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朕好难啊!

下载免费读
第7章朕好难啊!
  
  皇帐中原本的气氛不是很好,因为就在圣驾出京没多久,江南就送来了六百里加急。
  
  扬州巡盐御史府今秋收缴的盐税在运河上被水匪给劫了,而且还极其打脸的将押运税银的漕丁尽数斩杀,扔到运河岸边向朝廷示威。
  
  驻节淮安府的漕运总督裴维生在收到消息后,联合金陵、扬州、淮安、徐州四府想方设法四处查探,整整十余天,连水匪的影子都没找到。
  
  眼看押送税银入京的时间已经临近,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多次派人催促,裴维生知道拖不下去了,只能与林如海一道上奏,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两百万两白银不翼而飞,数百漕丁尽数被杀,而至今贼人的影子都没摸到,刘恒能不生气吗?
  
  当刘恒恼怒负责监察天下的龙禁卫,这么多天了连半点线索都查不到时,顺手就把手边的茶盏砸向了龙禁卫指挥使曹久功。
  
  曹久功是自己人,刘恒也不可能真砸,茶盏劲直飞向一旁的桌子,就是这声茶盏碎裂的声音引得贾琮冲了进来……
  
  皇帐中的文武百官还是很感激贾琮的,哪怕面前的天子如今还没有多大的权力,可面对怒火中烧的君王,做臣子的也不好受啊。
  
  看到趴在地上蹬着小短腿的贾琮逗乐了皇帝,众臣一边陪笑的同时,心中也给贾琮暗暗记上一功。
  
  这一下摔得挺狠,特别是额头和压在身下的右手臂被头盔铠甲磕得生疼,加上身上厚重的明光铠,贾琮蹬了半天小短腿都没站起来。
  
  还是曹久功看不过眼了,上前伸手一拎,将贾琮拎起来放在了地上。
  
  “曹嘟嘟,有人要刺杀陛下……”
  
  自早晨曹久功见过贾琮后,他就一直觉得贾琮对他的称呼哪里有些不对劲。不过麾下将士的确都称呼他为曹都督,可能是贾琮人小,咬字不太清楚的原因。
  
  曹久功将贾琮的头盔提了提,解放了贾琮被头盔压制的双眼。
  
  呃……
  
  贾琮这才发现自己闹了好大的笑话,而且是当着十余名朝中重臣的面。
  
  “行了,你出去玩吧,朕还忙着呢。”
  
  刘恒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怒还是该笑,若是别人,估计这会已经因为君前失仪被拖下去杖责了。
  
  可贾琮才八岁,他还是个孩子啊!更何况还是个忠心的孩子,朕怎么舍得打哩!
  
  贾琮红着脸躬身抱拳,掩面而去。刘恒笑了笑摇摇头,吩咐夏守忠:“去御医那要些药膏,给贾小三送去抹一抹。”
  
