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监督

下载免费读
  
      难道,她的爷爷竟然认为,这个少年拥有古冶大师那般妖孽的天赋吗?!
  
      带着这种异样的心情,柳琼儿推开了第三项考核的房间大门。
  
      里面,秦逸尘已经在丹炉下升起火了,同时,一种种药草被他随手胡乱的丢进丹炉内,一切都做的非常随意,毫无炼丹师的严谨态度。
  
      这直接让的那个年纪有些大的考核官看的直皱眉。
  
      特别,看着那张考核单上的两个满分,更是让他很不理解。
  
      “呃……”
  
      柳琼儿进来后,看到这一幕,顿时也是有些傻眼了,心中的落差实在是有些太大了。
  
      就秦逸尘现在的举动,完全就是个负面教材好吧,炼制丹药,对药草的先后顺序和每次进入的分量,都是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的,一个疏忽,就会导致炼丹失败,可是,秦逸尘的举动落在她眼中,完全就是乱放,乱扔,他不仅是没有过称,甚至连药材都没有一一检查。
  
      还没等柳琼儿阻止,秦逸尘就已经将所有材料一股脑的塞进了丹炉当中,并且盖上炉盖了。
  
      “嗡嗡……”
  
      随后,秦逸尘脸庞上少见的流露出一抹凝重,双手更是搭放在了丹炉两个方向,一股精神力的波动也是缓缓的蔓延开来。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这一连串还是胡闹的举动,却莫名的给了柳琼儿一种行云流水的错觉,这种截然不同给感觉的出现,让她自己都为之一愣。
  
      看着那站着丹炉前的秦逸尘,仅仅是一眼,她的目光就彻底的被吸引住了。
  
      眼前这个少年,真的只有十六岁吗?
  
      虽然之前,他将药材投入丹炉中的时候,给人一种胡闹不严谨的感觉,可是,在柳琼儿看到秦逸尘的双手时而在丹炉之上移动,时而挥手调整下方炭火的温度,那种姿态,分明就是无比娴熟,似乎已经演练了无数次一样。
  
      哪怕她在观摩自己爷爷炼制丹药之时,她都未曾有过这种熟练到让人心底都舒畅的感觉。
  
      而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此时,在秦逸尘身上的精神力波动,非常的稀薄,稀薄的让人几乎认为他根本没有动用精神力一样。
  
      然而,柳琼儿却能感受的到,他的精神力正在迅速流失,时而快,时而慢,让她琢磨不透,似乎,这中间的转变好像恰到好处一样。
  
      而此时,那个考核官看向秦逸尘的目光也有了转变。
  
      不说其他,就秦逸尘这精神力的利用和控制火候的手法,完全就不是他所能及的。
  
      若是这点眼力都没有,都看不出来的话,那他也就没有这个资格做这个考核官了!
  
      丹炉内,一颗颗药草有序的分解,一团团药液分离出来却没有搅和在一起,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将它们隔离了一样。
  
      提炼药液,对秦逸尘来说,没有半点难度,只不过,他要尽量节约精神力。
  
      “呼……”
  
      在将所有药草提炼成药液后,秦逸尘闭眸微微休整了少许,随后,他猛的睁开眼睛,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犹如风暴一般瞬间涌出,口中同时轻呵一声,“凝!”
  
      很显然,他将所剩的精神力全部集中了起来,成败,在此一举!
  
      随着这股精神力的涌入丹炉,便是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一般,直接将那些分散在各处的药液一把握住,然后狠狠的挤压在一起。
  
      “起!”
  
