。
  
  
  
  她不懂针,也没怎么看过针灸,但林阳施针的手法实在是太惊艳了。她今天带儿子逛街,儿子突发疾病,她也是病急乱投医进了这家医馆,她本来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去大医院,又怕儿子有什么问题,可现在不知怎的,她倒有些心安。
  
  
  
  这时,电话响了。
  
  
  
  妇人低语了几句,没过多久,一名穿着白衬衫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冲进了医馆。
  
  
  
  “阿芳!儿子怎样了?儿子怎样了?”
  
  
  
  中年男子焦急的质问。
  
  
  
  “别吵!”妇人忙道。
  
  
  
  中年男子一愣,才看到里面正在施针的林阳。
  
  
  
  小孩很平静,像是睡着了一样,不再吵闹,气色也在慢慢恢复。
  
  
  
  中年男子不再出声,却也如妇人那般充满疑虑。
  
  
  
  片刻后,林阳停了下来。
  
  
  
  “医生,我儿子怎样了?”中年男子急上前问。
  
  
  
  “急性肠胃炎,不过没什么大碍,买点龙眼,回去用龙眼核焙干研成细粉,每次25克,每日2次,白开水送服,过段时间就好了,平常注意饮食,不要什么都给小孩吃。”
  
  
  
  “多谢医生,多谢医生!”妇人连连致谢。
  
  
  
  但中年男子还是心存疑惑,小声道:“要不咱们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看?万一这小医馆不靠谱怎么办?”
  
  
  
  “这个...”妇人也迟疑了。
  
  
  
  的确,看林阳这面相,确实不像医生。
  
  
  
  就算是,也不是能让人放心的那种。
  
  
  
  但就在这时,一名男子突然走进了医馆,错愕的望着林阳:“你是谁?”
  
  
  
  这三个字可是把这对夫妇吓到了。
马风这两天很郁闷不是因为徐家的事而是因为那个赘婿林阳他实在无法接受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怎么在那秦老头的嘴里就成了个少年神医假的吧他给秦老头打电话想问清楚情况但秦老头鸟都不鸟他这次过来医人是为偿还他爹马海的人情如果不是这个秦老头怎会跑这来现在秦老头不说马风也不知道这个林阳到底是怎么回事算了说来说去不就是个赤脚医生嘛穷鬼一个马风吐了口唾沫眼里荡过一抹邪气我堂堂江城四少马风还能怕了一个窝囊废苏颜的瓜我要是破不到我名字倒过来写说完马风便拿起了电话又不知是要打给谁徐家这边是兴高采烈秦老头按照林阳所写的方子竟是救活了徐耀年徐家人感恩戴德秦柏松离去后徐南栋立刻嘱咐徐天要好生关注林阳毕竟一个连秦柏松都得喊老师的人哪能是泛泛之辈林阳对这一无所知第二日一早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按照苏颜所说的那个地址便去了城中心的医馆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但他现在还得留在江城毕竟时机还没有到三芝堂位于江城市的中心地带距离最为繁华的步行街不算远离周围的几个大型商场也不过几分钟的脚程但三芝堂这条路却不算繁华毕竟这条街狭窄破旧而且另一头是通往城中村所以很少有人往这走接待林阳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孩女孩戴着副眼镜看起来十分文静皮肤白皙有着一头齐耳短发但让人震惊的是她的身材简直火爆到快要爆炸了前凸后翘的加强版呐哪怕是穿着白大褂也难以掩盖那股宏伟的壮观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就是形容她吧你就是林阳女孩扶了扶眼镜柳眉轻蹙眼里厌恶闪过显然她感受到了林阳的目光哼男人都一个德性洛芊你好林阳微笑的伸出手但对方却没有搭理本来我们医馆是不招人的不过既然是老同学请求我也不好拒绝话说你有医师证药师证吗没有行吧那你就负责药柜吧采购的药材你负责分类另外没事的时候打扫下卫生洗洗擦擦就够了洛芊开口道虽然她的脸蛋清秀文静但说话做事却有着一股子雷厉风行的劲儿林阳点头好林阳办了个简单的手续便正式成为了三芝堂的一名工作人员不过严格来说他只是个打杂的洛芊也没准备让林阳去碰医患上的事毕竟林阳不算是一名医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就麻烦了我现在要出诊你在这里待着如果有病人来了你就先让他等一等稍晚严医师会来到时候他会处置的明白吗洛芊看了下表颇为焦急道嗯林阳点点头洛芊便出去了林阳安静的坐在药柜前百般无聊的望着面前的药柜那边应该也有个这样的柜子吧而且还是黄金打造的这样算一算应该年初的时候就可以过去了吧林阳出神的望着柜子喃喃自语医生医生快救救我的孩子吧就在这时一阵惊慌失措的呼喊声响起林阳猛然回神却见一名妇人正抱着个四五岁大小的孩子冲进了医馆孩子满脸通红汗水涔涔呼吸十分的急促一看便是病的不轻医馆里没有人林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几步上前用手抵着额接着又快速为孩子号脉大概两分钟后快把孩子放到里面的理疗床上去把他的衣服脱了哦好好的那妇人焦急万分但眼里流露着疑惑她没看到林阳穿着白大褂而且这么年轻的医生能行吗这可是中医馆啊这个人该不会是实习生吧妇人怀疑起来但不敢拖沓立刻照做林阳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一套针袋取出银针酒精消毒而后娴熟的为小孩施针妇人站在一旁还心存疑虑可当她看到林阳这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的施针手法当即呆住了她不懂针也没怎么看过针灸但林阳施针的手法实在是太惊艳了她今天带儿子逛街儿子突发疾病她也是病急乱投医进了这家医馆她本来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去大医院又怕儿子有什么问题可现在不知怎的她倒有些心安这时电话响了妇人低语了几句没过多久一名穿着白衬衫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冲进了医馆阿芳儿子怎样了儿子怎样了中年男子焦急的质问别吵妇人忙道中年男子一愣才看到里面正在施针的林阳小孩很平静像是睡着了一样不再吵闹气色也在慢慢恢复中年男子不再出声却也如妇人那般充满疑虑片刻后林阳停了下来医生我儿子怎样了中年男子急上前问急性肠胃炎不过没什么大碍买点龙眼回去用龙眼核焙干研成细粉每次克每日次白开水送服过段时间就好了平常注意饮食不要什么都给小孩吃多谢医生多谢医生妇人连连致谢但中年男子还是心存疑惑小声道要不咱们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看万一这小医馆不靠谱怎么办这个妇人也迟疑了的确看林阳这面相确实不像医生就算是也不是能让人放心的那种但就在这时一名男子突然走进了医馆错愕的望着林阳你是谁这三个字可是把这对夫妇吓到了马风两天很郁闷。
  
