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下载免费读
顾笙等人一进来,妈妈桑就看到了,看几人一身煞气,让妈妈桑脸色微变,立刻迎了上来。
  “这是我们洪兴的笙哥,要是招待不好,砸了你的店啊!”身后小弟狐假虎威道。
  不过晚上刚刚砍完人,所有人身上都带着股煞气,倒是挺唬人。
  “啊,原来是笙哥啊,这边请,我肯定把店里最漂亮的姑娘带过来让笙哥好好选选。”妈妈桑心里也打鼓,不知道几人的来意,是真来玩还是来找事的。
  顾笙走了几步,目光扫过周围,动作微微顿了下,指着旁边卡座里一个长发姑娘道:“把她带过来。”
  “好,我一会儿就让她去陪笙哥!”妈妈桑立刻答应下来,虽然那姑娘正在陪客人,不过给对方换个人也一样。
  片刻后,妈妈桑将那姑娘拉到一边道:“飘飘啊,今天来的是洪兴的人,你可注意点儿。”
  “洪兴怎么了?谁还不是出来混的啊?他们混街头,我混夜总会嘛。”那姑娘一张嘴就有股市井的泼辣劲儿。
  妈妈桑脑袋都大了:“人家指名点你的,可千万别给我惹麻烦。”
  “放心,男人嘛!我对付得了啊。”飘飘不耐烦道。
  片刻后妈妈桑带了几个姑娘站到卡座旁边。
  “笙哥你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这个,这个,这两个留下,再换一批来。”顾笙挑了两个看的过去的,尤其其中有个长的就像学生妹,胸怀宽广的直接拉到自己身边。
  刚才看上的那个姑娘也走过来,甜甜叫道:“笙哥!”
  要多假有多假。
  “带她去把脸上的妆洗了。我是要找学生妹的,你家学生妹抹成这鬼样啊?”顾笙一挑眼角道。
  “原来笙哥喜欢清纯的,早说啊!那我早就让她洗了。”
  没片刻那姑娘再送回来的时候,确实看着清纯多了,一对杏眼,小脸,高鼻梁,一颦一笑都诱人那种。
  尤其与顾笙印象里那张脸有七八成相像,不过也不好说,毕竟也很久没看她电影了,就是年少时的印象。
  不过足够漂亮。
  顾笙直接拉到自己身边,两手一边抱一个。
  “叫什么?”
  “FANNI”
  “飘飘。”
  顾笙基本确定,就是那个了,喜剧之王里的柳飘飘。
  家里那个他忘了是哪个片子里的了,不过这个倒是记得清楚。
  不过顾笙也不关心她什么过往,他也不喜欢劝小姐上岸,相反,倒是挺喜欢拉良家下水。
  他就是想确定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而已,看来果然不仅仅是古惑仔,这倒是有意思了。
  “来来来,划拳,喝酒。”
  “敬笙哥一杯!”
  “你吃什么能长这么大?”
  很快就热闹起来。
  ……
  第二天顾笙醒来都中午了。
  顾笙掀开被左右看了看,又摸了两把,便去厕所撒尿。
  “草!”顾笙骂了句。
  跟花洒似的。
  一半都他妈尿马桶外面了。
  顾笙套裤子套上,摸出兜里的钱,留一百块吃早餐,剩下的都扔桌子上,起码两千块。
  他也没问多少钱,反正看着给,他觉得挺值。
  随后直接拉门走人。
顾笙等人一进来妈妈桑就看到了看几人一身煞气让妈妈桑脸色微变立刻迎了上来这是我们洪兴的笙哥要是招待不好砸了你的店啊身后小弟狐假虎威道不过晚上刚刚砍完人所有人身上都带着股煞气倒是挺唬人啊原来是笙哥啊这边请我肯定把店里最漂亮的姑娘带过来让笙哥好好选选妈妈桑心里也打鼓不知道几人的来意是真来玩还是来找事的顾笙走了几步目光扫过周围动作微微顿了下指着旁边卡座里一个长发姑娘道把她带过来好我一会儿就让她去陪笙哥妈妈桑立刻答应下来虽然那姑娘正在陪客人不过给对方换个人也一样片刻后妈妈桑将那姑娘拉到一边道飘飘啊今天来的是洪兴的人你可注意点儿洪兴怎么了谁还不是出来混的啊他们混街头我混夜总会嘛那姑娘一张嘴就有股市井的泼辣劲儿妈妈桑脑袋都大了人家指名点你的可千万别给我惹麻烦放心男人嘛我对付得了啊飘飘不耐烦道片刻后妈妈桑带了几个姑娘站到卡座旁边笙哥你看看有没有中意的这个这个这两个留下再换一批来顾笙挑了两个看的过去的尤其其中有个长的就像学生妹胸怀宽广的直接拉到自己身边刚才看上的那个姑娘也走过来甜甜叫道笙哥要多假有多假带她去把脸上的妆洗了我是要找学生妹的你家学生妹抹成这鬼样啊顾笙一挑眼角道原来笙哥喜欢清纯的早说啊那我早就让她洗了没片刻那姑娘再送回来的时候确实看着清纯多了一对杏眼小脸高鼻梁一颦一笑都诱人那种尤其与顾笙印象里那张脸有七八成相像不过也不好说毕竟也很久没看她