  帐中众臣纷纷拍起了马屁,皆言陛下仁慈云云。
  
  此时站在皇帐外面的贾琮摸了摸自己的小圆脸,开始反思起来。他突然惊讶的发现,随着两份记忆的融合,他的性格中不仅仅有着前世的成熟,同时也兼具了今生的稚嫩。
  
  而且更多的时候,心中充满了猫儿一样的好奇心,时常性的犯傻,还会无意间露出本不该存在的童真与童趣。
  
  按道理,他的心理年龄应该已经十八……不对,前世加上今生,他的心理年龄应该已经二十六了。
第章朕好难啊皇帐中原本的气氛不是很好因为就在圣驾出京没多久江南就送来了六百里加急扬州巡盐御史府今秋收缴的盐税在运河上被水匪给劫了而且还极其打脸的将押运税银的漕丁尽数斩杀扔到运河岸边向朝廷示威驻节淮安府的漕运总督裴维生在收到消息后联合金陵扬州淮安徐州四府想方设法四处查探整整十余天连水匪的影子都没找到眼看押送税银入京的时间已经临近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多次派人催促裴维生知道拖不下去了只能与林如海一道上奏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两百万两白银不翼而飞数百漕丁尽数被杀而至今贼人的影子都没摸到刘恒能不生气吗当刘恒恼怒负责监察天下的龙禁卫这么多天了连半点线索都查不到时顺手就把手边的茶盏砸向了龙禁卫指挥使曹久功曹久功是自己人刘恒也不可能真砸茶盏劲直飞向一旁的桌子就是这声茶盏碎裂的声音引得贾琮冲了进来皇帐中的文武百官还是很感激贾琮的哪怕面前的天子如今还没有多大的权力可面对怒火中烧的君王做臣子的也不好受啊看到趴在地上蹬着小短腿的贾琮逗乐了皇帝众臣一边陪笑的同时心中也给贾琮暗暗记上一功这一下摔得挺狠特别是额头和压在身下的右手臂被头盔铠甲磕得生疼加上身上厚重的明光铠贾琮蹬了半天小短腿都没站起来还是曹久功看不过眼了上前伸手一拎将贾琮拎起来放在了地上曹嘟嘟有人要刺杀陛下自早晨曹久功见过贾琮后他就一直觉得贾琮对他的称呼哪里有些不对劲不过麾下将士的确都称呼他为曹都督可能是贾琮人小咬字不太清楚的原因曹久功将贾琮的头盔提了提解放了贾琮被头盔压制的双眼呃贾琮这才发现自己闹了好大的笑话而且是当着十余名朝中重臣的面行了你出去玩吧朕还忙着呢刘恒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怒还是该笑若是别人估计这会已经因为君前失仪被拖下去杖责了可贾琮才八岁他还是个孩子啊更何况还是个忠心的孩子朕怎么舍得打哩贾琮红着脸躬身抱拳掩面而去刘恒笑了笑摇摇头吩咐夏守忠去御医那要些药膏给贾小三送去抹一抹帐中众臣纷纷拍起了马屁皆言陛下仁慈云云此时站在皇帐外面的贾琮摸了摸自己的小圆脸开始反思起来他突然惊讶的发现随着两份记忆的融合他的性格中不仅仅有着前世的成熟同时也兼具了今生的稚嫩而且更多的时候心中充满了猫儿一样的好奇心时常性的犯傻还会无意间露出本不该存在的童真与童趣按道理他的心理年龄应该已经十八不对前世加上今生他的心理年龄应该已经二十六了想不通啊左思右想也想不通的贾琮低头看向自己胖乎乎的双手又捏了捏自己的圆脸不由苦笑一声第7章朕难啊!
  
  皇帐中原本气氛很因为就在圣驾出京没多久江南就送来六百里加急。
  
  扬州巡盐御史府今秋收缴盐税在运河上被水匪给劫而且还极其打脸将押运税银漕丁尽数斩杀扔到运河岸边向朝廷示威。
  
  驻节淮安府漕运总督裴维生在收到消息后联合金陵、扬州、淮安、徐州四府想方设法四处查探整整十余天连水匪影子都没找到。
  
  眼看押送税银入京时间已经临近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多次派催促裴维生知道拖下去只能与林如海道上奏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两百万两白银翼而飞数百漕丁尽数被杀而至今贼影子都没摸到刘恒能生气?
  
