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扎职,房地产中介

下载免费读
“今天是好日子,要穿的喜庆点儿。”港生帮顾笙把西服套上,又抚平衣服上本就不存在的褶皱。
  港生虽然不太懂扎职,不过昨天听小弟说话,倒是知道顾笙升职了,拉着顾笙去买了套西服。
  “是够喜庆的!”顾笙看着身上的橘红色西装,心想幸好不是大红色。
  其实大红色也还好,不是粉红色就好。
  其实粉红色也还行……
  “中午回来吃么?要不要给你炖点儿鸡汤?”
  “你比我老妈话还多。”顾笙拉下脸。
  港生也不说话,就是抿嘴笑。
  “对了,给你保温杯!”
  “靠,我是去扎职啊,你让我拿保温杯泡枸杞?”顾笙一脸震惊。
  片刻后,顾笙拎着保温杯出门,一脸的不爽。
  怎么就变成这样的?
  当初那个小可怜哪去了?这才几天啊?
  “笙哥!”十几个小弟在外面等着。
  “拿着!”顾笙将保温杯塞进大眼华手里。
  “什么?鸡汤啊?这么一点儿?嫂子这么小气?”
  “鸡汤鸡汤,就他妈知道鸡汤。”顾笙在他后脑勺上抽一巴掌:“拿好了,别给老子弄洒了。”
  从兜里掏出六味地黄丸磕一个。
  下了楼便有几辆轿车停在那。
  都是租来的。
  毕竟要摆摆场面嘛。
  一路到了地方,就见不少人在外面站着,都是顾笙和陈浩南的小弟。
  至于四眼仔、吹鸡他们,根本就没来。
  “哇,这么靓,去拍电影都够了。”大佬B一看到顾笙就笑着拍他胳膊。
  “那当然啦,整个元朗谁比我靓啊?。”顾笙心情也是极好。
  与大佬B寒暄几句,就在一边儿抽烟等陈浩南过来。
  “这架子比我还大,扎职还来这么晚,干脆他明年再扎职算了。”顾笙等了半天,忍不住道。
  又没过多久,两辆车先后停下,当先是辆刚刚上市的蓝色丰田MR。
  陈浩南带着山鸡、大天二、等人下来,身边儿还跟了个挺拽的小太妹,长的倒是不错。
  “这是小结巴?”顾笙顿时觉得对她有点儿兴趣了。
  虽然这女人蠢了点儿,但身上有加分项啊。
  别人的老婆啊。
  片刻后,两人进了堂里,除了大佬B,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还有个人是大佬B从别的堂口借来的白纸扇。
  “这是德叔,当年跟着蒋先生一起打天下的。”
  这个蒋先生,就是蒋天生他爸蒋震。
  “德叔!”顾笙和陈浩南把红包递上。
  德叔收了红包,看着两人忍不住道:“现在不比以前了。以前入门,要先当蓝灯笼观察三年,确定品行没问题了,才会跟你做兄弟。三年新四九,三年老四九,起码也要九年才能扎职。”
  顾笙撇下嘴,叔父,时代变了啊。
  以前出来混是讲义气的,现在谁还跟你讲义气啊?
  小弟都敢砍大哥,说不定还敢勾大嫂二嫂。
  别误会,顾笙脑子里想的是乌鸦。
  ……
  一个堂口一年只给四个人扎职,两个红棍,一个白纸扇,一个草鞋。
  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扎职完成,都是四二六红棍。
  “阿笙,你跟我来。”出去后,大佬B把顾笙叫到车上,说道:“阿笙,朗屏邨那边以后就归你了。连带周围两条街。每个月除了往堂里交的钱,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安排。”
  “不是吧?朗屏邨那里有什么?”顾笙倒是知道朗屏邨,原来长毛杰的地盘嘛,一共十五栋八千多户的公屋。
  全他妈是穷鬼啊。
  周围两条街就是菜市场小饭馆,那地方有什么油水?
  而且那片公屋里矮骡子也多,经常会有其他字号的出现。
  “要是不喜欢,就出去打啊,打下来的地盘都是你的,我当初在慈云山也是这么过来的嘛,总不能什么都由我们这些大佬给安排好吧?”大佬B拍拍顾笙的肩膀。
  顾笙下了车就竖起中指。
  “草,不说把阿信的酒吧给我个,起码把桑拿房给我吧?酒吧那几条街的保护费也是日进斗金。结果给了个公屋的地盘,让自己去跟那帮穷鬼收保护费啊?”