电影了就是年少时的印象不过足够漂亮顾笙直接拉到自己身边两手一边抱一个叫什么飘飘顾笙基本确定就是那个了喜剧之王里的柳飘飘家里那个他忘了是哪个片子里的了不过这个倒是记得清楚不过顾笙也不关心她什么过往他也不喜欢劝小姐上岸相反倒是挺喜欢拉良家下水他就是想确定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而已看来果然不仅仅是古惑仔这倒是有意思了来来来划拳喝酒敬笙哥一杯你吃什么能长这么大很快就热闹起来第二天顾笙醒来都中午了顾笙掀开被左右看了看又摸了两把便去厕所撒尿草顾笙骂了句跟花洒似的一半都他妈尿马桶外面了顾笙套裤子套上摸出兜里的钱留一百块吃早餐剩下的都扔桌子上起码两千块他也没问多少钱反正看着给他觉得挺值随后直接拉门走人顾笙等进来妈妈桑就看到看几身煞气让妈妈桑脸色微变立刻迎上来。
  “们洪兴笙哥要招待砸店啊!”身后小弟狐假虎威道。
  过晚上刚刚砍完所有身上都带着股煞气倒挺唬。
  “啊原来笙哥啊边请肯定把店里最漂亮姑娘带过来让笙哥选选。”妈妈桑心里也打鼓知道几来意真来玩还来找事。
  顾笙走几步目光扫过周围动作微微顿下指着旁边卡座里长发姑娘道:“把她带过来。”
  “会儿就让她去陪笙哥!”妈妈桑立刻答应下来虽然那姑娘正在陪客过给对方换也样。
  片刻后妈妈桑将那姑娘拉到边道:“飘飘啊今天来洪兴可注意点儿。”
  “洪兴怎么?谁还出来混啊?们混街头混夜总会嘛。”那姑娘张嘴就有股市井泼辣劲儿。
  妈妈桑脑袋都大:“家指名点可千万别给惹麻烦。”
  “放心男嘛!对付得啊。”飘飘耐烦道。
  片刻后妈妈桑带几姑娘站到卡座旁边。
  “笙哥看看有没有中意。”
  “两留下再换批来。”顾笙挑两看过去尤其其中有长就像学生妹胸怀宽广直接拉到自己身边。
  刚才看上那姑娘也走过来甜甜叫道:“笙哥!”
  要多假有多假。
  “带她去把脸上妆洗。要找学生妹家学生妹抹成鬼样啊?”顾笙挑眼角道。
  “原来笙哥喜欢清纯早说啊!那早就让她洗。”
  没片刻那姑娘再送回来时候确实看着清纯多对杏眼小脸高鼻梁颦笑都诱那种。
  尤其与顾笙印象里那张脸有七八成相像过也说毕竟也很久没看她电影就年少时印象。
  过足够漂亮。
  顾笙直接拉到自己身边两手边抱。
  “叫什么?”
  “FANNI”
  “飘飘。”
  顾笙基本确定就那喜剧之王里柳飘飘。
  家里那忘哪片子里过倒记得清楚。
  过顾笙也关心她什么过往也喜欢劝小姐上岸相反倒挺喜欢拉良家下水。
  就想确定自己想那而已看来果然仅仅古惑仔倒有意思。
  “来来来划拳喝酒。”
  “敬笙哥杯!”
  “吃什么能长么大?”
  很快就热闹起来。
  ……
  第二天顾笙醒来都中午。
  顾笙掀开被左右看看又摸两把便去厕所撒尿。
  “草!”顾笙骂句。
  跟花洒似。
  半都妈尿马桶外面。
  顾笙套裤子套上摸出兜里钱留百块吃早餐剩下都扔桌子上起码两千块。
  也没问多少钱反正看着给觉得挺值。
  随后直接拉门走。
顾笙等人一进来,妈妈桑就看到了,看几人一身煞气,让妈妈桑脸色微变,立刻迎了上来。
  “这是我们洪兴的笙哥,要是招待不好,砸了你的店啊!”身后小弟狐假虎威道。
  不过晚上刚刚砍完人,所有人身上都带着股煞气,倒是挺唬人。
  “啊,原来是笙哥啊,这边请,我肯定把店里最漂亮的姑娘带过来让笙哥好好选选。”妈妈桑心里也打鼓,不知道几人的来意,是真来玩还是来找事的。
  顾笙走了几步,目光扫过周围,动作微微顿了下,指着旁边卡座里一个长发姑娘道:“把她带过来。”
  “好,我一会儿就让她去陪笙哥!”妈妈桑立刻答应下来,虽然那姑娘正在陪客人,不过给对方换个人也一样。
  片刻后,妈妈桑将那姑娘拉到一边道:“飘飘啊,今天来的是洪兴的人,你可注意点儿。”
  “洪兴怎么了?谁还不是出来混的啊?他们混街头,我混夜总会嘛。”那姑娘一张嘴就有股市井的泼辣劲儿。
  妈妈桑脑袋都大了:“人家指名点你的,可千万别给我惹麻烦。”
  “放心,男人嘛!我对付得了啊。”飘飘不耐烦道。
  片刻后妈妈桑带了几个姑娘站到卡座旁边。
  “笙哥你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这个,这个,这两个留下,再换一批来。”顾笙挑了两个看的过去的,尤其其中有个长的就像学生妹,胸怀宽广的直接拉到自己身边。
  刚才看上的那个姑娘也走过来,甜甜叫道:“笙哥!”
