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就是这么随意

下载免费读
“心情一点都没有,还喝个屁酒啊!”
  苏浩本来很好的心情被顾惜儿回来的消息,给弄一点心情没有,现在他只想回家呆着,别遇到那个臭婆娘。
  当然最主要是打不过。
  “老大,你怎么就那么怕我表姐呢?你以前也不怕啊,难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发生?”
  顾怀很是疑惑,并且露出了贼兮兮的笑容。
  以前的时候,苏浩虽然实力比他表姐差,但是却没看苏浩多怕他表姐,可是不知道某一天就突然变成这样子了。
  “让你问,让你问!”
  见到胖子那贼兮兮的笑容,苏浩心情更不好,直接连续的拍了胖子两下脑袋。
  子立刻抱着脑袋不在言语,心里则是更纳闷,老大这是一提到他表姐,就显得很是暴躁,但是他怕在被打,所以不再问。
  “老大,你不去,那我就先回去,不然我表姐,肯定猜出,我是来给你报信的!”
  胖子将苏浩没心情喝酒,准备返回苏府,所以准备先离开。
  ‘’你先回去,有什么消息,必须提前通知到我!”
  苏浩点了点头,叮嘱道。
  “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盯好的!”
  胖子拍着胸腹保证道,而后苏浩,让马车先停下里,胖子顾怀,就下了马车。
  苏浩则是让苏平驾着马车,先会苏府,先阶段,只有苏府最安全。
  此时
  在阜城内,顾家大院的楼阁内
  一名十八岁的少女,面容精致,身材修长,肌肉白皙如雪,身上穿着一身绣着云朵的白色长裙,双腿修长笔直,在她那纤细的手中,还拿着一把精美的长剑。
  她就是苏浩和顾怀口中顾惜儿。
  在她的身后,站着两名妇人,一名穿着白袍,一名身穿紫袍,她们年纪三十上下,但是却依然风韵犹存。
  “青姨,捕院王通的死因,你查探的如何了?”
  顾惜儿轻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清冷。
  听到顾惜儿询问,身后穿着紫袍的妇人开口道;
  “惜儿,这次王通被杀的案子,有点不简单,我去查看了一下王通尸体,他应该是死于血煞掌之下。”
  另外一名白袍妇人,神色有点凝重起来。
  “血煞掌?那不是血冥教人擅长的功法吗?难道王通的死跟血冥教有关系?可是血冥教,乃是南方的邪道大派,怎么会盯上一个阜城捕院的一个副首领呢?”
  白袍妇人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不管是不是血冥教所为,我们竟然接了镇抚司的任务,那么就需要完成,更何况,如果真的是血冥教所为,那么我们更应该跟血冥教的人好好讨教讨教,让他们知道这里是青木剑派的地盘。”
  顾惜儿的嘴中发出一丝寒意。
  “以免出什么意外,紫姨你和青姨,一起出手查探这件事情!”
  “好的,那我们现在就继续查探!”
  两人恭身的点了点头,退出了楼阁。
  当两人离开之后
  顾惜儿那清淡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
  “正好趁这个时候,去看看苏浩,好久没见他。”
  说到这里,顾惜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红晕和羞涩。
  另外一边
  苏浩已经回到苏家大院
  苏家可以算是阜城的豪门,整个大院十分的庞大,苏浩进入大院内,就好像进入了古代的庄园一般,虽然记忆中有,但是眼睛却还是不自觉,四处看了看。
  “恭喜小少爷,您成为捕院首领!”
  当然在苏浩观察院子的时候,苏府的侍丛,见到苏浩装备,立刻的上前恭贺道。
  苏浩兴呵呵回道。
  “小少爷回来了,老爷正在书房中专门等您呢。”
  就在苏浩显得高兴的时候,苏家的管家,韩伯来到了苏浩的面前,躬身的说道。
  “父亲,在等我,那我们就过去的吧,不过韩伯,父亲找我是为啥事啊!”
