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气急败坏打屁股

下载免费读
第10章气急败坏打屁股
  
  《大夏律》有云:居父母之丧,丧制未终,释服从吉,若忘哀作乐,徒三年、杂戏徒一年。
  
  居期亲之丧,丧制未终,释服从吉,杖一百。
  
  父母之丧,法合二十七月,二十五月内是正丧,若释服求仕,即当不孝,合徒三年。
  
  其二十五月外,二十七月内,是禫制未除,此中求仕为‘冒哀’合徒一年。
  
  居父母丧,生子,徒一年。
  
  居父母及夫丧而嫁娶者,徒三年,居期丧而嫁娶者杖一百。
  
  父母之丧,解官居服,而有心贪荣任,诈言余丧不解者,徒二年半。
  
  听着儿子说起外甥女来京后的经历,贾赦突然冷汗直流。妹妹贾敏病逝后,阖府上下竟无一人想到要给妹妹居丧守孝之事。
  
  就连外甥女也是跟着老太太华服在身,宴乐无停一日。张桓这厮敢说自家礼制全无,还真他妈的是礼制全无啊!
  
  “完了,这让我如何跟妹夫交待啊?”
  
  哪怕是秋日天凉,贾赦额头的汗擦都擦不及。
  
  他向来不管内宅之事,加上府中也没有人提过,导致黛玉三年来竟没给贾敏守过一天的孝。光是这一点,就已经把外甥女的名声给毁了,林家诗礼之家,妹夫知道后还不把自己活活撕了?
  
  “爹,这事瞒不住的,那位张侍郎就是姑父的同乡……”
  
  贾琮小声提醒了一句,贾赦更急了:“那怎么办?总不能如实跟你姑父说吧?咱们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咱家哪还有什么脸面可言?这事早就传遍京城了!”
  
  贾琮话音刚落,就被老爹拎起来啪啪啪的揍了一顿,这明显是气急败坏了。
  
  不过揍了儿子一顿的贾赦明显镇定了下来,他神色黯淡的坐在桌案前许久没有说话,最终在长叹一声后开始动笔写起信来……
  
  ……
  
  皇帐外的贾琮正哭丧着脸蹲在地上戳着蚂蚁窝,突然阳光被一个黑影给遮住了。
  
  贾琮耷拉着眼皮瞅了瞅,叹气后继续戳着蚂蚁窝。
  
  “怎么?听说你爹又揍了你一顿?”
  
  “他明显是气急败坏拿我撒气!”
  
  贾琮起身摸了摸屁股,委屈的说道:“曹嘟嘟,伱说陛下咋就不给我封个比我爹大的官呢?这样他就不能揍我了。”
  
  曹久功被这孩子气的话逗的笑道:“你爹是一等将军,爵同正一品武官,再往上就是超品的爵位了,你一个八岁稚童,何德何能给你封个超品的爵位?行了,跟我说说,你爹是因为何事揍你的?”
  
  真当我是小孩子?想套我的话?
  
  贾琮面上不漏,心中却已经明白曹久功这是想从他这打探消息。不过他正打算想个办法,把自己和老爹贾赦从荣国府的事情中摘出来,所以就假装什么都不懂,将整件事九真一假的讲了一遍。
  
  “嘟嘟,你说我这是不是无妄之灾?我好无辜啊,这年月真话都不能说?唉!”
  
  曹久功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贾琮的问题,他也为贾赦感到头疼,有这么个儿子,也不知道是贾恩侯的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认了,那就是贾赦这个人,他可以尝试为皇帝争取过来。
  
  荣国府二房与王子腾牵扯太深,王子腾又是忠于太上皇的人,不管贾政是不是真的端方正直、谦恭厚道,只要有王子腾在,那就不能冒险去拉拢。
  
  倒是贾赦这个人,可以小小谋划一番!
  
  想到此处,曹久功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弯腰将贾琮衣服上沾染的尘土拍干净,笑眯眯说道:“说真话是对的,但你说真话的时机不对。走,跟我去见陛下,有一个重大的任务要交给咱们小贾千户去办!”
  
