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倚红楼二哥熟悉不熟悉?

下载免费读
第19章倚红楼二哥熟悉不熟悉?
  
  荣禧堂中的气氛有些难以言说,贾宝玉被养成了小孩子心性,怒气委屈来的快去的也快。
  
  从贾琮这打听到姐妹们这会正在收拾自己砸碎的花盆等物,红着脸摇着老太太的手臂说他要去跟姐妹们道歉,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倒是贾琮用探究的目光看向了一旁咬着嘴唇不敢说话的袭人,缓缓说道:“袭人,你可真是宝二哥的好丫鬟啊!”
  
  贾琮的语气很冷,冷的堂中的贾母、王熙凤、鸳鸯都听出了他的怒意。
  
  原本贾母还以为贾琮是因为袭人害他受伤才生气的,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贾琮继续说道:“明知宝二哥今日差点惹出祸事,不但不规劝,还怂恿宝二哥跑来荣禧堂告状,是打算离间我与宝二哥之间的情谊吗?”
第章倚红楼二哥熟悉不熟悉荣禧堂中的气氛有些难以言说贾宝玉被养成了小孩子心性怒气委屈来的快去的也快从贾琮这打听到姐妹们这会正在收拾自己砸碎的花盆等物红着脸摇着老太太的手臂说他要去跟姐妹们道歉一溜烟就跑没影了倒是贾琮用探究的目光看向了一旁咬着嘴唇不敢说话的袭人缓缓说道袭人你可真是宝二哥的好丫鬟啊贾琮的语气很冷冷的堂中的贾母王熙凤鸳鸯都听出了他的怒意原本贾母还以为贾琮是因为袭人害他受伤才生气的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贾琮继续说道明知宝二哥今日差点惹出祸事不但不规劝还怂恿宝二哥跑来荣禧堂告状是打算离间我与宝二哥之间的情谊吗奴婢不敢袭人颤抖如筛当即就跪下向老太太告饶老祖宗奴婢没有可惜老太太这会正打算找个台阶下贾琮所说虽然有些牵强却也正中她的下怀她把袭人放到贾宝玉的身边本来就是打算让袭人这个看似还算妥当的人照顾乖孙规劝宝玉本身就是她的职责可正如贾琮所说今日这事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袭人不但没有规劝反而跑来自己这扯谎害自己难堪琮哥儿说的没错兄弟之间闹些小脾气不过正常之事你倒好添油加醋往老太太这闹这么一出搅得阖府不得安宁真是该死王熙凤精明的很一看老太太的态度已经动摇当即就出口帮贾琮说话果然贾母借坡下驴冷哼一声说道真是放肆主子之间的事也是你能掺和的还害得琮哥儿受了伤轻饶不得拖下去打二十板子送回她老子娘处不得再踏进荣国府一步袭人一听要打二十板子还要赶回家去当即就吓瘫了想要找贾宝玉寻求庇护可宝二爷影都没了只见袭人泪珠子不要钱的往下掉浑身发抖吓得连身子都直不起来眼见两名壮硕的老嬷嬷就要上来拖她下去连连朝老太太磕头求饶奴婢再也不敢了求老祖宗开恩声音凄凉闻者不忍啊贾琮本就不是硬心肠的人而且他也没打算就这么把袭人赶出府去宝二哥的第一次可还是被她破了的嘿嘿嘿唉若不是看在伱平时伺候宝二哥还算尽心今日非得把你赶出府去贾琮警告了袭人一句随后躬身向老太太说道这袭人到底是宝二哥身边的大丫鬟宝二哥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伺候要是把袭人赶出去去宝二哥还不得闹翻了天老太太息怒还是先紧着宝二哥为好就降为三等丫鬟打打板子暂时留用吧王熙凤诧异的看了一眼贾琮似乎没有弄懂贾琮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变了性子为袭人求情不过紧着贾琮的话往下说准是没错的她便开口说道琮哥儿说的没错袭人照顾宝玉还算用心离了她宝玉怕是一时不会习惯打二十板子降等留用再罚些月俸就是了说罚的是你求情的也是你合着就我一个恶人贾母面带不悦的看了一看贾琮和王熙凤又瞅了瞅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的袭人抿嘴微怒不过想到乖孙一会回来肯定要找袭人便也息了重惩袭人的想法行了闹得我头疼凤丫头你看着办吧第19章倚红楼二哥熟悉熟悉?
  
  荣禧堂中气氛有些难以言说贾宝玉被养成小孩子心性怒气委屈来快去也快。
  
  从贾琮打听到姐妹们会正在收拾自己砸碎花盆等物红着脸摇着老太太手臂说要去跟姐妹们道歉溜烟就跑没影。
  
  倒贾琮用探究目光看向旁咬着嘴唇敢说话袭缓缓说道:“袭可真宝二哥丫鬟啊!”
  