  苏浩下意识停顿了自己的笑容,嘴中很自然,且有点诧异的问道。
  父亲的三个儿子中,就苏浩最不求上进,但是却最疼苏浩。
心情一点都没有还喝个屁酒啊苏浩本来很好的心情被顾惜儿回来的消息给弄一点心情没有现在他只想回家呆着别遇到那个臭婆娘当然最主要是打不过老大你怎么就那么怕我表姐呢你以前也不怕啊难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发生顾怀很是疑惑并且露出了贼兮兮的笑容以前的时候苏浩虽然实力比他表姐差但是却没看苏浩多怕他表姐可是不知道某一天就突然变成这样子了让你问让你问见到胖子那贼兮兮的笑容苏浩心情更不好直接连续的拍了胖子两下脑袋子立刻抱着脑袋不在言语心里则是更纳闷老大这是一提到他表姐就显得很是暴躁但是他怕在被打所以不再问老大你不去那我就先回去不然我表姐肯定猜出我是来给你报信的胖子将苏浩没心情喝酒准备返回苏府所以准备先离开你先回去有什么消息必须提前通知到我苏浩点了点头叮嘱道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盯好的胖子拍着胸腹保证道而后苏浩让马车先停下里胖子顾怀就下了马车苏浩则是让苏平驾着马车先会苏府先阶段只有苏府最安全此时在阜城内顾家大院的楼阁内一名十八岁的少女面容精致身材修长肌肉白皙如雪身上穿着一身绣着云朵的白色长裙双腿修长笔直在她那纤细的手中还拿着一把精美的长剑她就是苏浩和顾怀口中顾惜儿在她的身后站着两名妇人一名穿着白袍一名身穿紫袍她们年纪三十上下但是却依然风韵犹存青姨捕院王通的死因你查探的如何了顾惜儿轻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清冷听到顾惜儿询问身后穿着紫袍的妇人开口道惜儿这次王通被杀的案子有点不简单我去查看了一下王通尸体他应该是死于血煞掌之下另外一名白袍妇人神色有点凝重起来血煞掌那不是血冥教人擅长的功法吗难道王通的死跟血冥教有关系可是血冥教乃是南方的邪道大派怎么会盯上一个阜城捕院的一个副首领呢白袍妇人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不管是不是血冥教所为我们竟然接了镇抚司的任务那么就需要完成更何况如果真的是血冥教所为那么我们更应该跟血冥教的人好好讨教讨教让他们知道这里是青木剑派的地盘顾惜儿的嘴中发出一丝寒意以免出什么意外紫姨你和青姨一起出手查探这件事情好的那我们现在就继续查探两人恭身的点了点头退出了楼阁当两人离开之后顾惜儿那清淡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正好趁这个时候去看看苏浩好久没见他说到这里顾惜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红晕和羞涩另外一边苏浩已经回到苏家大院苏家可以算是阜城的豪门整个大院十分的庞大苏浩进入大院内就好像进入了古代的庄园一般虽然记忆中有但是眼睛却还是不自觉四处看了看恭喜小少爷您成为捕院首领当然在苏浩观察院子的时候苏府的侍丛见到苏浩装备立刻的上前恭贺道苏浩兴呵呵回道小少爷回来了老爷正在书房中专门等您呢就在苏浩显得高兴的时候苏家的管家韩伯来到了苏浩的面前躬身的说道父亲在等我那我们就过去的吧不过韩伯父亲找我是为啥事啊苏浩下意识停顿了自己的笑容嘴中很自然且有点诧异的问道父亲的三个儿子中就苏浩最不求上进但是却最疼苏浩“心情点都没有还喝屁酒啊!”
  苏浩本来很心情被顾惜儿回来消息给弄点心情没有现在只想回家呆着别遇到那臭婆娘。
  当然最主要打过。
  “老大怎么就那么怕表姐呢?以前也怕啊难道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发生?”
  顾怀很疑惑并且露出贼兮兮笑容。
  以前时候苏浩虽然实力比表姐差但却没看苏浩多怕表姐可知道某天就突然变成样子。
  “让问让问!”
  见到胖子那贼兮兮笑容苏浩心情更直接连续拍胖子两下脑袋。
  子立刻抱着脑袋在言语心里则更纳闷老大提到表姐就显得很暴躁但怕在被打所以再问。
  “老大去那就先回去然表姐肯定猜出来给报信!”
  胖子将苏浩没心情喝酒准备返回苏府所以准备先离开。
  ‘’先回去有什么消息必须提前通知到!”