  当刘恒恼怒负责监察天下龙禁卫么多天连半点线索都查到时顺手就把手边茶盏砸向龙禁卫指挥使曹久功。
  
  曹久功自己刘恒也可能真砸茶盏劲直飞向旁桌子就声茶盏碎裂声音引得贾琮冲进来……
  
  皇帐中文武百官还很感激贾琮哪怕面前天子如今还没有多大权力可面对怒火中烧君王做臣子也受啊。
  
  看到趴在地上蹬着小短腿贾琮逗乐皇帝众臣边陪笑同时心中也给贾琮暗暗记上功。
  
  下摔得挺狠特别额头和压在身下右手臂被头盔铠甲磕得生疼加上身上厚重明光铠贾琮蹬半天小短腿都没站起来。
  
  还曹久功看过眼上前伸手拎将贾琮拎起来放在地上。
  
  “曹嘟嘟有要刺杀陛下……”
  
  自早晨曹久功见过贾琮后就直觉得贾琮对称呼哪里有些对劲。过麾下将士确都称呼为曹都督可能贾琮小咬字太清楚原因。
  
  曹久功将贾琮头盔提提解放贾琮被头盔压制双眼。
  
  呃……
  
  贾琮才发现自己闹大笑话而且当着十余名朝中重臣面。
  
  “行出去玩朕还忙着呢。”
  
  刘恒都知道自己该怒还该笑若别估计会已经因为君前失仪被拖下去杖责。
  
  可贾琮才八岁还孩子啊!更何况还忠心孩子朕怎么舍得打哩!
  
  贾琮红着脸躬身抱拳掩面而去。刘恒笑笑摇摇头吩咐夏守忠:“去御医那要些药膏给贾小三送去抹抹。”
  
  帐中众臣纷纷拍起马屁皆言陛下仁慈云云。
  
  此时站在皇帐外面贾琮摸摸自己小圆脸开始反思起来。突然惊讶发现随着两份记忆融合性格中仅仅有着前世成熟同时也兼具今生稚嫩。
  
  而且更多时候心中充满猫儿样奇心时常性犯傻还会无意间露出本该存在童真与童趣。
  
  按道理心理年龄应该已经十八……对前世加上今生心理年龄应该已经二十六。
  
  想通啊!
  
  左思右想也想通贾琮低头看向自己胖乎乎双手又捏捏自己圆脸由苦笑声。
第7章朕好难啊!
  
  皇帐中原本的气氛不是很好,因为就在圣驾出京没多久,江南就送来了六百里加急。
  
  扬州巡盐御史府今秋收缴的盐税在运河上被水匪给劫了,而且还极其打脸的将押运税银的漕丁尽数斩杀,扔到运河岸边向朝廷示威。
  
  驻节淮安府的漕运总督裴维生在收到消息后,联合金陵、扬州、淮安、徐州四府想方设法四处查探,整整十余天,连水匪的影子都没找到。
  
  眼看押送税银入京的时间已经临近,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多次派人催促,裴维生知道拖不下去了,只能与林如海一道上奏,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两百万两白银不翼而飞,数百漕丁尽数被杀,而至今贼人的影子都没摸到,刘恒能不生气吗?
  
  当刘恒恼怒负责监察天下的龙禁卫,这么多天了连半点线索都查不到时,顺手就把手边的茶盏砸向了龙禁卫指挥使曹久功。
  
  曹久功是自己人,刘恒也不可能真砸,茶盏劲直飞向一旁的桌子,就是这声茶盏碎裂的声音引得贾琮冲了进来……
  
  皇帐中的文武百官还是很感激贾琮的,哪怕面前的天子如今还没有多大的权力,可面对怒火中烧的君王,做臣子的也不好受啊。
  
  看到趴在地上蹬着小短腿的贾琮逗乐了皇帝,众臣一边陪笑的同时,心中也给贾琮暗暗记上一功。
  
  这一下摔得挺狠,特别是额头和压在身下的右手臂被头盔铠甲磕得生疼,加上身上厚重的明光铠,贾琮蹬了半天小短腿都没站起来。
  
  还是曹久功看不过眼了,上前伸手一拎,将贾琮拎起来放在了地上。
  
  “曹嘟嘟,有人要刺杀陛下……”
  
  自早晨曹久功见过贾琮后,他就一直觉得贾琮对他的称呼哪里有些不对劲。不过麾下将士的确都称呼他为曹都督,可能是贾琮人小,咬字不太清楚的原因。
  
  曹久功将贾琮的头盔提了提,解放了贾琮被头盔压制的双眼。
  
  呃……
  
  贾琮这才发现自己闹了好大的笑话,而且是当着十余名朝中重臣的面。
第7章朕好难啊!
  
