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冲突

下载免费读
第16章冲突
  
  宁荣两府,至今揍过贾宝玉的只有其父贾政一人。
  
  从礼教的方面来说,贾琏可以教训贾宝玉,贾琮不行,因为贾宝玉是他的堂兄,居长。
  
  不过贾琮这次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小惜春被贾宝玉的突然发疯吓得脸色发白,王熙凤到现在都哄不住。
  
  “二爷……”
  
  凄厉的叫喊声把想要继续发火的贾琮给吓了一跳,只见跪在地上的袭人突然尖叫一声,猛扑过来推了一把正要上前补上一脚的贾琮。
  
  骤然的变故让贾琮失去了平衡,要不是这几年勤学苦练,跌倒的瞬间后脑勺就要撞在碎裂的瓷盆上了。
  
  贾琮好险才用手撑住了倒下的身子,手掌被地上的瓷片扎的生疼,抬手间屋子里的众女纷纷惊呼。
  
  “琮哥儿……”
  
  “血……哇哇哇哇……”
  
  担忧惊叫的,看到鲜血被吓哭的,屋子里瞬间乱糟糟吵得贾琮脑仁疼。
  
  而袭人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反而一脸的无辜,扑到被踹倒在地的贾宝玉身上,费力扶起瘫坐在地的宝玉,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还指着贾琮骂道:“琮三爷,你竟敢打二爷,老祖宗一定会惩罚你的……”
  
  说实话贾琮对于贾宝玉没有多大的恶感,甚至有点欣赏这个傻乎乎的堂兄。
  
  性子软、无脑、略有自私这些都不算什么,京中公子哥中贾宝玉绝对算是个乖宝宝了,而且性子天生的仁善,就是有些过于风光霁月了些。
  
  可贾家现在是什么境地?用危如累卵来形容丝毫不为过。贾珠耗尽了心血去拼科举英年早逝,他身为二房仅剩的嫡子竟然天天混在女子堆中,惯得他身边的丫鬟个个成了副小姐。
  
  这些副小姐如今心高气傲,都敢在贾琮这个主子面前叫嚣了。可惜贾琮不是贾宝玉,他才不会惯得这些副小姐不知天高地厚。
  
  看来琮三爷低调的久了,有些人忘了在这府中谁才是真正的主子!
  
  “好啊好啊,小小的丫鬟也敢在爷面前叫嚣了!”
  
  贾琮脸上稚气未褪,眼中的厉色却也十分吓人。他抬脚上前,走到贾宝玉与袭人跟前。
  
  “拿老太太来压我?袭人,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爷姓贾,爷的父亲才是荣国府真正的承爵人,大夏的一等将军。更何况爷是陛下亲封的武德将军,正五品的武官。”
第章冲突宁荣两府至今揍过贾宝玉的只有其父贾政一人从礼教的方面来说贾琏可以教训贾宝玉贾琮不行因为贾宝玉是他的堂兄居长不过贾琮这次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小惜春被贾宝玉的突然发疯吓得脸色发白王熙凤到现在都哄不住二爷凄厉的叫喊声把想要继续发火的贾琮给吓了一跳只见跪在地上的袭人突然尖叫一声猛扑过来推了一把正要上前补上一脚的贾琮骤然的变故让贾琮失去了平衡要不是这几年勤学苦练跌倒的瞬间后脑勺就要撞在碎裂的瓷盆上了贾琮好险才用手撑住了倒下的身子手掌被地上的瓷片扎的生疼抬手间屋子里的众女纷纷惊呼琮哥儿血哇哇哇哇担忧惊叫的看到鲜血被吓哭的屋子里瞬间乱糟糟吵得贾琮脑仁疼而袭人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反而一脸的无辜扑到被踹倒在地的贾宝玉身上费力扶起瘫坐在地的宝玉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她还指着贾琮骂道琮三爷你竟敢打二爷老祖宗一定会惩罚你的说实话贾琮对于贾宝玉没有多大的恶感甚至有点欣赏这个傻乎乎的堂兄性子软无脑略有自私这些都不算什么京中公子哥中贾宝玉绝对算是个乖宝宝了而且性子天生的仁善就是有些过于风光霁月了些可贾家现在是什么境地用危如累卵来形容丝毫不为过贾珠耗尽了心血去拼科举英年早逝他身为二房仅剩的嫡子竟然天天混在女子堆中惯得他身边的丫鬟个个成了副小姐这些副小姐如今心高气傲都敢在贾琮这个主子面前叫嚣了可惜贾琮不是贾宝玉他才不会惯得这些副小姐不知天高地厚看来琮三爷低调的久了有些人忘了在这府中谁才是真正的主子好啊好啊小小的丫鬟也敢在爷面前叫嚣了贾琮脸上稚气未褪眼中的厉色却也十分吓人他抬脚上前走到贾宝玉与袭人跟前拿老太太来压我袭人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爷姓贾爷的父亲才是荣国府真正的承爵人大夏的一等将军更何况爷是陛下亲封的武德将军正五品的武官贾琮抬起留着鲜血的手掌冷笑一声以下犯上恭喜伱袭人顺天府的大牢应该会很欢迎你这种不知上下尊卑的人的谁都不会想到原本玩的正开心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贾宝玉近乎是逃一般跑去了荣禧堂更别提袭人了贾琮手上的血似乎成了她的噩梦与传说中的顺天府大牢组成了一个萦绕在她脑海中的梦魇时时刻刻在折磨着她迎春小心翼翼的帮贾琮清理着手掌上的伤口眼眶红红的黛玉探春也围在旁边就连哭的双眼红肿的小惜春也举着咬了一口的点心要喂给贾琮吃而王熙凤已经先一步去了荣禧堂省的有人恶人先告状她无法违逆老太太可她能把这边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讲出来至于老太太会不会听进去王熙凤连一丝的奢望都没有不过以贾琮现在的身份老太太也得顾及那件似龙似蟒的飞鱼服黛玉皱着眉头始终咬着嘴唇没有说话第16章冲突
  