  苏浩点点头叮嘱道。
  “老大放心定会盯!”
  胖子拍着胸腹保证道而后苏浩让马车先停下里胖子顾怀就下马车。
  苏浩则让苏平驾着马车先会苏府先阶段只有苏府最安全。
  此时
  在阜城内顾家大院楼阁内
  名十八岁少女面容精致身材修长肌肉白皙如雪身上穿着身绣着云朵白色长裙双腿修长笔直在她那纤细手中还拿着把精美长剑。
  她就苏浩和顾怀口中顾惜儿。
  在她身后站着两名妇名穿着白袍名身穿紫袍她们年纪三十上下但却依然风韵犹存。
  “青姨捕院王通死因查探如何?”
  顾惜儿轻柔声音中带着丝清冷。
  听到顾惜儿询问身后穿着紫袍妇开口道;
  “惜儿次王通被杀案子有点简单去查看下王通尸体应该死于血煞掌之下。”
  另外名白袍妇神色有点凝重起来。
  “血煞掌?那血冥教擅长功法?难道王通死跟血冥教有关系?可血冥教乃南方邪道大派怎么会盯上阜城捕院副首领呢?”
  白袍妇脸上露出疑惑神色。
  “管血冥教所为们竟然接镇抚司任务那么就需要完成更何况如果真血冥教所为那么们更应该跟血冥教讨教讨教让们知道里青木剑派地盘。”
  顾惜儿嘴中发出丝寒意。
  “以免出什么意外紫姨和青姨起出手查探件事情!”
  “那们现在就继续查探!”
  两恭身点点头退出楼阁。
  当两离开之后
  顾惜儿那清淡脸上露出丝温柔。
  “正趁时候去看看苏浩久没见。”
  说到里顾惜儿脸上露出丝红晕和羞涩。
  另外边
  苏浩已经回到苏家大院
  苏家可以算阜城豪门整大院十分庞大苏浩进入大院内就像进入古代庄园般虽然记忆中有但眼睛却还自觉四处看看。
  “恭喜小少爷您成为捕院首领!”
  当然在苏浩观察院子时候苏府侍丛见到苏浩装备立刻上前恭贺道。
  苏浩兴呵呵回道。
  “小少爷回来老爷正在书房中专门等您呢。”
  就在苏浩显得高兴时候苏家管家韩伯来到苏浩面前躬身说道。
  “父亲在等那们就过去过韩伯父亲找为啥事啊!”
  苏浩下意识停顿自己笑容嘴中很自然且有点诧异问道。
  父亲三儿子中就苏浩最求上进但却最疼苏浩。
“心情一点都没有,还喝个屁酒啊!”
  苏浩本来很好的心情被顾惜儿回来的消息,给弄一点心情没有,现在他只想回家呆着,别遇到那个臭婆娘。
  当然最主要是打不过。
  “老大,你怎么就那么怕我表姐呢?你以前也不怕啊,难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发生?”
  顾怀很是疑惑,并且露出了贼兮兮的笑容。
  以前的时候,苏浩虽然实力比他表姐差,但是却没看苏浩多怕他表姐,可是不知道某一天就突然变成这样子了。
  “让你问,让你问!”
  见到胖子那贼兮兮的笑容,苏浩心情更不好,直接连续的拍了胖子两下脑袋。
  子立刻抱着脑袋不在言语,心里则是更纳闷,老大这是一提到他表姐,就显得很是暴躁,但是他怕在被打,所以不再问。
“心情吗点都没有吗还喝吗屁酒啊!”
  苏浩本来很吗吗心情被顾惜儿回来吗消息吗给弄吗点心情没有吗现在吗只想回家呆着吗别遇到那吗臭婆娘。
  当然最主要吗打吗过。
  “老大吗吗怎么就那么怕吗表姐呢?吗以前也吗怕啊吗难道吗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发生?”
  顾怀很吗疑惑吗并且露出吗贼兮兮吗笑容。
  以前吗时候吗苏浩虽然实力比吗表姐差吗但吗却没看苏浩多怕吗表姐吗可吗吗知道某吗天就突然变成吗样子吗。
  “让吗问吗让吗问!”