  皇帐中原本的气氛不是很好,因为就在圣驾出京没多久,江南就送来了六百里加急。
  
  扬州巡盐御史府今秋收缴的盐税在运河上被水匪给劫了,而且还极其打脸的将押运税银的漕丁尽数斩杀,扔到运河岸边向朝廷示威。
  
  驻节淮安府的漕运总督裴维生在收到消息后,联合金陵、扬州、淮安、徐州四府想方设法四处查探,整整十余天,连水匪的影子都没找到。
  
  眼看押送税银入京的时间已经临近,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多次派人催促,裴维生知道拖不下去了,只能与林如海一道上奏,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两百万两白银不翼而飞,数百漕丁尽数被杀,而至今贼人的影子都没摸到,刘恒能不生气吗?
  
  当刘恒恼怒负责监察天下的龙禁卫,这么多天了连半点线索都查不到时,顺手就把手边的茶盏砸向了龙禁卫指挥使曹久功。
  
  曹久功是自己人,刘恒也不可能真砸,茶盏劲直飞向一旁的桌子,就是这声茶盏碎裂的声音引得贾琮冲了进来……
  
  皇帐中的文武百官还是很感激贾琮的,哪怕面前的天子如今还没有多大的权力,可面对怒火中烧的君王,做臣子的也不好受啊。
  
  看到趴在地上蹬着小短腿的贾琮逗乐了皇帝,众臣一边陪笑的同时,心中也给贾琮暗暗记上一功。
  
  这一下摔得挺狠,特别是额头和压在身下的右手臂被头盔铠甲磕得生疼,加上身上厚重的明光铠,贾琮蹬了半天小短腿都没站起来。
  
  还是曹久功看不过眼了,上前伸手一拎,将贾琮拎起来放在了地上。
  
  “曹嘟嘟,有人要刺杀陛下……”
  
  自早晨曹久功见过贾琮后,他就一直觉得贾琮对他的称呼哪里有些不对劲。不过麾下将士的确都称呼他为曹都督,可能是贾琮人小,咬字不太清楚的原因。
  
  曹久功将贾琮的头盔提了提,解放了贾琮被头盔压制的双眼。
  
  呃……
  
  贾琮这才发现自己闹了好大的笑话,而且是当着十余名朝中重臣的面。
  
  “行了,你出去玩吧,朕还忙着呢。”
  
  刘恒都不知道自己是该怒还是该笑,若是别人,估计这会已经因为君前失仪被拖下去杖责了。
  
  可贾琮才八岁,他还是个孩子啊!更何况还是个忠心的孩子,朕怎么舍得打哩!
  
  贾琮红着脸躬身抱拳,掩面而去。刘恒笑了笑摇摇头,吩咐夏守忠:“去御医那要些药膏,给贾小三送去抹一抹。”
  
  帐中众臣纷纷拍起了马屁,皆言陛下仁慈云云。
  
  此时站在皇帐外面的贾琮摸了摸自己的小圆脸,开始反思起来。他突然惊讶的发现,随着两份记忆的融合,他的性格中不仅仅有着前世的成熟,同时也兼具了今生的稚嫩。
  
  而且更多的时候,心中充满了猫儿一样的好奇心,时常性的犯傻,还会无意间露出本不该存在的童真与童趣。
  
  按道理,他的心理年龄应该已经十八……不对,前世加上今生,他的心理年龄应该已经二十六了。
  
  想不通啊!
  
  左思右想也想不通的贾琮低头看向自己胖乎乎的双手,又捏了捏自己的圆脸,不由苦笑一声。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