  宁荣两府至今揍过贾宝玉只有其父贾政。
  
  从礼教方面来说贾琏可以教训贾宝玉贾琮行因为贾宝玉堂兄居长。
  
  过贾琮次站在道德制高点小惜春被贾宝玉突然发疯吓得脸色发白王熙凤到现在都哄住。
  
  “二爷……”
  
  凄厉叫喊声把想要继续发火贾琮给吓跳只见跪在地上袭突然尖叫声猛扑过来推把正要上前补上脚贾琮。
  
  骤然变故让贾琮失去平衡要几年勤学苦练跌倒瞬间后脑勺就要撞在碎裂瓷盆上。
  
  贾琮险才用手撑住倒下身子手掌被地上瓷片扎生疼抬手间屋子里众女纷纷惊呼。
  
  “琮哥儿……”
  
  “血……哇哇哇哇……”
  
  担忧惊叫看到鲜血被吓哭屋子里瞬间乱糟糟吵得贾琮脑仁疼。
  
  而袭丝毫没有害怕样子反而脸无辜扑到被踹倒在地贾宝玉身上费力扶起瘫坐在地宝玉嘤嘤嘤哭起来。
  
  她还指着贾琮骂道:“琮三爷竟敢打二爷老祖宗定会惩罚……”
  
  说实话贾琮对于贾宝玉没有多大恶感甚至有点欣赏傻乎乎堂兄。
  
  性子软、无脑、略有自私些都算什么京中公子哥中贾宝玉绝对算乖宝宝而且性子天生仁善就有些过于风光霁月些。
  
  可贾家现在什么境地?用危如累卵来形容丝毫为过。贾珠耗尽心血去拼科举英年早逝身为二房仅剩嫡子竟然天天混在女子堆中惯得身边丫鬟成副小姐。
  
  些副小姐如今心高气傲都敢在贾琮主子面前叫嚣。可惜贾琮贾宝玉才会惯得些副小姐知天高地厚。
  
  看来琮三爷低调久有些忘在府中谁才真正主子!
  
  “啊啊小小丫鬟也敢在爷面前叫嚣!”
  
  贾琮脸上稚气未褪眼中厉色却也十分吓。抬脚上前走到贾宝玉与袭跟前。
  
  “拿老太太来压?袭似乎忘记件事爷姓贾爷父亲才荣国府真正承爵大夏等将军。更何况爷陛下亲封武德将军正五品武官。”
  
  贾琮抬起留着鲜血手掌冷笑声:“以下犯上恭喜伱袭顺天府大牢应该会很欢迎种知上下尊卑!”
  
  ……
  
  谁都会想到原本玩正开心竟然会发展成样子。
  
  贾宝玉近乎逃般跑去荣禧堂更别提袭。
  
  贾琮手上血似乎成她噩梦与传说中顺天府大牢组成萦绕在她脑海中梦魇时时刻刻在折磨着她。
  
  迎春小心翼翼帮贾琮清理着手掌上伤口眼眶红红黛玉、探春也围在旁边就连哭双眼红肿小惜春也举着咬口点心要喂给贾琮吃。
  
  而王熙凤已经先步去荣禧堂省有恶先告状。她无法违逆老太太可她能把边发生事情完完整整讲出来。
  
  至于老太太会会听进去王熙凤连丝奢望都没有。过以贾琮现在身份老太太也得顾及那件似龙似蟒飞鱼服!
  