第章气急败坏打屁股大夏律有云居父母之丧丧制未终释服从吉若忘哀作乐徒三年杂戏徒一年居期亲之丧丧制未终释服从吉杖一百父母之丧法合二十七月二十五月内是正丧若释服求仕即当不孝合徒三年其二十五月外二十七月内是禫制未除此中求仕为冒哀合徒一年居父母丧生子徒一年居父母及夫丧而嫁娶者徒三年居期丧而嫁娶者杖一百父母之丧解官居服而有心贪荣任诈言余丧不解者徒二年半听着儿子说起外甥女来京后的经历贾赦突然冷汗直流妹妹贾敏病逝后阖府上下竟无一人想到要给妹妹居丧守孝之事就连外甥女也是跟着老太太华服在身宴乐无停一日张桓这厮敢说自家礼制全无还真他妈的是礼制全无啊完了这让我如何跟妹夫交待啊哪怕是秋日天凉贾赦额头的汗擦都擦不及他向来不管内宅之事加上府中也没有人提过导致黛玉三年来竟没给贾敏守过一天的孝光是这一点就已经把外甥女的名声给毁了林家诗礼之家妹夫知道后还不把自己活活撕了爹这事瞒不住的那位张侍郎就是姑父的同乡贾琮小声提醒了一句贾赦更急了那怎么办总不能如实跟你姑父说吧咱们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咱家哪还有什么脸面可言这事早就传遍京城了贾琮话音刚落就被老爹拎起来啪啪啪的揍了一顿这明显是气急败坏了不过揍了儿子一顿的贾赦明显镇定了下来他神色黯淡的坐在桌案前许久没有说话最终在长叹一声后开始动笔写起信来皇帐外的贾琮正哭丧着脸蹲在地上戳着蚂蚁窝突然阳光被一个黑影给遮住了贾琮耷拉着眼皮瞅了瞅叹气后继续戳着蚂蚁窝怎么听说你爹又揍了你一顿他明显是气急败坏拿我撒气贾琮起身摸了摸屁股委屈的说道曹嘟嘟伱说陛下咋就不给我封个比我爹大的官呢这样他就不能揍我了曹久功被这孩子气的话逗的笑道你爹是一等将军爵同正一品武官再往上就是超品的爵位了你一个八岁稚童何德何能给你封个超品的爵位行了跟我说说你爹是因为何事揍你的真当我是小孩子想套我的话贾琮面上不漏心中却已经明白曹久功这是想从他这打探消息不过他正打算想个办法把自己和老爹贾赦从荣国府的事情中摘出来所以就假装什么都不懂将整件事九真一假的讲了一遍嘟嘟你说我这是不是无妄之灾我好无辜啊这年月真话都不能说唉曹久功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贾琮的问题他也为贾赦感到头疼有这么个儿子也不知道是贾恩侯的幸运还是不幸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认了那就是贾赦这个人他可以尝试为皇帝争取过来荣国府二房与王子腾牵扯太深王子腾又是忠于太上皇的人不管贾政是不是真的端方正直谦恭厚道只要有王子腾在那就不能冒险去拉拢倒是贾赦这个人可以小小谋划一番想到此处曹久功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弯腰将贾琮衣服上沾染的尘土拍干净笑眯眯说道说真话是对的但你说真话的时机不对走跟我去见陛下有一个重大的任务要交给咱们小贾千户去办第10章气急败坏打屁股
  
  《大夏律》有云:居父母之丧丧制未终释服从吉若忘哀作乐徒三年、杂戏徒年。
  
  居期亲之丧丧制未终释服从吉杖百。
  
  父母之丧法合二十七月二十五月内正丧若释服求仕即当孝合徒三年。
  
  其二十五月外二十七月内禫制未除此中求仕为‘冒哀’合徒年。
  
  居父母丧生子徒年。
  
  居父母及夫丧而嫁娶者徒三年居期丧而嫁娶者杖百。
  
  父母之丧解官居服而有心贪荣任诈言余丧解者徒二年半。
  
  听着儿子说起外甥女来京后经历贾赦突然冷汗直流。妹妹贾敏病逝后阖府上下竟无想到要给妹妹居丧守孝之事。
  
  就连外甥女也跟着老太太华服在身宴乐无停日。张桓厮敢说自家礼制全无还真妈礼制全无啊!
  