  贾琮语气很冷冷堂中贾母、王熙凤、鸳鸯都听出怒意。
  
  原本贾母还以为贾琮因为袭害受伤才生气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贾琮继续说道:“明知宝二哥今日差点惹出祸事但规劝还怂恿宝二哥跑来荣禧堂告状打算离间与宝二哥之间情谊?”
  
  “奴婢敢!”
  
  袭颤抖如筛当即就跪下向老太太告饶。
  
  “老祖宗奴婢没有……”
  
  可惜老太太会正打算找台阶下贾琮所说虽然有些牵强却也正中她下怀。
  
  她把袭放到贾宝玉身边本来就打算让袭看似还算妥当照顾乖孙规劝宝玉本身就她职责。
  
  可正如贾琮所说今日事本来可以避免。袭但没有规劝反而跑来自己扯谎害自己难堪……
  
  “琮哥儿说没错兄弟之间闹些小脾气过正常之事倒添油加醋往老太太闹么出搅得阖府得安宁真该死!”
  
  王熙凤精明很看老太太态度已经动摇当即就出口帮贾琮说话。
  
  果然贾母借坡下驴冷哼声说道:“真放肆主子之间事也能掺和?还害得琮哥儿受伤轻饶得拖下去打二十板子送回她老子娘处得再踏进荣国府步!”
  
  袭听要打二十板子还要赶回家去当即就吓瘫想要找贾宝玉寻求庇护可宝二爷影都没。
  
  只见袭泪珠子要钱往下掉浑身发抖吓得连身子都直起来。眼见两名壮硕老嬷嬷就要上来拖她下去连连朝老太太磕头求饶:“奴婢再也敢求老祖宗开恩!”
  
  声音凄凉闻者忍啊。
  
  贾琮本就硬心肠而且也没打算就么把袭赶出府去宝二哥第次可还被她破……嘿嘿嘿!
  
  “唉若看在伱平时伺候宝二哥还算尽心今日非得把赶出府去!”
  
  贾琮警告袭句随后躬身向老太太说道:“袭到底宝二哥身边大丫鬟宝二哥已经习惯她在身边伺候要把袭赶出去去宝二哥还得闹翻天?老太太息怒还先紧着宝二哥为就降为三等丫鬟打打板子暂时留用。”
  
  王熙凤诧异看眼贾琮似乎没有弄懂贾琮到底为什么突然变性子为袭求情。
  
  过紧着贾琮话往下说准没错她便开口说道:“琮哥儿说没错袭照顾宝玉还算用心离她宝玉怕时会习惯打二十板子降等留用再罚些月俸就。”
  
  “说罚求情也合着就恶!”
  
  贾母面带悦看看贾琮和王熙凤又瞅瞅跪在地上停磕头求饶袭抿嘴微怒。
  
  过想到乖孙会回来肯定要找袭便也息重惩袭想法:“行闹得头疼。凤丫头看着办!”
第19章倚红楼二哥熟悉不熟悉?
  
  荣禧堂中的气氛有些难以言说,贾宝玉被养成了小孩子心性,怒气委屈来的快去的也快。
  
  从贾琮这打听到姐妹们这会正在收拾自己砸碎的花盆等物,红着脸摇着老太太的手臂说他要去跟姐妹们道歉,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倒是贾琮用探究的目光看向了一旁咬着嘴唇不敢说话的袭人,缓缓说道:“袭人,你可真是宝二哥的好丫鬟啊!”
  
  贾琮的语气很冷,冷的堂中的贾母、王熙凤、鸳鸯都听出了他的怒意。
  
  原本贾母还以为贾琮是因为袭人害他受伤才生气的,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贾琮继续说道:“明知宝二哥今日差点惹出祸事,不但不规劝,还怂恿宝二哥跑来荣禧堂告状,是打算离间我与宝二哥之间的情谊吗?”
  
  “奴婢不敢!”
  
  袭人颤抖如筛,当即就跪下向老太太告饶。
  
  “老祖宗,奴婢没有……”
  
  可惜老太太这会正打算找个台阶下,贾琮所说虽然有些牵强,却也正中她的下怀。
  
  她把袭人放到贾宝玉的身边,本来就是打算让袭人这个看似还算妥当的人照顾乖孙,规劝宝玉本身就是她的职责。
  
  可正如贾琮所说,今日这事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袭人不但没有规劝,反而跑来自己这扯谎害自己难堪……
  
  “琮哥儿说的没错,兄弟之间闹些小脾气不过正常之事,你倒好,添油加醋往老太太这闹这么一出,搅得阖府不得安宁,真是该死!”
  