  黛玉皱着眉头始终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第16章冲突
  
  宁荣两府,至今揍过贾宝玉的只有其父贾政一人。
  
  从礼教的方面来说,贾琏可以教训贾宝玉,贾琮不行,因为贾宝玉是他的堂兄,居长。
  
  不过贾琮这次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小惜春被贾宝玉的突然发疯吓得脸色发白,王熙凤到现在都哄不住。
  
  “二爷……”
  
  凄厉的叫喊声把想要继续发火的贾琮给吓了一跳,只见跪在地上的袭人突然尖叫一声,猛扑过来推了一把正要上前补上一脚的贾琮。
  
  骤然的变故让贾琮失去了平衡,要不是这几年勤学苦练,跌倒的瞬间后脑勺就要撞在碎裂的瓷盆上了。
  
  贾琮好险才用手撑住了倒下的身子,手掌被地上的瓷片扎的生疼,抬手间屋子里的众女纷纷惊呼。
  
  “琮哥儿……”
  
  “血……哇哇哇哇……”
  
  担忧惊叫的,看到鲜血被吓哭的,屋子里瞬间乱糟糟吵得贾琮脑仁疼。
  
  而袭人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反而一脸的无辜,扑到被踹倒在地的贾宝玉身上,费力扶起瘫坐在地的宝玉,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还指着贾琮骂道:“琮三爷,你竟敢打二爷,老祖宗一定会惩罚你的……”
第16章冲突
  
  宁荣两府,至今揍过贾宝玉的只有其父贾政一人。
  
  从礼教的方面来说,贾琏可以教训贾宝玉,贾琮不行,因为贾宝玉是他的堂兄,居长。
  
  不过贾琮这次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小惜春被贾宝玉的突然发疯吓得脸色发白,王熙凤到现在都哄不住。
  
  “二爷……”
  
  凄厉的叫喊声把想要继续发火的贾琮给吓了一跳,只见跪在地上的袭人突然尖叫一声,猛扑过来推了一把正要上前补上一脚的贾琮。
  
  骤然的变故让贾琮失去了平衡,要不是这几年勤学苦练,跌倒的瞬间后脑勺就要撞在碎裂的瓷盆上了。
  
  贾琮好险才用手撑住了倒下的身子,手掌被地上的瓷片扎的生疼,抬手间屋子里的众女纷纷惊呼。
  
  “琮哥儿……”
  
  “血……哇哇哇哇……”
  
  担忧惊叫的,看到鲜血被吓哭的,屋子里瞬间乱糟糟吵得贾琮脑仁疼。
  
  而袭人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反而一脸的无辜,扑到被踹倒在地的贾宝玉身上,费力扶起瘫坐在地的宝玉,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还指着贾琮骂道:“琮三爷,你竟敢打二爷,老祖宗一定会惩罚你的……”
  
  说实话贾琮对于贾宝玉没有多大的恶感,甚至有点欣赏这个傻乎乎的堂兄。
  
  性子软、无脑、略有自私这些都不算什么,京中公子哥中贾宝玉绝对算是个乖宝宝了,而且性子天生的仁善,就是有些过于风光霁月了些。
  
  可贾家现在是什么境地?用危如累卵来形容丝毫不为过。贾珠耗尽了心血去拼科举英年早逝,他身为二房仅剩的嫡子竟然天天混在女子堆中,惯得他身边的丫鬟个个成了副小姐。
  
  这些副小姐如今心高气傲,都敢在贾琮这个主子面前叫嚣了。可惜贾琮不是贾宝玉,他才不会惯得这些副小姐不知天高地厚。
  
  看来琮三爷低调的久了,有些人忘了在这府中谁才是真正的主子!
  
  “好啊好啊,小小的丫鬟也敢在爷面前叫嚣了!”
  
  贾琮脸上稚气未褪,眼中的厉色却也十分吓人。他抬脚上前,走到贾宝玉与袭人跟前。
  
  “拿老太太来压我?袭人,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爷姓贾,爷的父亲才是荣国府真正的承爵人,大夏的一等将军。更何况爷是陛下亲封的武德将军,正五品的武官。”
  
  贾琮抬起留着鲜血的手掌,冷笑一声:“以下犯上,恭喜伱袭人,顺天府的大牢应该会很欢迎你这种不知上下尊卑的人的!”
  
  ……
  
  谁都不会想到原本玩的正开心,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贾宝玉近乎是逃一般跑去了荣禧堂,更别提袭人了。
  
  贾琮手上的血似乎成了她的噩梦,与传说中的顺天府大牢组成了一个萦绕在她脑海中的梦魇,时时刻刻在折磨着她。
  
  迎春小心翼翼的帮贾琮清理着手掌上的伤口,眼眶红红的,黛玉、探春也围在旁边,就连哭的双眼红肿的小惜春也举着咬了一口的点心,要喂给贾琮吃。
  
  而王熙凤已经先一步去了荣禧堂,省的有人恶人先告状。她无法违逆老太太,可她能把这边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讲出来。
  
  至于老太太会不会听进去,王熙凤连一丝的奢望都没有。不过以贾琮现在的身份,老太太也得顾及那件似龙似蟒的飞鱼服!
  
  黛玉皱着眉头,始终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