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咱的标儿怎么可能会死?

下载免费读
第14章咱的标儿怎么可能会死?
  
  面对楚泽那没头没脑的事先道歉之后,别说是朱标本人,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了,就是朱元璋此时手都不由在袖中慢慢握紧了。
  
  只不过相比于朱标而言,他的忍气功夫练得更加到家、脸上并没有看出丝毫的不妥。
  
  而楚泽先给朱标打了个招呼,之后这才再次转头看向了朱元璋。
  
  “说实话,自从我进了这道门之后。太子殿下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他这人还挺和善的,将来必然是明君之相...”
  
  “我知道陛下您此时必然心中格外焦急,我也就不多说废话。不过我事先跟陛下您说一声,我能记住一部分东西,但是一些细节上的并不是很清楚。”
  
  “这件事情对你们来说还尚未发生,但对我来说,却是五六百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很多东西已经无法考证了!”
  
  “所以我只能跟您说大势!”
  
  听到楚泽这么说之后,朱元璋也并没有觉得他这话说的有什么问题。
  
  如果楚泽当真是来自后世数百年之后的人。
  
  那自然也不可能,同时也没理由什么都知道的格外清楚。
  
  相比之下、他只能记住一些大概,反而显得更加真实,更有可信度!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就是了,别婆婆妈妈的。”
  
  所以、对楚才的说辞表示赞同之后,朱元璋直接催促起了他。
  
  而面对朱元璋的催促,楚泽面上虽是面无表情,甚至眼神中还带有几分从容的笑意。
  
  但是实际上,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了。
  
  洪武大帝,您可要做好准备了啊!
  
  “朱标、明太祖朱元璋长子,母孝慈高皇后马氏!”
  
  “在太祖皇帝自称吴王时,便将其立为世子。洪武元年正月,改立为皇太子!”
  
  “这位太子、被后世之人称为有史以来最有权势、最有话语权的太子。”
  
  “太祖皇帝对其给予了厚望、可以说在他被确立为太子开始,太子皇帝就开始给其准备起了自己的班底。”
  
  “而太子朱标的班底,也是有史以来最为豪华,也最为强大的班底了。”
  
  “后世有过这么一个说法,而且还流传甚广!”
  
  “如果太子朱标要造反,陛下您得知消息之后,第一个考虑到的,是自己应该直接退位合适一些,还是稍微反抗一下,意思意思合适。”
  
  “而第二个考虑到的,是问问太子造反的兵力够不够,如果不够,你再调一批过去。”
第章咱的标儿怎么可能会死面对楚泽那没头没脑的事先道歉之后别说是朱标本人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了就是朱元璋此时手都不由在袖中慢慢握紧了只不过相比于朱标而言他的忍气功夫练得更加到家脸上并没有看出丝毫的不妥而楚泽先给朱标打了个招呼之后这才再次转头看向了朱元璋说实话自从我进了这道门之后太子殿下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他这人还挺和善的将来必然是明君之相我知道陛下您此时必然心中格外焦急我也就不多说废话不过我事先跟陛下您说一声我能记住一部分东西但是一些细节上的并不是很清楚这件事情对你们来说还尚未发生但对我来说却是五六百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很多东西已经无法考证了所以我只能跟您说大势听到楚泽这么说之后朱元璋也并没有觉得他这话说的有什么问题如果楚泽当真是来自后世数百年之后的人那自然也不可能同时也没理由什么都知道的格外清楚相比之下他只能记住一些大概反而显得更加真实更有可信度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就是了别婆婆妈妈的所以对楚才的说辞表示赞同之后朱元璋直接催促起了他而面对朱元璋的催促楚泽面上虽是面无表情甚至眼神中还带有几分从容的笑意但是实际上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了洪武大帝您可要做好准备了啊朱标明太祖朱元璋长子母孝慈高皇后马氏在太祖皇帝自称吴王时便将其立为世子洪武元年正月改立为皇太子这位太子被后世之人称为有史以来最有权势最有话语权的太子太祖皇帝对其给予了厚望可以说在他被确立为太子开始太子皇帝就开始给其准备起了自己的班底而太子朱标的班底也是有史以来最为豪华也最为强大的班底了后世有过这么一个说法而且还流传甚广如果太子朱标要造反陛下您得知消息之后第一个考虑到的是自己应该直接退位合适一些还是稍微反抗一下意思意思合适而第二个考虑到的是问问太子造反的兵力够不够如果不够你再调一批过去虽然这是一句玩笑话但是也可以看出陛下对于太子殿下的看重哎哎让伱说后续没让你夸大其词朕怎么可能会考虑这些有的没有你说的这些完全就是屁话咱标儿那是造反吗那叫继承帝位不懂就别胡说八道朱元璋在听到楚泽提到后世的这些个笑言的时候他非但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反而还笑呵呵的跟着在一旁起哄了起来从他那都快要裂到耳朵根的笑容就能看得出来他此时说的话的确算得上是随心之语而一旁的朱标此时听到他父皇居然跟着瞎起哄的时候他也是隐晦的向朱元璋投去了一个责备的目光父皇忤逆之事不可儿戏不可轻言第14章咱标儿怎么可能会死?
  