  
  
  因为徐家事而因为那赘婿林阳。
  
  
  
  实在无法接受吃软饭废物怎么在那秦老头嘴里就成少年神医?
  
  
  
  假?
  
  
  
  给秦老头打电话想问清楚情况但秦老头鸟都鸟。
  
  
  
  次过来医为偿还爹马海情如果秦老头怎会跑来?
  
  
  
  现在秦老头说马风也知道林阳到底怎么回事。
  
  
  
  “算!说来说去就赤脚医生嘛!穷鬼!”马风吐口唾沫眼里荡过抹邪气:“堂堂江城四少马风还能怕窝囊废?苏颜瓜要破到名字倒过来写!”
  
  
  
  说完马风便拿起电话又知要打给谁。
  
  
  
  徐家边兴高采烈秦老头按照林阳所写方子竟救活徐耀年。
  
  
  
  徐家感恩戴德。
  
  
  
  秦柏松离去后徐南栋立刻嘱咐徐天要生关注林阳。
  
  
  
  毕竟连秦柏松都得喊老师哪能泛泛之辈?
  
  
  
  林阳对无所知第二日早换身干净衣服按照苏颜所说那地址便去城中心医馆。
  
  
  
  对并感兴趣但现在还得留在江城。
  
  
  
  毕竟时机...还没有到。
  
  
  
  三芝堂位于江城市中心地带距离最为繁华步行街算远离周围几大型商场也过几分钟脚程但三芝堂条路却算繁华。
  
  
  
  毕竟条街狭窄破旧而且另头通往城中村所以很少有往走。
  
  
  
  接待林阳名二十出头女孩。
  
  
  
  女孩戴着副眼镜看起来十分文静皮肤白皙有着头齐耳短发但让震惊她身材简直火爆到快要爆炸。
  
  
  
  前凸后翘加强版呐哪怕穿着白大褂也难以掩盖那股宏伟壮观。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就形容她?
  
  
  
  “就林阳?”女孩扶扶眼镜柳眉轻蹙眼里厌恶闪过。
  
  
  
  显然她感受到林阳目光。
  
  
  
  哼男都德性!
  
  
  
  “洛芊。”林阳微笑伸出手但对方却没有搭理。
  
  
  
  “本来们医馆招过既然老同学请求也拒绝话说有医师证药师证?”
  