      接着,秦逸尘手掌拍在丹炉上,炉盖飞落在一旁,一颗圆润,散发着浓浓药香的丹药便是从丹炉中喷发而出,他拿起盒子,从容的将丹药收入其中。
难道她的爷爷竟然认为这个少年拥有古冶大师那般妖孽的天赋吗带着这种异样的心情柳琼儿推开了第三项考核的房间大门里面秦逸尘已经在丹炉下升起火了同时一种种药草被他随手胡乱的丢进丹炉内一切都做的非常随意毫无炼丹师的严谨态度这直接让的那个年纪有些大的考核官看的直皱眉特别看着那张考核单上的两个满分更是让他很不理解呃柳琼儿进来后看到这一幕顿时也是有些傻眼了心中的落差实在是有些太大了就秦逸尘现在的举动完全就是个负面教材好吧炼制丹药对药草的先后顺序和每次进入的分量都是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的一个疏忽就会导致炼丹失败可是秦逸尘的举动落在她眼中完全就是乱放乱扔他不仅是没有过称甚至连药材都没有一一检查还没等柳琼儿阻止秦逸尘就已经将所有材料一股脑的塞进了丹炉当中并且盖上炉盖了嗡嗡随后秦逸尘脸庞上少见的流露出一抹凝重双手更是搭放在了丹炉两个方向一股精神力的波动也是缓缓的蔓延开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这一连串还是胡闹的举动却莫名的给了柳琼儿一种行云流水的错觉这种截然不同给感觉的出现让她自己都为之一愣看着那站着丹炉前的秦逸尘仅仅是一眼她的目光就彻底的被吸引住了眼前这个少年真的只有十六岁吗虽然之前他将药材投入丹炉中的时候给人一种胡闹不严谨的感觉可是在柳琼儿看到秦逸尘的双手时而在丹炉之上移动时而挥手调整下方炭火的温度那种姿态分明就是无比娴熟似乎已经演练了无数次一样哪怕她在观摩自己爷爷炼制丹药之时她都未曾有过这种熟练到让人心底都舒畅的感觉而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此时在秦逸尘身上的精神力波动非常的稀薄稀薄的让人几乎认为他根本没有动用精神力一样然而柳琼儿却能感受的到他的精神力正在迅速流失时而快时而慢让她琢磨不透似乎这中间的转变好像恰到好处一样而此时那个考核官看向秦逸尘的目光也有了转变不说其他就秦逸尘这精神力的利用和控制火候的手法完全就不是他所能及的若是这点眼力都没有都看不出来的话那他也就没有这个资格做这个考核官了丹炉内一颗颗药草有序的分解一团团药液分离出来却没有搅和在一起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将它们隔离了一样提炼药液对秦逸尘来说没有半点难度只不过他要尽量节约精神力呼在将所有药草提炼成药液后秦逸尘闭眸微微休整了少许随后他猛的睁开眼睛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犹如风暴一般瞬间涌出口中同时轻呵一声凝很显然他将所剩的精神力全部集中了起来成败在此一举随着这股精神力的涌入丹炉便是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一般直接将那些分散在各处的药液一把握住然后狠狠的挤压在一起起接着秦逸尘手掌拍在丹炉上炉盖飞落在一旁一颗圆润散发着浓浓药香的丹药便是从丹炉中喷发而出他拿起盒子从容的将丹药收入其中  
      难道她爷爷竟然认为少年拥有古冶大师那般妖孽天赋?!
  
      带着种异样心情柳琼儿推开第三项考核房间大门。
  
      里面秦逸尘已经在丹炉下升起火同时种种药草被随手胡乱丢进丹炉内切都做非常随意毫无炼丹师严谨态度。
  
      直接让那年纪有些大考核官看直皱眉。
  
      特别看着那张考核单上两满分更让很理解。
  
      “呃……”
  
      柳琼儿进来后看到幕顿时也有些傻眼心中落差实在有些太大。
  
      就秦逸尘现在举动完全就负面教材炼制丹药对药草先后顺序和每次进入分量都有着非常严格要求疏忽就会导致炼丹失败可秦逸尘举动落在她眼中完全就乱放乱扔仅没有过称甚至连药材都没有检查。
  
      还没等柳琼儿阻止秦逸尘就已经将所有材料股脑塞进丹炉当中并且盖上炉盖。
  
      “嗡嗡……”
  
      随后秦逸尘脸庞上少见流露出抹凝重双手更搭放在丹炉两方向股精神力波动也缓缓蔓延开来。
  
      也知道为什么连串还胡闹举动却莫名给柳琼儿种行云流水错觉种截然同给感觉出现让她自己都为之愣。
  
      看着那站着丹炉前秦逸尘仅仅眼她目光就彻底被吸引住。
  
      眼前少年真只有十六岁?
  
      虽然之前将药材投入丹炉中时候给种胡闹严谨感觉可在柳琼儿看到秦逸尘双手时而在丹炉之上移动时而挥手调整下方炭火温度那种姿态分明就无比娴熟似乎已经演练无数次样。
  
      哪怕她在观摩自己爷爷炼制丹药之时她都未曾有过种熟练到让心底都舒畅感觉。
  
      而些还最主要此时在秦逸尘身上精神力波动非常稀薄稀薄让几乎认为根本没有动用精神力样。
  
      然而柳琼儿却能感受到精神力正在迅速流失时而快时而慢让她琢磨透似乎中间转变像恰到处样。
  
      而此时那考核官看向秦逸尘目光也有转变。
  
      说其就秦逸尘精神力利用和控制火候手法完全就所能及。
  
      若点眼力都没有都看出来话那也就没有资格做考核官!
  
      丹炉内颗颗药草有序分解团团药液分离出来却没有搅和在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将它们隔离样。
  
      提炼药液对秦逸尘来说没有半点难度只过要尽量节约精神力。
  
      “呼……”
  
      在将所有药草提炼成药液后秦逸尘闭眸微微休整少许随后猛睁开眼睛股强大精神力犹如风暴般瞬间涌出口中同时轻呵声“凝!”
  
      很显然将所剩精神力全部集中起来成败在此举!
  
      随着股精神力涌入丹炉便如同只无形大手般直接将那些分散在各处药液把握住然后狠狠挤压在起。
  
      “起!”
  
      接着秦逸尘手掌拍在丹炉上炉盖飞落在旁颗圆润散发着浓浓药香丹药便从丹炉中喷发而出拿起盒子从容将丹药收入其中。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