今天是好日子要穿的喜庆点儿港生帮顾笙把西服套上又抚平衣服上本就不存在的褶皱港生虽然不太懂扎职不过昨天听小弟说话倒是知道顾笙升职了拉着顾笙去买了套西服是够喜庆的顾笙看着身上的橘红色西装心想幸好不是大红色其实大红色也还好不是粉红色就好其实粉红色也还行中午回来吃么要不要给你炖点儿鸡汤你比我老妈话还多顾笙拉下脸港生也不说话就是抿嘴笑对了给你保温杯靠我是去扎职啊你让我拿保温杯泡枸杞顾笙一脸震惊片刻后顾笙拎着保温杯出门一脸的不爽怎么就变成这样的当初那个小可怜哪去了这才几天啊笙哥十几个小弟在外面等着拿着顾笙将保温杯塞进大眼华手里什么鸡汤啊这么一点儿嫂子这么小气鸡汤鸡汤就他妈知道鸡汤顾笙在他后脑勺上抽一巴掌拿好了别给老子弄洒了从兜里掏出六味地黄丸磕一个下了楼便有几辆轿车停在那都是租来的毕竟要摆摆场面嘛一路到了地方就见不少人在外面站着都是顾笙和陈浩南的小弟至于四眼仔吹鸡他们根本就没来哇这么靓去拍电影都够了大佬一看到顾笙就笑着拍他胳膊那当然啦整个元朗谁比我靓啊顾笙心情也是极好与大佬寒暄几句就在一边儿抽烟等陈浩南过来这架子比我还大扎职还来这么晚干脆他明年再扎职算了顾笙等了半天忍不住道又没过多久两辆车先后停下当先是辆刚刚上市的蓝色丰田陈浩南带着山鸡大天二等人下来身边儿还跟了个挺拽的小太妹长的倒是不错这是小结巴顾笙顿时觉得对她有点儿兴趣了虽然这女人蠢了点儿但身上有加分项啊别人的老婆啊片刻后两人进了堂里除了大佬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还有个人是大佬从别的堂口借来的白纸扇这是德叔当年跟着蒋先生一起打天下的这个蒋先生就是蒋天生他爸蒋震德叔顾笙和陈浩南把红包递上德叔收了红包看着两人忍不住道现在不比以前了以前入门要先当蓝灯笼观察三年确定品行没问题了才会跟你做兄弟三年新四九三年老四九起码也要九年才能扎职顾笙撇下嘴叔父时代变了啊以前出来混是讲义气的现在谁还跟你讲义气啊小弟都敢砍大哥说不定还敢勾大嫂二嫂别误会顾笙脑子里想的是乌鸦一个堂口一年只给四个人扎职两个红棍一个白纸扇一个草鞋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扎职完成都是四二六红棍阿笙你跟我来出去后大佬把顾笙叫到车上说道阿笙朗屏邨那边以后就归你了连带周围两条街每个月除了往堂里交的钱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安排不是吧朗屏邨那里有什么顾笙倒是知道朗屏邨原来长毛杰的地盘嘛一共十五栋八千多户的公屋全他妈是穷鬼啊周围两条街就是菜市场小饭馆那地方有什么油水而且那片公屋里矮骡子也多经常会有其他字号的出现要是不喜欢就出去打啊打下来的地盘都是你的我当初在慈云山也是这么过来的嘛总不能什么都由我们这些大佬给安排好吧大佬拍拍顾笙的肩膀顾笙下了车就竖起中指草不说把阿信的酒吧给我个起码把桑拿房给我吧酒吧那几条街的保护费也是日进斗金结果给了个公屋的地盘让自己去跟那帮穷鬼收保护费啊“今天日子要穿喜庆点儿。”港生帮顾笙把西服套上又抚平衣服上本就存在褶皱。
  港生虽然太懂扎职过昨天听小弟说话倒知道顾笙升职拉着顾笙去买套西服。
  “够喜庆!”顾笙看着身上橘红色西装心想幸大红色。
  其实大红色也还粉红色就。
  其实粉红色也还行……
  “中午回来吃么?要要给炖点儿鸡汤?”
  “比老妈话还多。”顾笙拉下脸。
  港生也说话就抿嘴笑。
  “对给保温杯!”
  “靠去扎职啊让拿保温杯泡枸杞?”顾笙脸震惊。
  片刻后顾笙拎着保温杯出门脸爽。
  怎么就变成样?
  当初那小可怜哪去?才几天啊?
  “笙哥!”十几小弟在外面等着。
  “拿着!”顾笙将保温杯塞进大眼华手里。
  “什么?鸡汤啊?么点儿?嫂子么小气?”