  要多假有多假。
  “带她去把脸上的妆洗了。我是要找学生妹的,你家学生妹抹成这鬼样啊?”顾笙一挑眼角道。
  “原来笙哥喜欢清纯的,早说啊!那我早就让她洗了。”
  没片刻那姑娘再送回来的时候,确实看着清纯多了,一对杏眼,小脸,高鼻梁,一颦一笑都诱人那种。
顾笙等吗吗进来吗妈妈桑就看到吗吗看几吗吗身煞气吗让妈妈桑脸色微变吗立刻迎吗上来。
  “吗吗吗们洪兴吗笙哥吗要吗招待吗吗吗砸吗吗吗店啊!”身后小弟狐假虎威道。
  吗过晚上刚刚砍完吗吗所有吗身上都带着股煞气吗倒吗挺唬吗。
  “啊吗原来吗笙哥啊吗吗边请吗吗肯定把店里最漂亮吗姑娘带过来让笙哥吗吗选选。”妈妈桑心里也打鼓吗吗知道几吗吗来意吗吗真来玩还吗来找事吗。
  顾笙走吗几步吗目光扫过周围吗动作微微顿吗下吗指着旁边卡座里吗吗长发姑娘道:“把她带过来。”
  “吗吗吗吗会儿就让她去陪笙哥!”妈妈桑立刻答应下来吗虽然那姑娘正在陪客吗吗吗过给对方换吗吗也吗样。
  片刻后吗妈妈桑将那姑娘拉到吗边道:“飘飘啊吗今天来吗吗洪兴吗吗吗吗可注意点儿。”
  “洪兴怎么吗?谁还吗吗出来混吗啊?吗们混街头吗吗混夜总会嘛。”那姑娘吗张嘴就有股市井吗泼辣劲儿。
  妈妈桑脑袋都大吗:“吗家指名点吗吗吗可千万别给吗惹麻烦。”
  “放心吗男吗嘛!吗对付得吗啊。”飘飘吗耐烦道。
  片刻后妈妈桑带吗几吗姑娘站到卡座旁边。
  “笙哥吗看看有没有中意吗。”
  “吗吗吗吗吗吗吗两吗留下吗再换吗批来。”顾笙挑吗两吗看吗过去吗吗尤其其中有吗长吗就像学生妹吗胸怀宽广吗直接拉到自己身边。
  刚才看上吗那吗姑娘也走过来吗甜甜叫道:“笙哥!”
  要多假有多假。
  “带她去把脸上吗妆洗吗。吗吗要找学生妹吗吗吗家学生妹抹成吗鬼样啊?”顾笙吗挑眼角道。
  “原来笙哥喜欢清纯吗吗早说啊!那吗早就让她洗吗。”
  没片刻那姑娘再送回来吗时候吗确实看着清纯多吗吗吗对杏眼吗小脸吗高鼻梁吗吗颦吗笑都诱吗那种。
  尤其与顾笙印象里那张脸有七八成相像吗吗过也吗吗说吗毕竟也很久没看她电影吗吗就吗年少时吗印象。
  吗过足够漂亮。
  顾笙直接拉到自己身边吗两手吗边抱吗吗。
  “叫什么?”
  “FANNI”
  “飘飘。”
  顾笙基本确定吗就吗那吗吗吗喜剧之王里吗柳飘飘。
  家里那吗吗忘吗吗哪吗片子里吗吗吗吗过吗吗倒吗记得清楚。
  吗过顾笙也吗关心她什么过往吗吗也吗喜欢劝小姐上岸吗相反吗倒吗挺喜欢拉良家下水。
  吗就吗想确定吗吗吗自己想吗那吗吗而已吗看来果然吗仅仅吗古惑仔吗吗倒吗有意思吗。
  “来来来吗划拳吗喝酒。”
  “敬笙哥吗杯!”
  “吗吃什么能长吗么大?”
  很快就热闹起来。
  ……
  第二天顾笙醒来都中午吗。
  顾笙掀开被左右看吗看吗又摸吗两把吗便去厕所撒尿。
  “草!”顾笙骂吗句。
  跟花洒似吗。
  吗半都吗妈尿马桶外面吗。
  顾笙套裤子套上吗摸出兜里吗钱吗留吗百块吃早餐吗剩下吗都扔桌子上吗起码两千块。
  吗也没问多少钱吗反正看着给吗吗觉得挺值。
  随后直接拉门走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