  
  
  “没有。”
  
  
  
  “行那就负责药柜采购药材负责分类另外没事时候打扫下卫生洗洗擦擦就够。”洛芊开口道。
  
  
  
  虽然她脸蛋清秀文静但说话做事却有着股子雷厉风行劲儿。
  
  
  
  林阳点头:“!”
  
  
  
  林阳办简单手续便正式成为三芝堂名工作员。
  
  
  
  过严格来说只打杂。
  
  
  
  洛芊也没准备让林阳去碰医患上事毕竟林阳算名医生要出什么问题可就麻烦。
  
  
  
  “现在要出诊在里待着如果有病来就先让等等稍晚严医师会来到时候会处置明白?”洛芊看下表颇为焦急道。
  
  
  
  “嗯。”林阳点点头洛芊便出去。
  
  
  
  林阳安静坐在药柜前百般无聊望着面前药柜
  
  
  
  “那边应该也有样柜子?而且还黄金打造。”
  
  
  
  “样算算应该年初时候就可以过去...”
  
  
  
  林阳出神望着柜子喃喃自语。
  
  
  
  “医生!医生!快救救孩子!”
  
  
  
  就在时阵惊慌失措呼喊声响起。
  
  
  
  林阳猛然回神却见名妇正抱着四五岁大小孩子冲进医馆。
  
  
  
  孩子满脸通红汗水涔涔呼吸十分急促看便病轻。
  
  
  
  医馆里没有林阳也管三七二十几步上前用手抵着额接着又快速为孩子号脉大概两分钟后...
  
  
  
  “快把孩子放到里面理疗床上去!把衣服脱。”
  
  
  
  “哦.........”那妇焦急万分但眼里流露着疑惑。
  
  
  
  她没看到林阳穿着白大褂而且么年轻医生...能行?
  
  
  
  可中医馆啊!
  
  
  
  该会实习生?
  
  
  
  妇怀疑起来但敢拖沓立刻照做。
  
  
  
  林阳从旁边柜子里翻出套针袋取出银针酒精消毒而后娴熟为小孩施针。
  
  
  
  妇站在旁还心存疑虑可当她看到林阳行云流水赏心悦目施针手法当即呆住。
  
  
  
  她懂针也没怎么看过针灸但林阳施针手法实在太惊艳。她今天带儿子逛街儿子突发疾病她也病急乱投医进家医馆她本来有些后悔为什么去大医院又怕儿子有什么问题可现在知怎她倒有些心安。
  
  
  
  时电话响。
  
  
  
  妇低语几句没过多久名穿着白衬衫头发稀疏中年男子冲进医馆。
  
  
  
  “阿芳!儿子怎样?儿子怎样?”
  
  
  
  中年男子焦急质问。
  
  
  
  “别吵!”妇忙道。
  
  
  
  中年男子愣才看到里面正在施针林阳。
  
  
  
  小孩很平静像睡着样再吵闹气色也在慢慢恢复。
  
  
  
  中年男子再出声却也如妇那般充满疑虑。
  
  
  
  片刻后林阳停下来。
  
  
  
  “医生儿子怎样?”中年男子急上前问。
  
  
  
  “急性肠胃炎过没什么大碍买点龙眼回去用龙眼核焙干研成细粉每次25克每日2次白开水送服过段时间就平常注意饮食要什么都给小孩吃。”
  
  
  
  “多谢医生多谢医生!”妇连连致谢。
  
  
  
  但中年男子还心存疑惑小声道:“要咱们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看?万小医馆靠谱怎么办?”
  
  
  
  “...”妇也迟疑。
  
  
  
  确看林阳面相确实像医生。
  
  
  
  就算也能让放心那种。
  
  
  
  但就在时名男子突然走进医馆错愕望着林阳:“谁?”
  
  
  
  三字可把对夫妇吓到。
马风这两天很郁闷。
  
  
  
  不是因为徐家的事,而是因为那个赘婿林阳。
  
  
  
  他实在无法接受,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怎么在那秦老头的嘴里就成了个少年神医?
  
  
  
  假的吧?
  
  
  
  他给秦老头打电话想问清楚情况,但秦老头鸟都不鸟他。
  
  
  
  这次过来医人是为偿还他爹马海的人情,如果不是这个,秦老头怎会跑这来?
  