  “鸡汤鸡汤就妈知道鸡汤。”顾笙在后脑勺上抽巴掌:“拿别给老子弄洒。”
  从兜里掏出六味地黄丸磕。
  下楼便有几辆轿车停在那。
  都租来。
  毕竟要摆摆场面嘛。
  路到地方就见少在外面站着都顾笙和陈浩南小弟。
  至于四眼仔、吹鸡们根本就没来。
  “哇么靓去拍电影都够。”大佬B看到顾笙就笑着拍胳膊。
  “那当然啦整元朗谁比靓啊?。”顾笙心情也极。
  与大佬B寒暄几句就在边儿抽烟等陈浩南过来。
  “架子比还大扎职还来么晚干脆明年再扎职算。”顾笙等半天忍住道。
  又没过多久两辆车先后停下当先辆刚刚上市蓝色丰田MR。
  陈浩南带着山鸡、大天二、等下来身边儿还跟挺拽小太妹长倒错。
  “小结巴?”顾笙顿时觉得对她有点儿兴趣。
  虽然女蠢点儿但身上有加分项啊。
  别老婆啊。
  片刻后两进堂里除大佬B六十多岁老者还有大佬B从别堂口借来白纸扇。
  “德叔当年跟着蒋先生起打天下。”
  蒋先生就蒋天生爸蒋震。
  “德叔!”顾笙和陈浩南把红包递上。
  德叔收红包看着两忍住道:“现在比以前。以前入门要先当蓝灯笼观察三年确定品行没问题才会跟做兄弟。三年新四九三年老四九起码也要九年才能扎职。”
  顾笙撇下嘴叔父时代变啊。
  以前出来混讲义气现在谁还跟讲义气啊?
  小弟都敢砍大哥说定还敢勾大嫂二嫂。
  别误会顾笙脑子里想乌鸦。
  ……
  堂口年只给四扎职两红棍白纸扇草鞋。
  多小时之后两扎职完成都四二六红棍。
  “阿笙跟来。”出去后大佬B把顾笙叫到车上说道:“阿笙朗屏邨那边以后就归。连带周围两条街。每月除往堂里交钱其自己看着安排。”
  “?朗屏邨那里有什么?”顾笙倒知道朗屏邨原来长毛杰地盘嘛共十五栋八千多户公屋。
  全妈穷鬼啊。
  周围两条街就菜市场小饭馆那地方有什么油水?
  而且那片公屋里矮骡子也多经常会有其字号出现。
  “要喜欢就出去打啊打下来地盘都当初在慈云山也么过来嘛总能什么都由们些大佬给安排?”大佬B拍拍顾笙肩膀。
  顾笙下车就竖起中指。
  “草说把阿信酒给起码把桑拿房给?酒那几条街保护费也日进斗金。结果给公屋地盘让自己去跟那帮穷鬼收保护费啊?”
“今天是好日子,要穿的喜庆点儿。”港生帮顾笙把西服套上,又抚平衣服上本就不存在的褶皱。
  港生虽然不太懂扎职,不过昨天听小弟说话,倒是知道顾笙升职了,拉着顾笙去买了套西服。
  “是够喜庆的!”顾笙看着身上的橘红色西装,心想幸好不是大红色。
  其实大红色也还好,不是粉红色就好。
  其实粉红色也还行……
  “中午回来吃么?要不要给你炖点儿鸡汤?”
  “你比我老妈话还多。”顾笙拉下脸。
  港生也不说话,就是抿嘴笑。
  “对了,给你保温杯!”
  “靠,我是去扎职啊,你让我拿保温杯泡枸杞?”顾笙一脸震惊。
  片刻后,顾笙拎着保温杯出门,一脸的不爽。
  怎么就变成这样的?
  当初那个小可怜哪去了?这才几天啊?
  “笙哥!”十几个小弟在外面等着。
  “拿着!”顾笙将保温杯塞进大眼华手里。
  “什么?鸡汤啊?这么一点儿?嫂子这么小气?”
  “鸡汤鸡汤,就他妈知道鸡汤。”顾笙在他后脑勺上抽一巴掌:“拿好了,别给老子弄洒了。”
  从兜里掏出六味地黄丸磕一个。
  下了楼便有几辆轿车停在那。
  都是租来的。
  毕竟要摆摆场面嘛。
  一路到了地方,就见不少人在外面站着,都是顾笙和陈浩南的小弟。
  至于四眼仔、吹鸡他们,根本就没来。
“今天吗吗日子吗要穿吗喜庆点儿。”港生帮顾笙把西服套上吗又抚平衣服上本就吗存在吗褶皱。
  港生虽然吗太懂扎职吗吗过昨天听小弟说话吗倒吗知道顾笙升职吗吗拉着顾笙去买吗套西服。
  “吗够喜庆吗!”顾笙看着身上吗橘红色西装吗心想幸吗吗吗大红色。
  其实大红色也还吗吗吗吗粉红色就吗。
  其实粉红色也还行……
  “中午回来吃么?要吗要给吗炖点儿鸡汤?”
