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蓝若嫣:楚泽哥哥,你好坏呀!

下载免费读
第240章蓝若嫣:楚泽哥哥,你好坏呀!(五更!)
  
  长兴侯,耿炳文。
  
  耿炳文乃是濠州人,管军总管耿君用之子,是个将才。
  
  但不是个帅才。
  
  倒不是他说的,而是历史上的人,这么评价他的。
  
  楚泽一听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就是想到这句评价。
  
  其他的,他都不太记得了。
  
  除此之外,楚泽还有些印象的,便是历史上记载的耿炳文的死因。
  
  历史上的耿炳文的死因,是有分歧的。
  
  有说他是因为服装逾制,被人发现后自杀的。
  
  也有说他死是在战场上的。
  
  但这人活得倒是比其他人长久一些。
  
  至少比胡惟庸等人活得长。
  
  现在这人的家仆出现在自己面前,楚泽还惊讶了一瞬。
  
  “楚泽哥哥,我听父亲提过这个耿大人。”蓝若嫣听到长兴侯的称呼,也想起了这个人是谁了。
  
  她提起耿炳文时,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这位耿大人特别凶,而且还很不讲理,之前爹爹还跟他大吵过一架呢。爹爹没吵赢,气得在家里砸了三个杯子。”
  
  蓝若嫣伸出白嫩却带着薄茧的手指,比了个“三”。
  
  能让蓝玉砸东西,可见当时是真的气狠了。
  
  楚泽没良心地笑了笑。
  
  摊子前越发热闹,摊主听到“长兴侯”三个字后,冷笑道:“这是楚泽楚大人的摊子,就算是你家长兴侯,也不能如此放肆吧。”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楚泽有多受皇帝的宠信?
  
  对方却冷笑一声,嘲讽道:“不过是个锦衣卫指挥使,如何能与我家侯爷相提并论?楚泽呢,让他赶紧出来。”
  
  楼上,楚泽挑了下眉。
  
  这狗叫得还挺大声。
  
  摊主下意识地往他这边看了眼,楚泽朗声:“嘿,这儿呢。”
  
  那家仆下意识抬头,正好对上一双戏谑的眼。
  
  家仆打量了楚泽两眼,仰着头,傲气道:“你就是楚泽?”
  
  “你都不知道我是谁,还敢扬言要见我?”楚泽嘲讽地看着他,“话说,是你要见我,还是你家侯爷要见我?”
  
  “自然是我家侯爷。”
  
  原来是耿炳文。
  
  楚泽朝家仆扬了扬下巴,道:“那你家侯爷呢?既然是他要见我,怎么不见人?”
  
  “你算什么东西,也值得我家侯爷亲自来见?赶紧的,随我去侯府走一趟吧。”
  
  这家仆还挺横,看得蓝若嫣手痒痒。
  
  楚泽按住蠢蠢欲动的蓝若嫣,道:“先说什么事。”
  
  什么事都不说,就想叫他上门?
  
  当他是狗呢,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但家仆哪儿知道侯爷找他干什么,他只是奉命来找人。
  
  现在人找着了,只要将人带到侯爷面前,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家仆表情傲气得紧,瞧楚泽的眼神透着轻蔑。
  
  “你哪儿那么多废话,我家侯爷让你去,你去就是了。你当你是什么东西,还要侯爷来亲自请你不成。”
第240章蓝若嫣:楚泽哥哥,你好坏呀!(五更!)
  
  长兴侯,耿炳文。
  
  耿炳文乃是濠州人,管军总管耿君用之子,是个将才。
  
  但不是个帅才。
  
  倒不是他说的,而是历史上的人,这么评价他的。
  
  楚泽一听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就是想到这句评价。
  
  其他的,他都不太记得了。
  
  除此之外,楚泽还有些印象的,便是历史上记载的耿炳文的死因。
  
  历史上的耿炳文的死因,是有分歧的。
  
  有说他是因为服装逾制,被人发现后自杀的。
  
  也有说他死是在战场上的。
  
  但这人活得倒是比其他人长久一些。
  
  至少比胡惟庸等人活得长。
  
  现在这人的家仆出现在自己面前,楚泽还惊讶了一瞬。
  
  “楚泽哥哥,我听父亲提过这个耿大人。”蓝若嫣听到长兴侯的称呼,也想起了这个人是谁了。
  
  她提起耿炳文时,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这位耿大人特别凶,而且还很不讲理,之前爹爹还跟他大吵过一架呢。爹爹没吵赢,气得在家里砸了三个杯子。”
  
  蓝若嫣伸出白嫩却带着薄茧的手指,比了个“三”。
  
  能让蓝玉砸东西,可见当时是真的气狠了。
  
  楚泽没良心地笑了笑。
  
  摊子前越发热闹,摊主听到“长兴侯”三个字后,冷笑道:“这是楚泽楚大人的摊子,就算是你家长兴侯,也不能如此放肆吧。”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楚泽有多受皇帝的宠信?
  