  面对楚泽那没头没脑事先道歉之后别说朱标本有些莫名紧张起来就朱元璋此时手都由在袖中慢慢握紧。
  
  只过相比于朱标而言忍气功夫练得更加到家、脸上并没有看出丝毫妥。
  
  而楚泽先给朱标打招呼之后才再次转头看向朱元璋。
  
  “说实话自从进道门之后。太子殿下给印象非常还挺和善将来必然明君之相...”
  
  “知道陛下您此时必然心中格外焦急也就多说废话。过事先跟陛下您说声能记住部分东西但些细节上并很清楚。”
  
  “件事情对们来说还尚未发生但对来说却五六百年前发生事情很多东西已经无法考证!”
  
  “所以只能跟您说大势!”
  
  听到楚泽么说之后朱元璋也并没有觉得话说有什么问题。
  
  如果楚泽当真来自后世数百年之后。
  
  那自然也可能同时也没理由什么都知道格外清楚。
  
  相比之下、只能记住些大概反而显得更加真实更有可信度!
  
  “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就别婆婆妈妈。”
  
  所以、对楚才说辞表示赞同之后朱元璋直接催促起。
  
  而面对朱元璋催促楚泽面上虽面无表情甚至眼神中还带有几分从容笑意。
  
  但实际上心里早已经乐开花。
  
  洪武大帝您可要做准备啊!
  
  “朱标、明太祖朱元璋长子母孝慈高皇后马氏!”
  
  “在太祖皇帝自称吴王时便将其立为世子。洪武元年正月改立为皇太子!”
  
  “位太子、被后世之称为有史以来最有权势、最有话语权太子。”
  
  “太祖皇帝对其给予厚望、可以说在被确立为太子开始太子皇帝就开始给其准备起自己班底。”
  
  “而太子朱标班底也有史以来最为豪华也最为强大班底。”
  
  “后世有过么说法而且还流传甚广!”
  
  “如果太子朱标要造反陛下您得知消息之后第考虑到自己应该直接退位合适些还稍微反抗下意思意思合适。”
  
  “而第二考虑到问问太子造反兵力够够如果够再调批过去。”
  
  “虽然句玩笑话但也可以看出陛下对于太子殿下看重!”
  
  “哎哎..让伱说后续没让夸大其词..朕怎么可能会考虑些有没有?说些完全就屁话咱标儿那造反?那叫继承帝位!懂就别胡说八道!”
  
  朱元璋在听到楚泽提到后世些笑言时候非但没有任何生气意思反而还笑呵呵跟着在旁起哄起来。
  
  从那都快要裂到耳朵根笑容就能看得出来此时说话确算得上随心之语。
  
  而旁朱标此时听到父皇居然跟着瞎起哄时候也隐晦向朱元璋投去责备目光。
  
  “父皇、忤逆之事可儿戏可轻言!”
第14章咱的标儿怎么可能会死?
  
  面对楚泽那没头没脑的事先道歉之后,别说是朱标本人,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了,就是朱元璋此时手都不由在袖中慢慢握紧了。
  
  只不过相比于朱标而言,他的忍气功夫练得更加到家、脸上并没有看出丝毫的不妥。
  
  而楚泽先给朱标打了个招呼,之后这才再次转头看向了朱元璋。
  
  “说实话,自从我进了这道门之后。太子殿下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他这人还挺和善的,将来必然是明君之相...”
  
  “我知道陛下您此时必然心中格外焦急,我也就不多说废话。不过我事先跟陛下您说一声,我能记住一部分东西,但是一些细节上的并不是很清楚。”
  
  “这件事情对你们来说还尚未发生,但对我来说,却是五六百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很多东西已经无法考证了!”
  