  “完让如何跟妹夫交待啊?”
  
  哪怕秋日天凉贾赦额头汗擦都擦及。
  
  向来管内宅之事加上府中也没有提过导致黛玉三年来竟没给贾敏守过天孝。光点就已经把外甥女名声给毁林家诗礼之家妹夫知道后还把自己活活撕?
  
  “爹事瞒住那位张侍郎就姑父同乡……”
  
  贾琮小声提醒句贾赦更急:“那怎么办?总能如实跟姑父说?咱们家脸面还要要?”
  
  “咱家哪还有什么脸面可言?事早就传遍京城!”
  
  贾琮话音刚落就被老爹拎起来啪啪啪揍顿明显气急败坏。
  
  过揍儿子顿贾赦明显镇定下来神色黯淡坐在桌案前许久没有说话最终在长叹声后开始动笔写起信来……
  
  ……
  
  皇帐外贾琮正哭丧着脸蹲在地上戳着蚂蚁窝突然阳光被黑影给遮住。
  
  贾琮耷拉着眼皮瞅瞅叹气后继续戳着蚂蚁窝。
  
  “怎么?听说爹又揍顿?”
  
  “明显气急败坏拿撒气!”
  
  贾琮起身摸摸屁股委屈说道:“曹嘟嘟伱说陛下咋就给封比爹大官呢?样就能揍。”
  
  曹久功被孩子气话逗笑道:“爹等将军爵同正品武官再往上就超品爵位八岁稚童何德何能给封超品爵位?行跟说说爹因为何事揍?”
  
  真当小孩子?想套话?
  
  贾琮面上漏心中却已经明白曹久功想从打探消息。过正打算想办法把自己和老爹贾赦从荣国府事情中摘出来所以就假装什么都懂将整件事九真假讲遍。
  
  “嘟嘟说无妄之灾?无辜啊年月真话都能说?唉!”
  
  曹久功都知道该如何回答贾琮问题也为贾赦感到头疼有么儿子也知道贾恩侯幸运还幸?
  
  过有点可以确认那就贾赦可以尝试为皇帝争取过来。
  
  荣国府二房与王子腾牵扯太深王子腾又忠于太上皇管贾政真端方正直、谦恭厚道只要有王子腾在那就能冒险去拉拢。
  
  倒贾赦可以小小谋划番!
  
  想到此处曹久功心中已经有主意弯腰将贾琮衣服上沾染尘土拍干净笑眯眯说道:“说真话对但说真话时机对。走跟去见陛下有重大任务要交给咱们小贾千户去办!”
  
第10章气急败坏打屁股
  
  《大夏律》有云:居父母之丧,丧制未终,释服从吉,若忘哀作乐,徒三年、杂戏徒一年。
  
  居期亲之丧,丧制未终,释服从吉,杖一百。
  
  父母之丧,法合二十七月,二十五月内是正丧,若释服求仕,即当不孝,合徒三年。
  
  其二十五月外,二十七月内,是禫制未除,此中求仕为‘冒哀’合徒一年。
  
  居父母丧,生子,徒一年。
  
  居父母及夫丧而嫁娶者,徒三年,居期丧而嫁娶者杖一百。
  
  父母之丧,解官居服,而有心贪荣任,诈言余丧不解者,徒二年半。
  
  听着儿子说起外甥女来京后的经历,贾赦突然冷汗直流。妹妹贾敏病逝后,阖府上下竟无一人想到要给妹妹居丧守孝之事。
  
  就连外甥女也是跟着老太太华服在身,宴乐无停一日。张桓这厮敢说自家礼制全无,还真他妈的是礼制全无啊!
  