  王熙凤精明的很,一看老太太的态度已经动摇,当即就出口帮贾琮说话。
  
  果然,贾母借坡下驴,冷哼一声说道:“真是放肆,主子之间的事也是你能掺和的?还害得琮哥儿受了伤,轻饶不得,拖下去打二十板子,送回她老子娘处,不得再踏进荣国府一步!”
  
  袭人一听要打二十板子,还要赶回家去,当即就吓瘫了,想要找贾宝玉寻求庇护,可宝二爷影都没了。
  
  只见袭人泪珠子不要钱的往下掉,浑身发抖吓得连身子都直不起来。眼见两名壮硕的老嬷嬷就要上来拖她下去,连连朝老太太磕头求饶:“奴婢再也不敢了,求老祖宗开恩!”
第19章倚红楼二哥熟悉不熟悉?
  
  荣禧堂中的气氛有些难以言说,贾宝玉被养成了小孩子心性,怒气委屈来的快去的也快。
  
  从贾琮这打听到姐妹们这会正在收拾自己砸碎的花盆等物,红着脸摇着老太太的手臂说他要去跟姐妹们道歉,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倒是贾琮用探究的目光看向了一旁咬着嘴唇不敢说话的袭人,缓缓说道:“袭人,你可真是宝二哥的好丫鬟啊!”
  
  贾琮的语气很冷,冷的堂中的贾母、王熙凤、鸳鸯都听出了他的怒意。
  
  原本贾母还以为贾琮是因为袭人害他受伤才生气的,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贾琮继续说道:“明知宝二哥今日差点惹出祸事,不但不规劝,还怂恿宝二哥跑来荣禧堂告状,是打算离间我与宝二哥之间的情谊吗?”
  
  “奴婢不敢!”
  
  袭人颤抖如筛,当即就跪下向老太太告饶。
  
  “老祖宗,奴婢没有……”
  
  可惜老太太这会正打算找个台阶下,贾琮所说虽然有些牵强,却也正中她的下怀。
  
  她把袭人放到贾宝玉的身边,本来就是打算让袭人这个看似还算妥当的人照顾乖孙,规劝宝玉本身就是她的职责。
  
  可正如贾琮所说,今日这事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袭人不但没有规劝,反而跑来自己这扯谎害自己难堪……
  
  “琮哥儿说的没错,兄弟之间闹些小脾气不过正常之事,你倒好,添油加醋往老太太这闹这么一出,搅得阖府不得安宁,真是该死!”
  
  王熙凤精明的很,一看老太太的态度已经动摇,当即就出口帮贾琮说话。
  
  果然,贾母借坡下驴,冷哼一声说道:“真是放肆,主子之间的事也是你能掺和的?还害得琮哥儿受了伤,轻饶不得,拖下去打二十板子,送回她老子娘处,不得再踏进荣国府一步!”
  
  袭人一听要打二十板子,还要赶回家去,当即就吓瘫了,想要找贾宝玉寻求庇护,可宝二爷影都没了。
  
  只见袭人泪珠子不要钱的往下掉,浑身发抖吓得连身子都直不起来。眼见两名壮硕的老嬷嬷就要上来拖她下去,连连朝老太太磕头求饶:“奴婢再也不敢了,求老祖宗开恩!”
  
  声音凄凉,闻者不忍啊。
  
  贾琮本就不是硬心肠的人,而且他也没打算就这么把袭人赶出府去,宝二哥的第一次可还是被她破了的……嘿嘿嘿!
  
  “唉,若不是看在伱平时伺候宝二哥还算尽心,今日非得把你赶出府去!”
  
  贾琮警告了袭人一句,随后躬身向老太太说道:“这袭人到底是宝二哥身边的大丫鬟,宝二哥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伺候,要是把袭人赶出去去,宝二哥还不得闹翻了天?老太太息怒,还是先紧着宝二哥为好,就降为三等丫鬟,打打板子暂时留用吧。”
  
  王熙凤诧异的看了一眼贾琮,似乎没有弄懂贾琮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变了性子为袭人求情。
  
  不过紧着贾琮的话往下说准是没错的,她便开口说道:“琮哥儿说的没错,袭人照顾宝玉还算用心,离了她宝玉怕是一时不会习惯,打二十板子,降等留用,再罚些月俸就是了。”
  
  “说罚的是你,求情的也是你,合着就我一个恶人!”
  
  贾母面带不悦的看了一看贾琮和王熙凤,又瞅了瞅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的袭人,抿嘴微怒。
  
  不过想到乖孙一会回来肯定要找袭人,便也息了重惩袭人的想法:“行了,闹得我头疼。凤丫头,你看着办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