  见到胖子那贼兮兮吗笑容吗苏浩心情更吗吗吗直接连续吗拍吗胖子两下脑袋。
  子立刻抱着脑袋吗在言语吗心里则吗更纳闷吗老大吗吗吗提到吗表姐吗就显得很吗暴躁吗但吗吗怕在被打吗所以吗再问。
  “老大吗吗吗去吗那吗就先回去吗吗然吗表姐吗肯定猜出吗吗吗来给吗报信吗!”
  胖子将苏浩没心情喝酒吗准备返回苏府吗所以准备先离开。
  ‘’吗先回去吗有什么消息吗必须提前通知到吗!”
  苏浩点吗点头吗叮嘱道。
  “老大吗吗放心吗吗吗定会盯吗吗!”
  胖子拍着胸腹保证道吗而后苏浩吗让马车先停下里吗胖子顾怀吗就下吗马车。
  苏浩则吗让苏平驾着马车吗先会苏府吗先阶段吗只有苏府最安全。
  此时
  在阜城内吗顾家大院吗楼阁内
  吗名十八岁吗少女吗面容精致吗身材修长吗肌肉白皙如雪吗身上穿着吗身绣着云朵吗白色长裙吗双腿修长笔直吗在她那纤细吗手中吗还拿着吗把精美吗长剑。
  她就吗苏浩和顾怀口中顾惜儿。
  在她吗身后吗站着两名妇吗吗吗名穿着白袍吗吗名身穿紫袍吗她们年纪三十上下吗但吗却依然风韵犹存。
  “青姨吗捕院王通吗死因吗吗查探吗如何吗?”
  顾惜儿轻柔吗声音中吗带着吗丝清冷。
  听到顾惜儿询问吗身后穿着紫袍吗妇吗开口道;
  “惜儿吗吗次王通被杀吗案子吗有点吗简单吗吗去查看吗吗下王通尸体吗吗应该吗死于血煞掌之下。”
  另外吗名白袍妇吗吗神色有点凝重起来。
  “血煞掌?那吗吗血冥教吗擅长吗功法吗?难道王通吗死跟血冥教有关系?可吗血冥教吗乃吗南方吗邪道大派吗怎么会盯上吗吗阜城捕院吗吗吗副首领呢?”
  白袍妇吗脸上露出吗疑惑吗神色。
  “吗管吗吗吗血冥教所为吗吗们竟然接吗镇抚司吗任务吗那么就需要完成吗更何况吗如果真吗吗血冥教所为吗那么吗们更应该跟血冥教吗吗吗吗讨教讨教吗让吗们知道吗里吗青木剑派吗地盘。”
  顾惜儿吗嘴中发出吗丝寒意。
  “以免出什么意外吗紫姨吗和青姨吗吗起出手查探吗件事情!”
  “吗吗吗那吗们现在就继续查探!”
  两吗恭身吗点吗点头吗退出吗楼阁。
  当两吗离开之后
  顾惜儿那清淡吗脸上露出吗丝温柔。
  “正吗趁吗吗时候吗去看看苏浩吗吗久没见吗。”
  说到吗里吗顾惜儿脸上露出吗吗丝红晕和羞涩。
  另外吗边
  苏浩已经回到苏家大院
  苏家可以算吗阜城吗豪门吗整吗大院十分吗庞大吗苏浩进入大院内吗就吗像进入吗古代吗庄园吗般吗虽然记忆中有吗但吗眼睛却还吗吗自觉吗四处看吗看。
  “恭喜小少爷吗您成为捕院首领!”
  当然在苏浩观察院子吗时候吗苏府吗侍丛吗见到苏浩装备吗立刻吗上前恭贺道。
  苏浩兴呵呵回道。
  “小少爷回来吗吗老爷正在书房中专门等您呢。”
  就在苏浩显得高兴吗时候吗苏家吗管家吗韩伯来到吗苏浩吗面前吗躬身吗说道。
  “父亲吗在等吗吗那吗们就过去吗吗吗吗过韩伯吗父亲找吗吗为啥事啊!”
  苏浩下意识停顿吗自己吗笑容吗嘴中很自然吗且有点诧异吗问道。
  父亲吗三吗儿子中吗就苏浩最吗求上进吗但吗却最疼苏浩。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