  对方却冷笑一声,嘲讽道:“不过是个锦衣卫指挥使,如何能与我家侯爷相提并论?楚泽呢,让他赶紧出来。”
  
  楼上,楚泽挑了下眉。
  
  这狗叫得还挺大声。
  
  摊主下意识地往他这边看了眼,楚泽朗声:“嘿,这儿呢。”
  
  那家仆下意识抬头,正好对上一双戏谑的眼。
  
  家仆打量了楚泽两眼,仰着头,傲气道:“你就是楚泽?”
  
  “你都不知道我是谁,还敢扬言要见我?”楚泽嘲讽地看着他,“话说,是你要见我,还是你家侯爷要见我?”
  
  “自然是我家侯爷。”
  
  原来是耿炳文。
  
  楚泽朝家仆扬了扬下巴,道:“那你家侯爷呢?既然是他要见我,怎么不见人?”
  
  “你算什么东西,也值得我家侯爷亲自来见?赶紧的,随我去侯府走一趟吧。”
  
  这家仆还挺横,看得蓝若嫣手痒痒。
  
  楚泽按住蠢蠢欲动的蓝若嫣,道:“先说什么事。”
  
  什么事都不说,就想叫他上门?
  
  当他是狗呢,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但家仆哪儿知道侯爷找他干什么,他只是奉命来找人。
  
  现在人找着了,只要将人带到侯爷面前,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家仆表情傲气得紧,瞧楚泽的眼神透着轻蔑。
  
  “你哪儿那么多废话,我家侯爷让你去,你去就是了。你当你是什么东西,还要侯爷来亲自请你不成。”
  
  这话就挺不入耳的。
  
  虽然侯爵是超品,位于百官之上,但这人的话属实有些嚣张了。
第240章蓝若嫣:楚泽哥哥坏呀!(五更!)
  
  长兴侯耿炳文。
  
  耿炳文乃濠州管军总管耿君用之子将才。
  
  但帅才。
  
  倒说而历史上么评价。
  
  楚泽听到名字第反应就想到句评价。
  
  其都太记得。
  
  除此之外楚泽还有些印象便历史上记载耿炳文死因。
  
  历史上耿炳文死因有分歧。
  
  有说因为服装逾制被发现后自杀。
  
  也有说死在战场上。
  
  但活得倒比其长久些。
  
  至少比胡惟庸等活得长。
  
  现在家仆出现在自己面前楚泽还惊讶瞬。
  
  “楚泽哥哥听父亲提过耿大。”蓝若嫣听到长兴侯称呼也想起谁。
  
  她提起耿炳文时眼中闪过丝嫌弃。
  
  “位耿大特别凶而且还很讲理之前爹爹还跟大吵过架呢。爹爹没吵赢气得在家里砸三杯子。”
  
  蓝若嫣伸出白嫩却带着薄茧手指比“三”。
  
  能让蓝玉砸东西可见当时真气狠。
  
  楚泽没良心地笑笑。
  
  摊子前越发热闹摊主听到“长兴侯”三字后冷笑道:“楚泽楚大摊子就算家长兴侯也能如此放肆。”
  
  整京城谁知道楚泽有多受皇帝宠信?
  
  对方却冷笑声嘲讽道:“过锦衣卫指挥使如何能与家侯爷相提并论?楚泽呢让赶紧出来。”
  
  楼上楚泽挑下眉。
  
  狗叫得还挺大声。
  
  摊主下意识地往边看眼楚泽朗声:“嘿儿呢。”
  
  那家仆下意识抬头正对上双戏谑眼。
  
  家仆打量楚泽两眼仰着头傲气道:“就楚泽?”
  
  “都知道谁还敢扬言要见?”楚泽嘲讽地看着“话说要见还家侯爷要见?”
  
  “自然家侯爷。”
  
  原来耿炳文。
  
  楚泽朝家仆扬扬下巴道:“那家侯爷呢?既然要见怎么见?”
  
  “算什么东西也值得家侯爷亲自来见?赶紧随去侯府走趟。”
  
  家仆还挺横看得蓝若嫣手痒痒。
  
  楚泽按住蠢蠢欲动蓝若嫣道:“先说什么事。”
  
  什么事都说就想叫上门?
  
  当狗呢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也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但家仆哪儿知道侯爷找干什么只奉命来找。
  
  现在找着只要将带到侯爷面前任务就完成。
  
  家仆表情傲气得紧瞧楚泽眼神透着轻蔑。
  
  “哪儿那么多废话家侯爷让去去就。当什么东西还要侯爷来亲自请成。”
  
  话就挺入耳。
  
  虽然侯爵超品位于百官之上但话属实有些嚣张。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