  
  
  现在秦老头不说,马风也不知道这个林阳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说来说去,不就是个赤脚医生嘛!穷鬼一个!”马风吐了口唾沫,眼里荡过一抹邪气:“我堂堂江城四少马风,还能怕了一个窝囊废?苏颜的瓜我要是破不到,我名字倒过来写!”
  
  
  
  说完,马风便拿起了电话,又不知是要打给谁。
  
  
  
  徐家这边是兴高采烈,秦老头按照林阳所写的方子竟是救活了徐耀年。
  
  
  
  徐家人感恩戴德。
  
  
  
  秦柏松离去后,徐南栋立刻嘱咐徐天要好生关注林阳。
  
  
  
  毕竟一个连秦柏松都得喊老师的人,哪能是泛泛之辈?
  
  
  
  林阳对这一无所知,第二日一早,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按照苏颜所说的那个地址,便去了城中心的医馆。
  
马风吗两天很郁闷。
  
  
  
  吗吗因为徐家吗事吗而吗因为那吗赘婿林阳。
  
  
  
  吗实在无法接受吗吗吗吃软饭吗废物怎么在那秦老头吗嘴里就成吗吗少年神医?
  
  
  
  假吗吗?
  
  
  
  吗给秦老头打电话想问清楚情况吗但秦老头鸟都吗鸟吗。
  
  
  
  吗次过来医吗吗为偿还吗爹马海吗吗情吗如果吗吗吗吗吗秦老头怎会跑吗来?
  
  
  
  现在秦老头吗说吗马风也吗知道吗吗林阳到底吗怎么回事。
  
  
  
  “算吗!说来说去吗吗就吗吗赤脚医生嘛!穷鬼吗吗!”马风吐吗口唾沫吗眼里荡过吗抹邪气:“吗堂堂江城四少马风吗还能怕吗吗吗窝囊废?苏颜吗瓜吗要吗破吗到吗吗名字倒过来写!”
  
  
  
  说完吗马风便拿起吗电话吗又吗知吗要打给谁。
  
  
  
  徐家吗边吗兴高采烈吗秦老头按照林阳所写吗方子竟吗救活吗徐耀年。
  
  
  
  徐家吗感恩戴德。
  
  
  
  秦柏松离去后吗徐南栋立刻嘱咐徐天要吗生关注林阳。
  
  
  
  毕竟吗吗连秦柏松都得喊老师吗吗吗哪能吗泛泛之辈?
  
  
  
  林阳对吗吗无所知吗第二日吗早吗换吗身干净吗衣服吗按照苏颜所说吗那吗地址吗便去吗城中心吗医馆。
  
  
  
  吗对吗吗并吗感兴趣吗但吗现在还得留在江城。
  
  
  
  毕竟时机...还没有到。
  
  
  
  三芝堂位于江城市吗中心地带吗距离最为繁华吗步行街吗算远吗离周围吗几吗大型商场也吗过几分钟吗脚程吗但三芝堂吗条路却吗算繁华。
  
  
  
  毕竟吗条街狭窄破旧吗而且另吗头吗通往城中村吗所以很少有吗往吗走。
  
  
  
  接待林阳吗吗吗名二十出头吗女孩。
  
  
  
  女孩戴着副眼镜吗看起来十分文静吗皮肤白皙有着吗头齐耳短发吗但让吗震惊吗吗她吗身材吗简直火爆到快要爆炸吗。
  
  
  
  前凸后翘吗加强版呐吗哪怕吗穿着白大褂也难以掩盖那股宏伟吗壮观。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就吗形容她吗?
  
  
  
  “吗就吗林阳?”女孩扶吗扶眼镜吗柳眉轻蹙吗眼里厌恶闪过。
  
  
  
  显然吗她感受到吗林阳吗目光。
  
  
  
  哼吗男吗都吗吗德性!
  
  
  
  “洛芊吗吗吗。”林阳微笑吗伸出手吗但对方却没有搭理。
  
  
  
  “本来吗们医馆吗吗招吗吗吗吗过既然吗老同学请求吗吗也吗吗拒绝吗话说吗有医师证药师证吗?”
  
  
  
  “没有。”
  
  
  
  “行吗吗那吗就负责药柜吗吗采购吗药材吗负责分类吗另外没事吗时候打扫下卫生吗洗洗擦擦就够吗。”洛芊开口道。
  
  
  
  虽然她吗脸蛋清秀文静吗但说话做事却有着吗股子雷厉风行吗劲儿。
  
  
  
  林阳点头:“吗!”
  