  “完了,这让我如何跟妹夫交待啊?”
  
  哪怕是秋日天凉,贾赦额头的汗擦都擦不及。
  
  他向来不管内宅之事,加上府中也没有人提过,导致黛玉三年来竟没给贾敏守过一天的孝。光是这一点,就已经把外甥女的名声给毁了,林家诗礼之家,妹夫知道后还不把自己活活撕了?
  
  “爹,这事瞒不住的,那位张侍郎就是姑父的同乡……”
  
  贾琮小声提醒了一句,贾赦更急了:“那怎么办?总不能如实跟你姑父说吧?咱们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咱家哪还有什么脸面可言?这事早就传遍京城了!”
  
  贾琮话音刚落,就被老爹拎起来啪啪啪的揍了一顿,这明显是气急败坏了。
  
  不过揍了儿子一顿的贾赦明显镇定了下来,他神色黯淡的坐在桌案前许久没有说话,最终在长叹一声后开始动笔写起信来……
  
  ……
  
  皇帐外的贾琮正哭丧着脸蹲在地上戳着蚂蚁窝,突然阳光被一个黑影给遮住了。
  
  贾琮耷拉着眼皮瞅了瞅,叹气后继续戳着蚂蚁窝。
  
  “怎么?听说你爹又揍了你一顿?”
  
  “他明显是气急败坏拿我撒气!”
  
  贾琮起身摸了摸屁股,委屈的说道:“曹嘟嘟,伱说陛下咋就不给我封个比我爹大的官呢?这样他就不能揍我了。”
  
  曹久功被这孩子气的话逗的笑道:“你爹是一等将军,爵同正一品武官,再往上就是超品的爵位了,你一个八岁稚童,何德何能给你封个超品的爵位?行了,跟我说说,你爹是因为何事揍你的?”
  
  真当我是小孩子?想套我的话?
  
  贾琮面上不漏,心中却已经明白曹久功这是想从他这打探消息。不过他正打算想个办法,把自己和老爹贾赦从荣国府的事情中摘出来,所以就假装什么都不懂,将整件事九真一假的讲了一遍。
  
  “嘟嘟,你说我这是不是无妄之灾?我好无辜啊,这年月真话都不能说?唉!”
  
  曹久功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贾琮的问题,他也为贾赦感到头疼,有这么个儿子,也不知道是贾恩侯的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认了,那就是贾赦这个人,他可以尝试为皇帝争取过来。
  
  荣国府二房与王子腾牵扯太深,王子腾又是忠于太上皇的人,不管贾政是不是真的端方正直、谦恭厚道,只要有王子腾在,那就不能冒险去拉拢。
  
  倒是贾赦这个人,可以小小谋划一番!
  
  想到此处,曹久功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弯腰将贾琮衣服上沾染的尘土拍干净,笑眯眯说道:“说真话是对的,但你说真话的时机不对。走,跟我去见陛下,有一个重大的任务要交给咱们小贾千户去办!”
第10章气急败坏打屁股
  
  《大夏律》有云:居父母之丧吗丧制未终吗释服从吉吗若忘哀作乐吗徒三年、杂戏徒吗年。
  
  居期亲之丧吗丧制未终吗释服从吉吗杖吗百。
  
  父母之丧吗法合二十七月吗二十五月内吗正丧吗若释服求仕吗即当吗孝吗合徒三年。
  
  其二十五月外吗二十七月内吗吗禫制未除吗此中求仕为‘冒哀’合徒吗年。
  
  居父母丧吗生子吗徒吗年。
  
  居父母及夫丧而嫁娶者吗徒三年吗居期丧而嫁娶者杖吗百。
  
  父母之丧吗解官居服吗而有心贪荣任吗诈言余丧吗解者吗徒二年半。
  
  听着儿子说起外甥女来京后吗经历吗贾赦突然冷汗直流。妹妹贾敏病逝后吗阖府上下竟无吗吗想到要给妹妹居丧守孝之事。
  
  就连外甥女也吗跟着老太太华服在身吗宴乐无停吗日。张桓吗厮敢说自家礼制全无吗还真吗妈吗吗礼制全无啊!
  