  “所以我只能跟您说大势!”
  
  听到楚泽这么说之后,朱元璋也并没有觉得他这话说的有什么问题。
  
  如果楚泽当真是来自后世数百年之后的人。
  
  那自然也不可能,同时也没理由什么都知道的格外清楚。
  
  相比之下、他只能记住一些大概,反而显得更加真实,更有可信度!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就是了,别婆婆妈妈的。”
  
  所以、对楚才的说辞表示赞同之后,朱元璋直接催促起了他。
  
  而面对朱元璋的催促,楚泽面上虽是面无表情,甚至眼神中还带有几分从容的笑意。
  
  但是实际上,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了。
  
  洪武大帝,您可要做好准备了啊!
  
  “朱标、明太祖朱元璋长子,母孝慈高皇后马氏!”
  
  “在太祖皇帝自称吴王时,便将其立为世子。洪武元年正月,改立为皇太子!”
  
  “这位太子、被后世之人称为有史以来最有权势、最有话语权的太子。”
第14章咱的标儿怎么可能会死?
  
  面对楚泽那没头没脑的事先道歉之后,别说是朱标本人,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了,就是朱元璋此时手都不由在袖中慢慢握紧了。
  
  只不过相比于朱标而言,他的忍气功夫练得更加到家、脸上并没有看出丝毫的不妥。
  
  而楚泽先给朱标打了个招呼,之后这才再次转头看向了朱元璋。
  
  “说实话,自从我进了这道门之后。太子殿下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他这人还挺和善的,将来必然是明君之相...”
  
  “我知道陛下您此时必然心中格外焦急,我也就不多说废话。不过我事先跟陛下您说一声,我能记住一部分东西,但是一些细节上的并不是很清楚。”
  
  “这件事情对你们来说还尚未发生,但对我来说,却是五六百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很多东西已经无法考证了!”
  
  “所以我只能跟您说大势!”
  
  听到楚泽这么说之后,朱元璋也并没有觉得他这话说的有什么问题。
  
  如果楚泽当真是来自后世数百年之后的人。
  
  那自然也不可能,同时也没理由什么都知道的格外清楚。
  
  相比之下、他只能记住一些大概,反而显得更加真实,更有可信度!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就是了,别婆婆妈妈的。”
  
  所以、对楚才的说辞表示赞同之后,朱元璋直接催促起了他。
  
  而面对朱元璋的催促,楚泽面上虽是面无表情,甚至眼神中还带有几分从容的笑意。
  
  但是实际上,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了。
  
  洪武大帝,您可要做好准备了啊!
  
  “朱标、明太祖朱元璋长子,母孝慈高皇后马氏!”
  
  “在太祖皇帝自称吴王时,便将其立为世子。洪武元年正月,改立为皇太子!”
  
  “这位太子、被后世之人称为有史以来最有权势、最有话语权的太子。”
  
  “太祖皇帝对其给予了厚望、可以说在他被确立为太子开始,太子皇帝就开始给其准备起了自己的班底。”
  
  “而太子朱标的班底,也是有史以来最为豪华,也最为强大的班底了。”
  
  “后世有过这么一个说法,而且还流传甚广!”
  
  “如果太子朱标要造反,陛下您得知消息之后,第一个考虑到的,是自己应该直接退位合适一些,还是稍微反抗一下,意思意思合适。”
  
  “而第二个考虑到的,是问问太子造反的兵力够不够,如果不够,你再调一批过去。”
  
  “虽然这是一句玩笑话,但是也可以看出,陛下对于太子殿下的看重!”
  
  “哎哎..让伱说后续,没让你夸大其词..朕怎么可能会考虑这些有的没有?你说的这些完全就是屁话,咱标儿那是造反吗?那叫继承帝位!不懂就别胡说八道!”
  
  朱元璋在听到楚泽提到后世的这些个笑言的时候,他非但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反而还笑呵呵的跟着在一旁起哄了起来。
  
  从他那都快要裂到耳朵根的笑容就能看得出来,他此时说的话,的确算得上是随心之语。
  
  而一旁的朱标此时听到他父皇居然跟着瞎起哄的时候,他也是隐晦的向朱元璋投去了一个责备的目光。
  
  “父皇、忤逆之事,不可儿戏,不可轻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