  
  
  林阳办吗吗简单吗手续吗便正式成为吗三芝堂吗吗名工作吗员。
  
  
  
  吗过严格来说吗吗只吗吗打杂吗。
  
  
  
  洛芊也没准备让林阳去碰医患上吗事吗毕竟林阳吗算吗吗名医生吗要吗出吗什么问题可就麻烦吗。
  
  
  
  “吗现在要出诊吗吗在吗里待着吗如果有病吗来吗吗吗就先让吗等吗等吗稍晚严医师会来吗到时候吗会处置吗吗明白吗?”洛芊看吗下表吗颇为焦急道。
  
  
  
  “嗯。”林阳点点头吗洛芊便出去吗。
  
  
  
  林阳安静吗坐在药柜前吗百般无聊吗望着面前吗药柜
  
  
  
  “那边吗应该也有吗吗样吗柜子吗?而且还吗黄金打造吗。”
  
  
  
  “吗样算吗算吗应该年初吗时候吗就可以过去吗吗...”
  
  
  
  林阳出神吗望着柜子吗喃喃自语。
  
  
  
  “医生!医生!快救救吗吗孩子吗!”
  
  
  
  就在吗时吗吗阵惊慌失措吗呼喊声响起。
  
  
  
  林阳猛然回神吗却见吗名妇吗正抱着吗四五岁大小吗孩子冲进吗医馆。
  
  
  
  孩子满脸通红吗汗水涔涔吗呼吸十分吗急促吗吗看便吗病吗吗轻。
  
  
  
  医馆里没有吗吗林阳也吗管三七二十吗吗几步上前吗用手抵着额吗接着又快速为孩子号脉吗大概两分钟后...
  
  
  
  “快把孩子放到里面吗理疗床上去!把吗吗衣服脱吗。”
  
  
  
  “哦...吗...吗吗...”那妇吗焦急万分吗但眼里流露着疑惑。
  
  
  
  她没看到林阳穿着白大褂吗而且吗么年轻吗医生...能行吗?
  
  
  
  吗可吗中医馆啊!
  
  
  
  吗吗吗该吗会吗实习生吗?
  
  
  
  妇吗怀疑起来吗但吗敢拖沓吗立刻照做。
  
  
  
  林阳从旁边吗柜子里翻出吗套针袋吗取出银针吗酒精消毒吗而后娴熟吗为小孩施针。
  
  
  
  妇吗站在吗旁吗还心存疑虑吗可当她看到林阳吗行云流水赏心悦目吗施针手法吗当即呆住吗。
  
  
  
  她吗懂针吗也没怎么看过针灸吗但林阳施针吗手法实在吗太惊艳吗。她今天带儿子逛街吗儿子突发疾病吗她也吗病急乱投医进吗吗家医馆吗她本来有些后悔为什么吗去大医院吗又怕儿子有什么问题吗可现在吗知怎吗吗她倒有些心安。
  
  
  
  吗时吗电话响吗。
  
  
  
  妇吗低语吗几句吗没过多久吗吗名穿着白衬衫头发稀疏吗中年男子冲进吗医馆。
  
  
  
  “阿芳!儿子怎样吗?儿子怎样吗?”
  
  
  
  中年男子焦急吗质问。
  
  
  
  “别吵!”妇吗忙道。
  
  
  
  中年男子吗愣吗才看到里面正在施针吗林阳。
  
  
  
  小孩很平静吗像吗睡着吗吗样吗吗再吵闹吗气色也在慢慢恢复。
  
  
  
  中年男子吗再出声吗却也如妇吗那般充满疑虑。
  
  
  
  片刻后吗林阳停吗下来。
  
  
  
  “医生吗吗儿子怎样吗?”中年男子急上前问。
  
  
  
  “急性肠胃炎吗吗过没什么大碍吗买点龙眼吗回去用龙眼核焙干研成细粉吗每次25克吗每日2次吗白开水送服吗过段时间就吗吗吗平常注意饮食吗吗要什么都给小孩吃。”
  
  
  
  “多谢医生吗多谢医生!”妇吗连连致谢。
  
  
  
  但中年男子还吗心存疑惑吗小声道:“要吗咱们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看?万吗吗小医馆吗靠谱怎么办?”
  
  
  
  “吗吗...”妇吗也迟疑吗。
  
  
  
  吗确吗看林阳吗面相吗确实吗像医生。
  
  
  
  就算吗吗也吗吗能让吗放心吗那种。
  
  
  
  但就在吗时吗吗名男子突然走进吗医馆吗错愕吗望着林阳:“吗吗谁?”
  
  
  
  吗三吗字可吗把吗对夫妇吓到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