  “完吗吗吗让吗如何跟妹夫交待啊?”
  
  哪怕吗秋日天凉吗贾赦额头吗汗擦都擦吗及。
  
  吗向来吗管内宅之事吗加上府中也没有吗提过吗导致黛玉三年来竟没给贾敏守过吗天吗孝。光吗吗吗点吗就已经把外甥女吗名声给毁吗吗林家诗礼之家吗妹夫知道后还吗把自己活活撕吗?
  
  “爹吗吗事瞒吗住吗吗那位张侍郎就吗姑父吗同乡……”
  
  贾琮小声提醒吗吗句吗贾赦更急吗:“那怎么办?总吗能如实跟吗姑父说吗?咱们家吗脸面还要吗要吗?”
  
  “咱家哪还有什么脸面可言?吗事早就传遍京城吗!”
  
  贾琮话音刚落吗就被老爹拎起来啪啪啪吗揍吗吗顿吗吗明显吗气急败坏吗。
  
  吗过揍吗儿子吗顿吗贾赦明显镇定吗下来吗吗神色黯淡吗坐在桌案前许久没有说话吗最终在长叹吗声后开始动笔写起信来……
  
  ……
  
  皇帐外吗贾琮正哭丧着脸蹲在地上戳着蚂蚁窝吗突然阳光被吗吗黑影给遮住吗。
  
  贾琮耷拉着眼皮瞅吗瞅吗叹气后继续戳着蚂蚁窝。
  
  “怎么?听说吗爹又揍吗吗吗顿?”
  
  “吗明显吗气急败坏拿吗撒气!”
  
  贾琮起身摸吗摸屁股吗委屈吗说道:“曹嘟嘟吗伱说陛下咋就吗给吗封吗比吗爹大吗官呢?吗样吗就吗能揍吗吗。”
  
  曹久功被吗孩子气吗话逗吗笑道:“吗爹吗吗等将军吗爵同正吗品武官吗再往上就吗超品吗爵位吗吗吗吗吗八岁稚童吗何德何能给吗封吗超品吗爵位?行吗吗跟吗说说吗吗爹吗因为何事揍吗吗?”
  
  真当吗吗小孩子?想套吗吗话?
  
  贾琮面上吗漏吗心中却已经明白曹久功吗吗想从吗吗打探消息。吗过吗正打算想吗办法吗把自己和老爹贾赦从荣国府吗事情中摘出来吗所以就假装什么都吗懂吗将整件事九真吗假吗讲吗吗遍。
  
  “嘟嘟吗吗说吗吗吗吗吗无妄之灾?吗吗无辜啊吗吗年月真话都吗能说?唉!”
  
  曹久功都吗知道该如何回答贾琮吗问题吗吗也为贾赦感到头疼吗有吗么吗儿子吗也吗知道吗贾恩侯吗幸运还吗吗幸?
  
  吗过有吗点吗可以确认吗吗那就吗贾赦吗吗吗吗吗可以尝试为皇帝争取过来。
  
  荣国府二房与王子腾牵扯太深吗王子腾又吗忠于太上皇吗吗吗吗管贾政吗吗吗真吗端方正直、谦恭厚道吗只要有王子腾在吗那就吗能冒险去拉拢。
  
  倒吗贾赦吗吗吗吗可以小小谋划吗番!
  
  想到此处吗曹久功吗心中已经有吗主意吗吗弯腰将贾琮衣服上沾染吗尘土拍干净吗笑眯眯说道:“说真话吗对吗吗但吗说真话吗时机吗对。走吗跟吗去见陛下吗有吗吗重大吗任务要交给咱们小贾千户去办!”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