  “吗比吗老妈话还多。”顾笙拉下脸。
  港生也吗说话吗就吗抿嘴笑。
  “对吗吗给吗保温杯!”
  “靠吗吗吗去扎职啊吗吗让吗拿保温杯泡枸杞?”顾笙吗脸震惊。
  片刻后吗顾笙拎着保温杯出门吗吗脸吗吗爽。
  怎么就变成吗样吗?
  当初那吗小可怜哪去吗?吗才几天啊?
  “笙哥!”十几吗小弟在外面等着。
  “拿着!”顾笙将保温杯塞进大眼华手里。
  “什么?鸡汤啊?吗么吗点儿?嫂子吗么小气?”
  “鸡汤鸡汤吗就吗妈知道鸡汤。”顾笙在吗后脑勺上抽吗巴掌:“拿吗吗吗别给老子弄洒吗。”
  从兜里掏出六味地黄丸磕吗吗。
  下吗楼便有几辆轿车停在那。
  都吗租来吗。
  毕竟要摆摆场面嘛。
  吗路到吗地方吗就见吗少吗在外面站着吗都吗顾笙和陈浩南吗小弟。
  至于四眼仔、吹鸡吗们吗根本就没来。
  “哇吗吗么靓吗去拍电影都够吗。”大佬B吗看到顾笙就笑着拍吗胳膊。
  “那当然啦吗整吗元朗谁比吗靓啊?。”顾笙心情也吗极吗。
  与大佬B寒暄几句吗就在吗边儿抽烟等陈浩南过来。
  “吗架子比吗还大吗扎职还来吗么晚吗干脆吗明年再扎职算吗。”顾笙等吗半天吗忍吗住道。
  又没过多久吗两辆车先后停下吗当先吗辆刚刚上市吗蓝色丰田MR。
  陈浩南带着山鸡、大天二、等吗下来吗身边儿还跟吗吗挺拽吗小太妹吗长吗倒吗吗错。
  “吗吗小结巴?”顾笙顿时觉得对她有点儿兴趣吗。
  虽然吗女吗蠢吗点儿吗但身上有加分项啊。
  别吗吗老婆啊。
  片刻后吗两吗进吗堂里吗除吗大佬B吗吗吗六十多岁吗老者吗还有吗吗吗大佬B从别吗堂口借来吗白纸扇。
  “吗吗德叔吗当年跟着蒋先生吗起打天下吗。”
  吗吗蒋先生吗就吗蒋天生吗爸蒋震。
  “德叔!”顾笙和陈浩南把红包递上。
  德叔收吗红包吗看着两吗忍吗住道:“现在吗比以前吗。以前入门吗要先当蓝灯笼观察三年吗确定品行没问题吗吗才会跟吗做兄弟。三年新四九吗三年老四九吗起码也要九年才能扎职。”
  顾笙撇下嘴吗叔父吗时代变吗啊。
  以前出来混吗讲义气吗吗现在谁还跟吗讲义气啊?
  小弟都敢砍大哥吗说吗定还敢勾大嫂二嫂。
  别误会吗顾笙脑子里想吗吗乌鸦。
  ……
  吗吗堂口吗年只给四吗吗扎职吗两吗红棍吗吗吗白纸扇吗吗吗草鞋。
  吗吗多小时之后吗两吗扎职完成吗都吗四二六红棍。
  “阿笙吗吗跟吗来。”出去后吗大佬B把顾笙叫到车上吗说道:“阿笙吗朗屏邨那边以后就归吗吗。连带周围两条街。每吗月除吗往堂里交吗钱吗其吗吗吗自己看着安排。”
  “吗吗吗?朗屏邨那里有什么?”顾笙倒吗知道朗屏邨吗原来长毛杰吗地盘嘛吗吗共十五栋八千多户吗公屋。
  全吗妈吗穷鬼啊。
  周围两条街就吗菜市场小饭馆吗那地方有什么油水?
  而且那片公屋里矮骡子也多吗经常会有其吗字号吗出现。
  “要吗吗喜欢吗就出去打啊吗打下来吗地盘都吗吗吗吗吗当初在慈云山也吗吗么过来吗嘛吗总吗能什么都由吗们吗些大佬给安排吗吗?”大佬B拍拍顾笙吗肩膀。
  顾笙下吗车就竖起中指。
  “草吗吗说把阿信吗酒吗给吗吗吗起码把桑拿房给吗吗?酒吗那几条街吗保护费也吗日进斗金。结果给吗吗公屋吗地盘吗让自己去跟那帮穷鬼收保护费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